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归头雁”曾凡柏

2016-11-30 17:18 来源:三峡宜昌网 责任编辑:chenlin

  记当阳市照耀村“南归头雁”曾凡柏

  本网记者 李玉林 皮亚捷 阮仲谋 尤蔓 通讯员 王涛 张敏

  曾凡柏雨中查看玉米生长情况。吴延、皮亚捷 摄

  2014年8月,曾凡柏迎来48岁生日。

  “一晃我们来广州25年了,超过了在老家的23年啦。”妻子岳春莲感慨。

  曾凡柏轻声一叹:“故乡无法选择,虽然回不去了,但老家的一坡林一塘水哪忘得掉喔。”

  孰料,仅仅两个多月后,他攥着一张火车票,肩负期许,踏上归途,奔向原以为“回不去了”的故乡——当阳市坝陵办事处照耀村。

  白领是怎么回来的?

  曾凡柏向养鸡大户了解鸡苗防疫情况。吴延、皮亚捷 摄

  照耀是坝陵的偏远岗地小村,临漳河西岸,距当阳城区20余公里,以传统种植业为主。全村4个组,383户1246人,人平耕地3.8亩。

  这个村早年出名,是因为出了个张道槐。张道槐生于1933年,1982年从广州军区某部副处长任上转业时,不恋城市不当县官,回村当起猪倌。不久,他带领一帮农民开赴广州继续养猪,并创办翠竹企业集团,先后获得“全国模范军转干部”、“全国五一劳动奖章”等荣誉。

  扎根广州的张道槐极重乡情,除为当阳捐巨资做公益外,还接收了家乡一大批农民进入翠竹集团发展。其中,就有1989年春携妻儿前来的曾凡柏。

  照耀村前些年出名,是因为成了当阳15个“后进村”之一。

  怎么个后进法?

  班子闹派性。84岁的老党支部书记田珍仕说,“两委”形成了两块墙,好比一个笼里关几只叫鸡公。

  干部不理事。一名曾经的班子成员说,开个群众会,等会的时间比开会的时间长,来的群众还没有干部的人数多。“村委会都没水用、荒草齐膝盖,还指望办成什么事呢?”

  地方风气差。当地有句歇后语:“照耀村选举——狗子咬半夜”,群众拿它讽刺干部拉票。民风呢?一些群众给养殖大户的鸡舍投毒,逼得人家只得收手。

  集体无血色。不仅没有收入渠道,锁定的村债还达100多万元。

  2014年9月,当阳村级班子换届在即,整顿15个后进村成为大事。为了选准照耀村的“领头雁”,当阳希望翠竹集团“支援”一位能人回村参选。81岁的张道槐亲自张罗了一场民主推荐会,结果同乡们一致推荐曾凡柏。

  在翠竹集团,曾凡柏先后从事过机修、水电管理等,1999年入党,2002年起一直任集团党委委员、办公室主任。

  对于推荐结果,曾凡柏并不意外,可迁居广州随他生活了11年的八旬母亲动了气:“别个都能回去,我家凡柏不行。他走了我在广州靠谁啊?”

  “我是您的儿子,也是照耀的儿子,更是党的儿子,我愿意回去接受父老乡亲的挑选。”曾凡柏安慰老人家。

  得知曾凡柏下定了决心,妻子岳春莲四五天没和他说话,只是暗自抹泪。

  2014年10月28日,曾凡柏独自回到当阳。次月,他先后当选照耀村党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

  张道槐老先生闻讯从广州致电嘱托他:“事是人办的,办好办坏都由人。树信心、下决心、立恒心!”

  难事是怎么办成的?

  扩建一新的照耀村村委会办公楼。吴延、皮亚捷 摄

  曾凡柏上任时,村账面仅有700元钱。可新一届村“两委”向群众承诺的事,件件需要花钱。仅村委会办公楼扩建,就得40万元左右。

  “取信于民很简单,就是不开空头支票。”曾凡柏和班子成员一起行动。

  市里跑组织、扶贫、卫生等部门支持,市外拜访袁飞等走出照耀的成功人士,村内发起捐资,同时建立“天南地北照耀人”微信群,及时公开募款动态及明细。最终,从三个市直部门争取来26万元,另获村内外200多人的捐资12万多元。

  “比登天还难的事,竟然办成了!”“以前哪敢想啊?!”村委会办公楼扩建开工时,村民们叽叽喳喳,个个兴奋。

  这次扩建,增设了便民服务中心、村部广场,添置了篮球架、乒乓球台、健身路径、音响设备。群众不仅办事方便多了,以前只能奢望的健身、跳广场舞等文体娱乐活动,也开展了起来。

