个人简介
上榜时间:2017-08

个人简介

  曾凡柏,男,1966年出生,中共党员,坝陵办事处照耀村党支部书记、村主任。2014年11月,曾凡柏放弃广州市翠竹集团年薪50万的高管工作,妻儿老母居南国,他一个人寄居在当阳市区一个不足20平的单间里,开着自己的粤牌“公车”,发誓改变家乡落后面貌。“后进村”变“先进村”,他却从“白富美”变“曾黑炭”。《新华每日电讯》、《湖北日报》等全国160多家媒体相继报道“南归头雁”曾凡柏的先进事迹。2016年,曾凡柏荣获“湖北省优秀村支书”称号、6月荣获“宜昌楷模”;2017年,当选省第十一次党代会党代表、荣获“宜昌市第五届道德模范”称号、8月荣登“荆楚楷模”榜。

  赤子心牵故里,走出半生归来仍怀少年志。

  48岁那年,曾凡柏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放弃在广州50万元的高额年薪,离开已在羊城定居的妻儿老母,回到家乡当阳市坝陵办事处照耀村当村官。

  那是2014年,距离他离开家乡南下闯荡,已经过去了25年。一晃又是三年过去了,曾凡柏没有像一些人预测的那样“灰溜溜”回去。在他的带领下,昔日的落后村成了“先进村”,全村从负债100多万元到年收入20余万元,率先实现整体脱贫。

  2016年,曾凡柏被评为“湖北省优秀村支书”;2017年,当选为省第十一次党代会党代表。

  经全省各地各部门层层推荐,省委宣传部组织评审,曾凡柏当选为2017年8月荆楚楷模月度人物。  

  烈日当头下地看庄稼

  

曾凡柏(右)来到村民岳小龙家的田里看庄稼长势

  当阳城外20公里,沮河水缓缓流淌,滋养着长江北岸的丰美土地。

  28日大早,曾凡柏准时来到了照耀村村委会,皮肤黝黑的他穿着时髦的印花T恤,走起路来风风火火。“这栋两层楼的村民服务大厅是我回来后修的,以前的房子太破了,村民来办个事都不方便。”他指着小广场后的一栋新房子,有些自豪地说。

  不时有村民进到大厅跟曾凡柏打招呼,说上几句自家稻田里的虾子收成如何。“现在照耀村最主要的产业就是虾稻连作,全村近千人目前有300亩虾稻连作田,下一步的计划是扩大到千亩左右。”曾凡柏介绍。

  中午太阳正猛,曾凡柏来到不远处村民岳小龙的家里,下到田地里看看他稻子的长势。今年31岁的岳小龙此前在杭州打工,一个月6000多元工资,前年听说曾凡柏回来当支书了,也跟着返乡当起现代农民。“家里20亩田,今年虾稻连作收入估计能超10万元,还能在家照顾父母,比在外面强多了。”岳小龙笑着说。

  在村委会门前的产业规划板上,曾凡柏把照耀村分为几个产业集群分头并进,他还成立了村集体企业照玉商贸公司,注册了“照之源”商标。“今后村里虾稻田产的生态米,还有土鸡土猪和蔬菜,都要打上咱自己的品牌,让土货也提高附加值。”曾凡柏说。

  举家南下又一人返乡

  

曾凡柏帮助村民抛秧苗 记者 吴延 摄

  忙到下午,曾凡柏才有空坐下来和记者聊聊过去的生活。南下广州25年,他一口乡音未改。

  1989年春,23岁的曾凡柏携妻儿南下广州,进入翠竹集团工作。凭着自己的努力,2004年置下120多平方米的家后,母亲和岳母迁居广州,当时他的年收入就达到50万元,过上了“有房有车”的都市生活,成为同学和邻居羡慕的“羊城金领”。

  2014年9月,当阳村级班子即将换届,照耀村这个挂了号的后进村如何选出领头人,成了当时各方重点思索的问题。坝陵办事处希望本土在外的能人回村参选,同乡们一致推荐当时已任翠竹集团办公室主任的曾凡柏。“别人都能回去,我家凡柏不行。他走了我在广州靠谁啊?”八旬母亲闻讯阻拦。曾凡柏安慰道:“我是您的儿子,也是照耀的儿子,我愿意回去。”妻子得知后,气得一个星期没跟他说话,也坚决不跟他回照耀。

  曾凡柏还是决定回去。他忘不了照耀村的一片林一塘水,更忘不了那些穷乡亲。当年11月,曾凡柏高票当选。

  带领群众致富任重道远,农村基层工作更与企业高管有千差万别,曾凡柏的挑战很严峻。照耀村地理位置较偏僻,当地人思想保守,在2014年全省基层党组织测评中排名倒数第三。这里的村委会院内杂草丛生,村干部互相抵牛,会开不拢、事办不成。村财务账上只有700元,外债却有100多万元。

