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休县官扶贫记
2016-03-25 17:53 来源:三峡宜昌网

  壮心暮年发新枝

  在罗官章家里,面积最大、布置最好的是书房。

  近2000册书籍,十几种报刊。这里,应是宜昌海拔最高的农村书屋。

  “新时代的青年不同于过去,新时代的老年也应不同于过去。”3年前,罗老在他的日记中写下这句话。

  退休后回到老家,他时刻提醒自己:老有所识,改变旧观点;老有所学,活到老,学到老。

  “山大人稀,找一条脱贫的好路子不容易,盲目蛮干不行。”罗老虽然文化水平不高,但多年的领导工作实践让他的见识很不一般,他深知科学知识的重要性,“不仅要给贫困户指路,还要教会他们技术。”

  为了掌握政策和科技信息,他年年订阅多种报刊,坚持“天天读”,累计记下几万字的笔记。为了钻研新技术,他带人千里迢迢到陕西、山西“取经”,请科技专家现场指导。

  为了攻克天麻有性繁殖技术,他先后进行百余次试验。不慎锯掉了两根手指,也没有停止试验。

  正是他这种百折不挠的求知行动,把新知识、新技术“转移”到高山,“转让”给农民,让他们品尝了知识和财富的甜头。

  靠科技,找到脱贫的“金钥匙”

  提起罗官章领导的“白色革命”,牛庄人至今津津乐道。

  1983年以前,牛庄的苞谷产量低,长得像“野鸡爪爪”。时任乡党委书记的罗官章率先在田里进行对比试验后,决定在全乡推广地膜苞谷,掀起一场“白色革命”。

  他要求党员干部率先学科技、搞试验,同时请农业技术员到田头指导。第二年,全乡发展地膜苞谷5000多亩,单产提高100多公斤,大大解决了老百姓粮食紧缺的问题。

  靠科技,解决了百姓温饱。如何靠科技让乡亲们的“荷包鼓起来”呢?退休后,他一头扎进各种农业科技书籍和报刊里。他要通过学习,掌握政策和科技信息,为山区群众找到一把“金钥匙”。

  乌天麻是牛庄特有的名贵中药材,农民只能在农闲时到大山里挖一些卖点钱,全乡一年最多只能采到500多公斤野生天麻。

  如果攻克了天麻人工有性繁殖技术,既能保护野生天麻资源,又能仿野生种植扩大产量。这个愿望,其实在罗官章的心里埋藏了很多年。退休后有了大把时间,可以琢磨这事了,他准备用10年甚至更多的时间来做成这件事。

  天麻人工栽培,同一块田,有的长、有的不长,高山低山不一样。当年和罗官章一起搞试验的牛庄村民吴林德,对那段没日没夜搞试验的日子记忆深刻:“又是授粉啊,又是培养菌种啊,这些科技的东西,刚开始我们想都不敢想。”

  但罗官章始终没有放弃,经过三年100多次的反复试验,2000年5月,罗官章在25平方米的试验田里终于收获了天麻有性繁殖的“第一粒种子”。

  传帮带,退休后比在任还忙

  李传述是横茅湖村的贫困户,家里5个孩子,除在外打工下苦力,基本没有收入来源。一家住的是茅草屋,外面下大雨,屋里下小雨。

  罗官章在村里推广香菇栽培时,知道了他家的情况。二话没说,扛了一把锄头来到他的地里,指导他掏沟平地,把每个关键环节都写在进门的墙上。过了一个星期,罗官章又带着菌种上山,和村干部一起帮他制作菌袋、接种……第二年,李传述的香菇发展到5000筒,收入1万多元。县科委知道后,把李传述树为科技致富典型,聘请他到周边几个乡传授香菇种植技术。

  白肋烟,曾是国家扶持武陵山区群众脱贫的重点产业。刚开始,很多农民以为世代种烟,不需要什么科技,可大面积种植后,因为不懂技术和管理,吃了大苦头。

  牛庄乡推广白肋烟种植时,罗官章率先种了一亩田做试验。第一年,他好不容易控制住了病虫害,却不知道怎么划肋、分级、扎把,烟叶大部分烂在田里,只卖了369元。第二年,他再次试种3亩,又在全乡设了12个点。每个月,他都请烟草站的技术人员来牛庄现场指导,还录下来放到广播里天天讲。当年,农民一亩烟叶纯收入达到1500元,全乡收获烟叶48.5万公斤。烟叶丰收,乡里当年税收分成21万元,结束了连续39年吃财政补贴的历史。

  2002年,牛庄乡退休干部曾庆丰回家之后,也试种了二分田的天麻。从播种到收获,罗官章总是约好时间,按时到他和乡亲们的田头指导,风雨无阻。

  “那个时候,官章真是一个大忙人,而且比在任时还忙。”曾庆丰回忆,罗官章经常召集村里退休干部开屋场会,交流天麻种植技术和经验。曾庆丰因为带领村民聂友方种植天麻赚了钱,罗官章还破例奖给他一包烟。

  多栽树,幸福生活才能长

  3月22日上午,天麻种植大户朱坤从罗官章门前经过,正在晒太阳的罗官章第一句话就问:“树栽了没有?”

  朱坤回答,已经栽了300多棵马尾松和落叶松。罗官章仍紧追不放:“尽量少砍些树,有砍要有补。不许糊我,我会上山检查的。”

  “这个老头子,为督促我们栽树,脾气犟得很。”和朱坤一样,一到年底,特别是开春,牛庄的天麻种植大户们,都会被罗官章逼着多栽树。

  靠山吃山,还得以山养山。几十年从政经历让罗官章痛切地感到,前些年急于脱贫,对山林砍伐过度,欠下了不少“生态债”,绿色发展,产业转型迫在眉睫。

  “产业脱贫,要少砍树少毁山。”罗官章退休之后,牛庄换了五任乡党委书记。每一任新书记上任,他都诚恳建议,按照五峰“生态立县”的战略,控制天麻等用林多的产业规模,做到不留一处荒山。

  “既要金山银山,又要绿水青山。”牛庄乡现任党委书记肖永奎说,“罗老时时提醒我们,脱贫要讲科学,山清水秀,幸福生活才能长远。”

  为此,乡党委、乡政府提出了“以林养山、以山养农”的脱贫思路,将天麻种植面积从20万平方米调减到16万平方米,大力发展林下中药材和高山生漆产业。2015年,全乡已建成中药材基地6500亩,地乌试验基地15亩,新建高山生漆苗圃基地20亩,新建改造生漆基地700亩。

  “不光是要想着我们这辈人把日子过好,还得为后代着想。”这就是罗老的想法。(记者金贵满、严晓冬 通讯员王登府)

[责任编辑: 陈琳 ]
关键字: 县官
炫图更多>>
  • 莫斯科红场溜冰场向公众开放
  • 宁波消防官兵拍“性感写真”
  • 秀厨艺 展家风
  • 北国风光在秭归秀美景!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商务合作 - 版权声明 - 法律顾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