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在深山有近亲——记长阳土家族自治县都镇湾镇峰岩村“第一书记”覃玉红

2019-10-10 07:57 来源:三峡日报 责任编辑:廖全

  覃玉红(右)指导贫困户采茶 三峡日报通讯员 李治飞 摄

  三峡日报全媒记者 田云兵 张远刚 通讯员 陈昌松

  在长阳土家族自治县都镇湾镇峰岩村,问起“覃玉红是谁?”不少村民会摇头。但要是问“你认识覃书记吗?”几乎所有的村民都会回答:“认识,当然认识。”贫困户还会说:“覃书记待我们像亲人!”

  “我不辞所长,就无法集中精力抓扶贫”

  “玉红同志,你在都镇湾镇工作时间长,情况熟悉。公司党委决定派你到扶贫点担任‘第一书记’……”

  听了国网长阳供电公司党委负责人的这番谈话,覃玉红蒙了,不知如何回答。

  “岳母患脑溢血躺在县医院,母亲从楼上摔下来左脚骨折,妻子心脏病刚查出来……”想到这些,覃玉红真想当场拒绝,但却开不了口。

  “家里这个样子,你还要去驻村扶贫?”妻子刘宗琴流着泪埋怨。

  “你别担心,我会想办法的。”覃玉红若有所思。

  终于,覃玉红想到了不是办法的办法。临走前,他把岳母托付给城郊一个熟人,每月支付2300元护理费;把母亲接到都镇湾镇庄溪村,并将远嫁他乡的外甥女请回来帮忙照顾……

  2015年7月28日,都镇湾镇供电所所长覃玉红前往峰岩村报到。从此,他有了一个新职务:村“第一书记”。

  峰岩村有271个贫困户。覃玉红带着工作队员家家到,户户落,核实情况,建档立卡……连续工作了20多天没回家。

  一天傍晚,他独自在办公室加班。突然,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面前,他赶忙起身迎了上去。

  此时的覃玉红长发齐耳、胡子拉碴,刘宗琴差点没认出丈夫。“你忘啦?今天是你生日,我打了十几个电话你都不接……”

  望着泣不成声的妻子,覃玉红将她紧紧抱在怀里,“别担心,我这不是好好的嘛……”说着说着,泪水顺着他的脸颊滚落下来。

  没过多长时间,刘宗琴再来看望覃玉红时,竟然带来了几大包衣物,说是送给贫困户的。

  妻子从不理解到支持,覃玉红很欣慰。这样,他和妻子商量后,采取了进一步的动作,主动递交辞任供电所所长的报告。他说,“精准扶贫不能一心挂两头,我不辞所长,就无法集中精力抓扶贫。”

  公司经过慎重考虑,批准了覃玉红的申请。从此,他只剩下一个职务:峰岩村“第一书记”。

  “我不下天坑,村里就要多花一笔钱”

  “峰岩地质条件差,晒得三天井无蛙。争水吵架是常事,男人也想往外嫁。”这段顺口溜是峰岩村吃水难的真实写照。

  覃玉红驻村前,村里有三名党员和群众组成“敢死队”,买保险、立遗嘱、下天坑、找水源,终于如愿以偿。

  然而,要想从深不可测的槐树坡天坑把水引上来,哪是一件容易事?请专业人员勘测设计少说也要花近十万元。

  就在村里左右为难的时候,覃玉红主动请缨。当他坐上篾篓吊篮准备下探时,好心的村民劝他:“覃书记,天坑太深有危险,最好让年轻人下去。”

  覃玉红毫不迟疑地说:“我是学水利专业的,我来负责搞勘测。我不下天坑,村里就要多花一笔钱。” 就这样,他先后3次下到80多米深的天坑搞测量、绘草图,为设计隧道开掘方案掌握“第一手数据”。 

  经过3个多月的艰苦施工,峰岩村“地下红旗渠”终于建成,“暗河水”被引了上来,并通过24个蓄水池、12万米管道流进了农户家中。

  在村委会右侧的小青山脚下,是“峰岩村烈士陵园”,纪念碑上镌刻着123位烈士的名字。覃玉红几乎每天都要从这里经过,革命烈士的精神一次又一次涤荡着他的心灵。他常常告诫自己,为群众办事不仅要有耐心,更要付出真心。

  2017年初,三组村民代表陈家鹏找到覃玉红诉苦:“从主路到我们组这一段糟透了,晴天一身灰,雨天一身泥,群众意见大。听说公路硬化指标明年才能下来,我们想提前搞,但只筹到五六万,还差一大截。”

  没过几天,覃玉红回家休假时经与妻子商量,把给老人存的养老钱取出20万元借给村民修路。当陈家鹏手机短信显示银行卡存入20万元时,激动得跳了起来。

  农网改造、光纤进村难点多,覃玉红带领工作队员出面化解矛盾上百次,从没影响过工期。村里提前实现了“组组都通水泥路、家家用上动力电,电视手机信号稳”的目标。

  群众感激地说:“要是没有覃书记带领工作队扎实苦干,我们也享不到这样的福。”

  “我不想路子,产业扶贫就可能被耽搁”

