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清:致富路上,拄着拐杖也要跟上……

2018-09-03 06:49 来源:三峡宜昌网—三峡日报 责任编辑:李敏

孙清在稻场与妻子一起清理收购来的枳实。(记者 沈爱民 摄)

  讲述时间:8月21日

  讲述地点:秭归县郭家坝镇百日场村三组

  讲述人:孙清

  我叫孙清,家住秭归郭家坝镇百日场村三组。

  我们这里家家户户都种脐橙,还有的把脐橙幼果捡回家,切成片晒干,入中药叫做枳壳。

  我以前身体好的时候,除了种柑橘,有空也收购枳壳,日子过得很太平,家里盖起3层楼房。

  出事是在2010年国庆节那天,我在收货途中,骑摩托车掉下山沟,脊椎受到严重损伤,腰部以下完全失去知觉。先后在秭归县医院、宜昌市中心医院接受5次手术花费了近20万元,不仅花光了积蓄,还欠下十多万元外债。最后仍落下二级肢体残疾,右腿萎缩变形,走路靠拐杖,还挂着尿袋。当年,民政系统将我纳入低保困难户。

  我是个要强的人,但那段时间情绪非常消沉,因为生活完全不能自理。多亏了爱人鲁琼英,田里有柑橘、家中有老人,还要在医院帮我清洗按摩,一个人几头忙,“蜡烛两头烧”,却没有半句怨言。

  在爱人的鼓励和陪伴下,2011年夏天,我的左脚有了知觉,医生告诉我“有站起来的希望”。当时家里还赡养着母亲和岳父母,三位老人每年的医药费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儿子还没有成家,我决定振作精神,把收购药材的生意重新干起来。

  我在家里当“总指挥”,儿子骑着摩托车,重新开始穿山跑村收药材。年底一算账,除开一家人治病、吃喝,外债减少到7万元。我们一家互相打气,再接再厉!

  心里有了盼头,做起事来格外有劲头。爱人每天坚持给我按摩,等到能丢开轮椅的时候,她就架着我练习走路。经过一年多康复训练,我终于可以拄着拐杖走路了。2012年年底,我不但还清了所有外债,还赚了3万块钱。

  我家原有旧品种罗脐果园2.8亩。最近这几年,秭归县领导带头“吆喝”,脐橙销售一路走俏,但我伤残住院,家里的柑橘产业已远远落后。

  政府并没有抛弃我们不管。2015年,全县统一开展建档立卡精准扶贫时,我继续被纳入低保贫困户。伤情好转的这几年,我们得到了金融扶贫贷款10万元,用来新发展长虹、伦晚4亩,对罗脐果园品改2.5亩。今年春天,我又买了200株红橘苗、100棵伦晚脐橙幼苗,继续品改。

  果园的事全靠我爱人,但我不忍心看她一人受苦受累。今年上半年,要给脐橙树打药,树都长在山坡坡上,我干脆丢了拐杖,手脚并用爬遍了近10亩果园。爱人背着五十斤重的药水桶,我负责配药。千余棵脐橙树,每打完一次药,需要两天时间,配药2000公斤,我爬在山坡上,手上、膝盖上磨掉了皮,药剂粉粉沁到了皮肉里,每次打完药水,两三天下不了床,就这样,我们硬是给果树打完4道药水。

  今年8月7日,岳父因心脏病在县医院住院,因家里还有两位老人,我和妻子便轮流在医院照顾。出院那天,同病房的人看着我拄着拐杖办理手续、收拾东西,都感慨说:“亲生儿子好手好脚对老人也没有这么上心,一个女婿残了条腿还能如此细心照料老人,真是不容易啊。”

  说起治病,我还想起一件事。去年夏天,蝉蜕(中医里叫虫衣)收购的价格涨到每公斤360元。从7月2日开始,我白天在家收枳壳,晚上儿子骑着摩托车带着我到楚王井、擂鼓台等几个村收购虫衣。一季下来,挣了3万多元。8月6日,当我揣着货款回到家,臀部褥疮复发。开始以为顶一顶就过去了,哪想到病情恶化只得住院治疗。9月11日出院结算,花了10700元,心想这一季算是白辛苦了,谁知后来按政策全报销了,真是感谢党的扶贫好政策。

  今年,我已收购中药材10吨、枳实50吨,说没有压力是假的。但我有信心,通过自己的努力,在大家的帮助下,摘掉贫困户的帽子,脱贫致富路上,即使拄着拐杖,我也要跟上大家前进的步伐。(记者 沈爱民 见习记者 向希 通讯员 张龙 整理)

热点专题
无障碍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