  2012年,国家在照耀村四组实施粮食产能项目,所配的一台抗旱用电机,因与变压器不匹配,一直不能发挥作用,设备白白废弃,400亩田也无法灌溉,群众反映强烈。曾凡柏反复请教电力部门后,比选优化解决方案,最终添置35千瓦电机,解决了遗留难题。

  照耀村老卫生室2004年建成,但因选址问题,无水可用,也就没修厕所,导致用水靠从远处的农户家提,入厕更是难上难。11年后,这种状况才开始改变。

  在村委会办公楼扩建中,曾凡柏统筹考虑村卫生室,将其搬迁到村委会集中管理,并添置了沙发、电视、空调、饮水机等。群众对医疗环境满意了,61岁的村民杨盛晴说;“以前上厕所要找树挡着,现在厕所有七八个,我想上哪个就上哪个!”。

  建村级公墓,照耀村上届班子动议过,选址时,部分农户因靠房屋较近、觉得不吉利而阻拦。

  曾凡柏重理旧事。他逐一走访曾庆文、曾庆刚等农户,征询两全的地址。一个后靠并不远,而且“背靠曾家山、面朝漳河水”的选址,得到他们的认可。曾庆文还主动无偿提供一块田,硬化后成了与公墓配套的停车场。

  去年冬,投资20余万、占地3300平方米、墓穴144个的村级公墓一期工程建成。目前已安葬3位村民。今年初,照耀村级公益性公墓的建管经验在当阳全市推广。

  民心是怎么聚拢的?

  照耀村村级公益性公墓。吴延、皮亚捷 摄

  曾凡柏回村,除了家人想不通,同学朋友也难理解。

  回村不多久,高中同学一次在当阳聚会,曾凡柏一进门,杜国柱冲上来把他的额头一摸:“没什么毛病吧?你‘羊城白领’真能变回‘照耀土领’?”

  照耀村一组的洪昌青甚至说:“你最多搞一年,就灰溜溜地回广州去。这么个烂摊子,人心都散了,你收得拢来?”

  曾凡柏想,我在村里无房无田无山林,只要捧出心来,不谋半分私利,就能聚拢散了的千颗心。

  村里880米华宝路硬化工程,是上届班子遗留项目,修了快50米时,曾凡柏发现水泥标号太低,果断叫停返工。

  有人传话来:“施工队是上面介绍来的,是不是放一马?”

  曾凡柏敢碰硬:“不管是谁介绍的,我都要得罪。哪个老百姓愿意走豆腐渣路?”

  为了推动养殖业发展,曾凡柏走访二组的邱青山,劝他带个头。邱妻连忙阻拦:“我们是一朝被蛇咬啊!”原来,邱家曾经养过鸭,规模一度有千余只。可是,其他村民在庄稼地打剧毒农药,邱家损失不少。

  曾凡柏很快在村里约法三章,禁止使用剧毒农药。此外,帮邱青山调田,使他的田连成大片,便于围苑养鸡。

  邱青山见他说到做到,便恢复了信心,夫妻俩养鸡1000只,还创办了生态养殖合作社,带动了本村养鸡500只以上的8户,百只以上的12户。

  一年多来,村里7批次组织200余村民到广州、珠海、松滋等地学习考察种养业,袁家河药材、呈祥蔬菜、曾山花卉苗木等基地相继建成。

  五十出头的村民王莫成,患尿毒症和脑梗,子女不在身边。曾凡柏和班子成员经常登门或到医院看望,给予资助。他对曾凡柏说:“你这个书记可是把全村老的少的、穷的病的都搁在心里啊!”

  今年5月7日晨,暴雨持续,70多岁的空巢老人赵昌英的土坯房进了水,墙根眼看就要被泡。曾凡柏带着村干部及时赶到,抢排滞水,清阳沟疏阴沟。

  绿树成荫的村道,跳广场舞的媳妇,三级抽水的场景,新出苗的药材基地……照耀村的点滴变化,群众看在眼里,扩散在“天南地北照耀人”微信群里。阮新桥、袁小波、王双等10多个在外务工的年轻人,受到鼓舞回村发展。

  照耀村妇女主任岳小玲说,曾书记回乡一年半,寄住在城区20平方米的单间,私车“公用”,早出晚归,食无定所,寝无定时,私人贴钱十几万支持村里和村民搞发展,这样的“领头雁”我们服。

  坝陵办事处党委书记胡军华说,过去很长一段时间,照耀这片土地近乎“板结”,曾凡柏回来后用心耕耘,才使村民心平了、气顺了、看到希望了,现在,这片土地正在开化,充满生机!

热点专题
无障碍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