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昌大禹:一家书店的20年

2018-12-03 11:46 来源:三峡宜昌网 责任编辑:吴月

  位于解放路的大禹学子书店让无数热爱阅读的灵魂在那里相遇。从1998年开业最初的图书销售,到如今的文化综合体书店,大禹学子书店折射出改革开放以来中国民营书店的发展历程,以及中国出版业、书店业的兴衰趋势。

宜昌大禹:一家书店的20年

文/孔令丽

  20年能做什么?

  能让呱呱坠地的婴孩成长为天之骄子;能让亮丽少女容颜褪却皱纹横生。20年,可以让人经历成长、坎坷、顶峰、低谷;20年,也足以让一间书点经历时代的风雨沉浮后,涅槃新生。

  初秋的宜昌,空气里满是桂花的香气。解放路步行街的两层楼上,则是浓浓的书香气息。恰逢开学不久,这里的各种教辅、工具书成了最热产品,学生们挑选着需要的书籍,人头涌动却也秩序井然。工作人员一边弯腰整理着门口的图书,一边为咨询的学生解答着问题。罗静媛从里面抱着一摞书出来,把它们一本本有序地摆放在展架上。隔壁的书咖里阳光透过玻璃传射进来,有读者尽享着咖啡与书的时光。

  这是位于解放路的一间一百平米的书店——大禹学子书店,书店每天八点半开门,晚上九点半打烊,节假日照开,全年无休。每天清早,总经理罗静媛都会来一趟书店,帮着把图书、杂志分门别类地摆好。

  就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便过了二十载。

  应势而生 为城市添香

  从新中国成立到改革开放前,中国其实不存在民营书店,仅有的新华书店几乎是近半个世纪以来中国人唯一可以购买到书的地方。这样的情况伴随改革开放的到来,逐渐发生变化。

  作为宜昌市经济商圈的解放路,改革开放后各类商铺、大小摊贩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在大街小巷,宜昌经营图书的门店也多了起来。1998年大禹书店在致祥路开张营业,给宜昌爱书人、读书人带来了不少的方便。书店取大禹治水的专业和执着精神,总经理罗静媛解释道,“希望以此精神开办书店,为宜昌学子提供读书的家园。”。

  接手大禹书店之前,罗静媛在宜昌一个国企里当播音员。面对一个全新的行业,年轻的她发现自己要学习的太多了。她到北京、上海、武汉、昆明参加各种图书交流会,从参加图书出版会到书店成本控制,从图书名录分档到市场调查,她边经营边学习。第一次参加图书交流会是在北京。连续三天的展会她每天从早上九点会展开门到五点闭馆,“像刘姥姥进了大观园,什么都是新鲜的。”她与出版商交流,从合作模式、发展方式到结账,她的问题之多让对方一度怀疑她是如何经营书店的。

  新世纪之初的宜昌民营书店经营繁多,有卖教辅的,有卖期刊报纸的,有图书文具间杂的,如何在众多书店中独树一帜?经过一段时间的摸索,罗静媛将大禹定位为“社科文学”等档次较高的书店。2000年后大禹书店经营逐渐走上正轨,由于书源丰富和服务周到,书店吸引了越来越多的宜昌读书人。通过不断改进与探索,大禹学子书店成了一个家喻户晓的书店品牌,罗静媛也从一个对图书行业管理经验为零的小职员成长为宜昌为数不多的书店领域专家。

  2010年开始中国的实体书店出现了“倒闭潮”。这一年,由于网络电商的冲击,实体经营成本不断上涨,销售下降、读者流失、成本剧增、关店歇业……大量人们熟悉的实体书店如同多米诺骨牌般一个个接连倒下,传统书店的经营遭遇史上最大的一次洗牌。宜昌本地书店改行做物流、玩具、烟酒日杂的也比比皆是。大禹学子书店之前也有过网店,但是因为二三线城市物流成本太高,一旦打起价格战,根本拼不赢大城市。同样是经营图书,怎样挨过最冷冬天?做企业,要在同行中做出自己的特色。营造优雅、温馨的书店环境同时,强化服务,提升读者的阅读体验,使读者来了就不愿意走。“进得来,留得住。”这是罗静媛和员工们的共识。

  在大禹学子书店,不仅有历史、人物、文学、各类小说、家居休闲、漫画、儿童读物以及各种各样的杂志,还有一些专业类的书可供读者阅读。青少年阅读故事类、文学作品居多,而成年人则较侧重于实用性的书籍,不管多贵的书,读者只要想看就可以撕掉外膜。此外,大禹书店根据读者需要,将所购进的图书细分,学习外地书店的经验,对顾客实行会员制。会员买书有优惠,不仅可以专享深度阅读区,安安静静地看书,还可以在其他项目上享受折扣。此外,大禹书店会根据不同单位群体的特点,针对性地提供阅读的书目,这是拓宽市场的法宝。