  一切从头做起,曾凡柏向老党员求教,在支部里定规矩、立制度、分任务;串村民门,问各家事,把他们的心气越理越顺。慢慢的,一度涣散的村委会运作起来。

  村民人平收入净增1万多元

  

曾凡柏为70多岁的空巢老人赵昌英清理屋前沟渠。记者 吴延 摄

  村两委班子稳定了,如何带领全村人致富是更紧迫的任务。

  要摘掉落后帽子,上项目搞建设,没有真金白银可不行。曾凡柏白天走访夜晚思考,结合实际列出全村产业发展重点项目。他不顾嘲讽在朋友圈里发起募捐,不怕白眼到上级部门跑资金。最终争取到300多万元,改扩建村委会,增设便民服务中心,恢复村医务室,修建村级生态公墓,硬化道路30多公里,硬化渠道2万米,硬化堰塘58口。曾凡柏说,随着看得见的变化越来越多,心存疑虑的群众开始对他有了信心。

  面对闭塞守旧的村民,他先后组织7批次200余村民到广州、珠海、松滋等地学习考察种养业先进技术和经验,制定种蔬菜、药材、树苗,养鸡和水产养殖“三种两养”实施方案。两年多来,该村形成了袁家河药材、呈祥蔬菜、曾家陡山花卉苗木、青山生态养殖4个种养基地。

  在40多亩的青蛙养殖农庄里,曾凡柏指着田里上下跳跃的青蛙说,这是当阳乃至宜昌首个原生态“田鸡”养殖项目,一亩产值可达十余万元,利润率也很高,今后将是照耀村独具特色的村级产业。下一步他计划在村里修建一批高档次的农家乐,让游客来这里品尝最地道和原生态的特产牛肉、果蔬和青蛙。

  如今,照耀村大变样,农民人平纯收入净增1万多元,翻了两番。2017年,照耀村获“湖北省绿色示范村”荣誉称号。

  村里广场舞队伍拿奖了

  两袖清风不染尘,敢碰硬,动真格。回村任职以来,曾凡柏始终牢记一条原则,那就是干好村里的事,必须一身正气。

  上任没几天,发现一个在建道路硬化工程水泥标号太低,他果断叫停返工。有人来说情,他毫不客气地顶了回去。一个远房表叔不按规划线建房被阻止后,私下塞给他一个红包,要他睁只眼闭只眼,但他态度强硬地拒绝了。事后,表叔逢人就说:“我的这个侄子脸黑心硬,六亲不认。”

  淳朴乡风靠文明建设,曾经打牌成风的村里,需要积极健康的文化活动来净化。曾凡柏自掏腰包4万多元购置篮球架、乒乓球台、音响、乐器等器材,请舞蹈老师教村民跳广场舞,带领大家看电影,丰富村民精神生活。在村里建立村孝道“红黑榜”、“乡贤榜”,培育孝老敬老、见贤思齐好风尚。曾凡柏还张罗着组建了舞狮队、舞龙队、拳术队、铜管乐队,吸引村民积极参与。“以前村里人连广场舞都不会,我号召大妈大婶们空闲时都来学,现在照耀村的广场舞队伍在街道组织的汇演中还拿了奖回来呢。”曾凡柏笑着说。

  想家的短信多次没发出

  

“南归头雁”曾凡柏 记者 吴延 摄

  返乡后,每天忙碌的曾凡柏借住在一个不足20平方米的单间里,常年奔波劳累,饥一餐饱一餐,昔日白皙的脸庞变得黝黑。

  与家人分别的日子里,很多个夜深人静的晚上,他想把村里的故事分享给母亲、妻儿听,可每当想起当初不顾妻儿老母的感受,决然回乡的“绝情”,编写的短信最后都成了没发送出去的草稿。

  2016年6月1日半夜,他忍不住给儿子发了一条“想你们”的微信,妻子看到后,哭了半宿。因为她知道,就算丈夫一个人天天带着药瓶在村里奔走,也不会回广州了。“你一个人回去,没有田,没有家,每天除了盒饭就是泡面,图个啥?你后悔吗?”面对妻子的疑问,曾凡柏总是笑着说:我从不后悔,因为这里是生我养我的地方。

  有一次,曾凡柏回广州处理事务,耽搁了几天行程,几个村民担心他一去不复返,多次打电话催他早日回乡,说他走之后村里像没了“主心骨”。村民质朴的话语让他更加坚定了扎根家乡、建设家乡的信心和决心。

评论

扎进泥土拼“做”功

  “两学一做”学习教育正在全党深入开展,在“学”的基础上如何练“做”功、出实效?本网介绍的“南归头雁”曾凡柏的故事,应可给出一些启示。曾凡柏“做”了什么?“做”了选择。曾凡柏“做”了学生。曾凡柏“做”了黑脸。曾凡柏“做”了改变。曾凡柏“做”了奉献。精准扶贫攻坚,基层堡垒建设,经济社会发展,无一不是“两学一做”的考场。只有像曾凡柏一样扎进泥土拼“做”功,才能交上人民满意的答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