  “躺在墙角晒太阳,等着政府送小康。”在入户走访时,覃玉红发现少数贫困群众存在懒汉思想。针对这种现状,覃玉红经过思考,提出了“支部主导、党员主事、群众主干、企业主推”的抓党建促脱贫模式,得到村“两委”班子的赞同。覃玉红说,“苦熬不如苦干。我不想路子,产业扶贫就可能被耽搁 。我们推出的‘四主’模式受到了市委领导的肯定,还被组织部门推介到了全市。”

  刘家屋场过去“三天一大架、两天一小吵”,闹得鸡犬不宁。2017年秋,老党员张全远听了覃玉红主讲的《党员要如何主事》的党课后深感自责,几夜没合眼。

  如何解开几代人结下的积怨?张全远反复琢磨,觉得要从“说和”入手。他安排老婆整酒席,邀请覃玉红“坐镇”,把全屋场21个户主请到家里,苦口婆心地说法律、讲政策。一次不行二次,二次不行三次……刘家屋场渐渐变得和谐起来。如今,他们抱团发展生态养殖业,找到了脱贫致富的路子。

  村里建“跑跑猪”生态养殖基地,涉及到安置点39户猪栏要处理。在党员的带动下,贫困户迅速将猪栏移交给基地,没有出现扯皮现象。引进种猪缺周转金,村委会号召干部群众为养殖基地筹钱,覃玉红二话没说,多方筹来16万元。拿到钱的基地经营主倪小虎感叹:“我跑了很多地方,像峰岩村干部这样主动支持、群众这样通情达理,我还是第一次碰到。”

  峰岩村有种茶传统,但要把这个产业做大必须有带头人,覃玉红看中了老党员王朝元。“你不要有顾虑,有困难你找我。”在他的反复劝导下,王朝元终于带领周边群众将50多亩当家田改成了茶叶示范园。短短几年时间,峰岩村新增茶叶面积2500多亩,人均年增收过千元。

  “在覃玉红的协调下,国家电网公司向峰岩村投入了1000多万元,先后完成了农网改造、光伏电站、安全饮水、生态养殖等10多个项目,有力促进了村级经济发展。如今,我们村集体年收入达到30万元,农民人平纯收入增加到5800元。”村党支部书记张济平感激地说。

  “我不帮他们,良心就会不安”

  覃玉红长期干农电工作,对农民有着特殊的感情。他在工作日志上这样写道:“我是农民的儿子,吃过不少苦。每次走访贫困户,我的心就像被针扎一样。我不帮他们,良心就会不安。”

  一组特困户罗厚兴一家4口人,老母亲重度瘫痪多年,妻子智障,生活无法自理。中年得子本是桩喜事,但对罗厚兴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覃玉红与这个贫困户“结亲”后,从吃、穿、用开始帮起。

  罗厚兴的妻子不会做饭,家人经常吃长了霉的饭菜。覃玉红发现后,回县城找亲戚给他家弄了一台冰箱,后又为他家添了洗衣机。罗厚兴的儿子到了入托年龄,覃玉红在镇上找了一家私立幼儿园,让孩子半价入托。罗厚兴从此再也不用带着孩子下地干活了。像这样的“穷亲戚”,他还结了三四户。

  在走访中,覃玉红发现不少适龄儿童没入学。他心里清楚,对于贫困户来说,学杂费就像挡在面前的一座山,难以逾越。

  一个偶然的机会,覃玉红得知发小覃守龙的爱人就是“英子姐姐”,激动了好几天。于是,他通过这层关系先后为9名贫困学生募集助学金4万多元。学生家长内疚地说:“覃书记为我们孩子筹学费,连茶都没喝过一口。”

  峰岩村一号安置点紧邻村委会,覃玉红几乎每天早上都要叩开孤寡老人家的门,生怕他们出现意外而无人知晓。老人们常常感叹:“覃书记比我们的子女还要亲。”

  2017年5月20日清晨,覃玉红跑步时路过留守老人刘贵民家,敲门无应答。覃玉红很纳闷,“昨晚还看望了他的,难道……”想到这里,他打电话叫来村民罗小鹏,想办法敲开门。

  老人躺在床上,睁着眼睛,身体已冰凉……看到这样的情景,想起早逝的父亲,覃玉红鼻子酸酸的,泪水在眼眶直打转儿。他俯下身子用手轻轻一抹,老人这才闭上眼睛。从穿寿衣到设灵堂,从选墓地到抬棺材,覃玉红不是孝子,胜似孝子。

  覃玉红为困难群众办实事做好事,不图名不图利。他说:“尽管办不成什么大事,但我可以通过做些力所能及的小事,去感化、激励贫困群众早脱贫、早致富。”

  他为缺少劳动力的农户掰过苞谷、犁过田,他为单家独户的村民杀过年猪、卖过肉,他为半夜发病的群众挂过急诊、垫过钱……

  前不久,覃玉红感到身体不适,请假到市中心医院看病,查出肺部病变,疑似早期肺癌。

  回到村委会,钟万新等老人围着他,“覃书记,听说您要回所里了……” 覃玉红笑了笑说:“哪会呢!只要还有一户没销号,我就决不离开峰岩村。”

热点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