  多形式经营 老牌书店焕发生机

  现如今随着社会的快速发展,人们的生活节奏也在加快。忙碌的工作之余,还要忙着照顾家庭、照顾孩子,也就使得人们静下心来读书的时间不断减少。书店如何适应潮流发展?还是得转型。

  2017年,大禹书店在原有经营基础上,拓展培训学校和书咖。培训学校是全学科全学段一站式服务,不但培养学生的读书习惯,还大大提升了学习效率。其中占地近100平米的书咖则以文艺类图书为主,提供饮品、轻食、沙龙、讲座等服务,大禹书店不再以卖书为主业,而变身成一个个集售书、文创、咖啡、集会于一体的综合性城市文化空间。累了有座,饿了渴了也有座。在这里有书有茶有简餐,每个角落都有可供读者“坐着读书”的生活化阅读空间。

  相对于市民阅读方式和购书途径的转变,大禹书店的存在目的其实早已不仅是售书,还有对知识和思想的分享。如果把阅读的课堂搬到书店里,在书的海洋里上一堂课,会是一种什么样的神奇体验?罗静媛决定试一试。大禹学子书店每年增加几十万的投入来举办各项活动。2013年9月,大禹学子书店与《三峡晚报》联合组织全市小学生作文大赛,书店投入价值10万元的小学生优秀课外读物作为奖品;2014年在常刘路小学、宜昌市一中举办读书交流活动,参加人数达3000多人,书店投入学生优秀课外读物上万元。

  效果很快显现出来,大禹书店的活动在宜昌迅速掀起了全民阅读的高潮。2014年年底,应宜昌市西陵区委宣传部、文体局的邀请,大禹学子书店先后在多个社区举办40多场“文化大讲堂”活动,为近万名家长专题巡讲“阅读改变命运”,并从专业的角度告诉家长该如何指导孩子阅读。“西陵文化讲坛”也是大禹学子书店的品牌活动,通过邀请本土作家,如张泽勇、甘茂华等,与全市的文学爱好者分享他们的文学作品及成长经历,推动三峡本土文化的传播,目前,活动已举办20多期。

  此外,大禹学子书店与宜昌三峡电视台合作,定期在专门栏目进行好书推荐;长期为山区贫困学校、贫困学生捐书。大禹学子书店通过策划各种读书活动推动全民阅读,如今已成为宜昌市极有影响力的文化传播窗口。

  从这个角度看,大禹书店不仅仅是图书销售场所,也承担了公益性的文化推广普及和公共文化服务的职能。2016年,大禹学子书店被评为“全省我最喜爱的书店”,被市全民阅读办公室评为首批阅读基地,获省新闻出版广电产业"双百工程"重点企业五十家之一,2017年获得“价值阅读品牌示范店”。

  书卷多情似故人

  罗静媛一生最大的喜爱就是到各个城市最有名气最有特色的书店去学习。开店二十年她去过很多城市有特色的书店:三联书店、北京王府井、西单图书大厦、广州购书中心……如今她打造的“书店+书咖+阅读培训学校”复合式新零售商业模式受到了宜昌读者的喜爱,大禹学子书店以“爱阅读、爱生活、爱学习”为企业文化,逐步走出民营实体书店的困境,为中华民族文化的传播提供了一块坚实的阵地。

  2018年是中国实施全民阅读推广活动的第12年。这十多年来,宜昌的民营书店在阅读模式上寻找各种创意与出路,而大禹书店经过这些年的发展显然已经成为宜昌的公共空间和文化新地标,进一步满足了读者的阅读、文化体验和消费需求。在这个守望精神家园的书店里,书香为伴成为越来越多人的存在状态。

  书店成立如今已有整整二十年。当年来大禹书店读书的孩子们已经长成社会栋梁,有一年大禹书店在武汉参加全国图书交流会,一个年轻的同行对罗静媛激动地说,他是读着大禹学子书店的免费书长大的,如今也进了图书这个行业,没有想到在这里会遇到书店的老板。罗静媛说,自己一直记着这个场景,因为这会不断地鼓励她,让她坚持自己的理想,让更多的市民读到好书、爱上读书。其实,大禹书店更像是一间贩卖精神食粮的“深夜食堂”。岁月无声,人生沉浮,都默默化作了书店与读者之间的默契。

  时代的车轮滚滚向前,大禹书店从最初的图书供应到如今的文化综合体,让有趣的灵魂在这里相遇。日本作家碧野圭在小说《书店女子》里说:“以书为媒介,人和人之间便有了联系,这就是书店。”书卷多情似故人,从这个意义上说,大禹学子书店的涅槃新生,它存在的意义依然未曾改变。

  作者简介:

  孔令丽,笔名花欲燃,湖北十堰人,现居宜昌。省作协会员,西陵区文联秘书长。2001年开始创作,多年杂志撰稿人、杂志专栏作者,发表作品数十万字。

热点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