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人故里话廪君】巴人先祖廪君其人其事

2018-04-19 09:45 来源:三峡宜昌网 责任编辑:姚晓浪

  

  作者:郑子华

  廪君,姓巴,名务相。据史书记载和地下考古文物证实,廪君是夏初巴人始祖,距今大约4000多年。

  廪 君 出 生

  廪君出生在清江河畔长阳武落钟离山的一个巫师之家,《世本》记巴氏“故出巫诞”,即信巫的渔民。巫师,是当时社会地位很高的人。廪君出生时,人们还过着穴居和渔猎生活,住山洞,吃猎物,非常信奉鬼神,《后汉书》在说到巴郡五姓时指出,“未有君长,俱事鬼神”。因而人们对巫师特别崇拜,靠他们用占卜,问吉凶,算未来,决定行止。巫师在人们心目中是“神”的代表。廪君出生在这样一个家庭,从小受到巫文化影响和良好教育。他天资聪慧,自幼好学。进入青年时代的廪君,会捕鱼,会狩猎,会占卜,机智勇敢,技能过人又乐于助人,是族人中的佼佼者,逐渐成为巴氏部落的领头人,为他未来的事业奠定了良好基础。

  五 姓 结 盟

  清江两岸的长阳,从“长阳人”的发现,二十万年生生不息。到新石器时代,人类足迹更是遍布清江两岸。在武落钟离山,不仅居住巴氏一族,还居住着樊氏、瞫氏、相氏、郑氏。平日里,各部落和睦相处,相安无事。随着生产力的发展,距清江不远的江汉平原的一些部落,开始了种植业和养殖业,逐渐强大起来,威胁着清江流域居住在武落钟离山一带还处在渔猎时代的各部落。于是,年轻的巴务相决定把樊氏、瞫氏、相氏、郑氏等四个部落联合起来,组成一个五姓联盟的统一部落,既有利于向外开拓,共同发展,又可防御来自北方和江汉地区某些强大部落的威胁,确保部族安全,四姓都表示同意。五姓联盟谁来当首领?经过五姓头人们的反复商量,决定用“掷剑比武”来决定盟主。他们选择一个很大的山洞,规定目标和距离,凡掷剑击中目标者为君。为什么“掷”剑而不是“舞”剑?当时用的是石质剑而不是青铜剑,因而只能“掷”而不能“舞”。掷剑的结果,只有巴务相一人击中目标。但有些部落认为,掷剑太简单,应该有更复杂的技能比赛才能决定谁当盟主。于是又决定到清江比赛划船。土陶船不可能在清江航行,当时处在新石器时代,也不是独木舟,而是用竹木扎成的筏子,主要用于捕鱼作业。竹木筏子可大可小,可长可短,就地取材,便于扎造。清江滩多流急,驾驶这种筏子的难度很大。他们选定在武落钟离山脚下的河段比赛。清江在这里转了90度的弯,水急滩险。竹木筏随时可能触礁而船毁人亡。比赛的结果,樊、瞫、相、郑四姓的竹木筏都驾翻了,唯有巴务相的竹木筏到达目的地。《后汉书》载“余姓悉沉,唯务相独浮。”巴务相两比两胜,众皆叹服,共立巴务相为五姓联盟的首领,号称“廪君”。

  开 发 清 江

  五姓结盟后,成为清江中游的强大部落。由于人口迅速增加,武落钟离山的野兽、山果和鱼资源已经不能满足人口增长的需要,廪君决定率各部落扩大地盘。当时长江中下游的一些部落开始强大,廪君决定发挥自己善于捕鱼、打猎的优势,沿清江向东西两个方向发展。

  清江,古称夷水,以盐池为中心的中上游也称盐水。廪君从五姓部落中挑出数百人组成最初的军事力量,从武落钟离山出发,向西沿清江而上,疏险滩,筑山路,披荆斩棘,开疆拓土,同沿江两岸居民共同开发清江。廪君乘坐竹木筏,溯流而上,,边捕鱼边前进。险滩处,把竹木筏拆卸,用人工抬运过滩,重新扎筏继续前进。文献记载廪君“开辟清江,有大禹之德”,他是开发清江的第一人。

  长阳创世古歌中有首“向王天子吹牛角,吹出一条清江河”的歌谣,“向王”由巴务相的“相”字演化而来。人们为了纪念廪君,在清江两岸修建了40余座向王庙,以表达人们对他开发清江的怀念之情。

  盐 阳 之 战

  廪君率部溯江西行抵达盐池下游。盐池古称盐阳。这里居住着一个强大的盐水神女部落。盐水神女控制着清江中游唯一的食盐产地——盐池。廪君抵达后,对食盐垂涎三尺。但盐水神女是强大的部族,有鱼有盐,人多体壮,于是廪君到盐池会见神女,希望实现统一。盐水神女见廪君英俊潇洒,年轻有为,顿时春心涌动,对廪君说:“此地广大,鱼盐所出,愿留共居。”两人一来二往,神女夜夜到廪君处陪宿,情意绵绵,如胶似漆。

  这对情人后来为什么又反目成仇?首先在政见上有分歧。廪君是有远大政治抱负的热血青年,想的是立国创业,而神女只想守业为安。廪君虽爱神女,但更爱自己的事业。其次是统一后的权力分配上有分歧。盐水神女部落还处在母系时代,由女人当家作主,而廪君已进入男人当家作主的时代,因而在统一后由谁当“一把手”的问题争论不休,发展成敌对状态,刀兵相见。

  廪君说服不了神女,决定发动武装进攻。他们从夷水乘竹木筏过伴峡,向盐池发起攻击,神女率兵还击。两军大战盐池,据《后汉书·南蛮西南夷列传》记载:战争 “掩蔽日光,天地晦冥,积十余日,廪君伺其便,因射杀之,天乃开明”。战斗的结果廪君大获全胜,占领了盐池,用武力统一了盐水神女部落。

  建 都 夷 城

  廪君打败盐水神女后,本想继续西进,但又不愿放弃难得的食盐资源。虽然同神女发生战争,但毕竟有过夫妻之恩,于是决定暂不西进,强兵固本,就地建国,把夷城变成前进的中转站。

  廪君用武力占领了盐池,但民心尚未全部归顺。为了安抚神女部落,廪君率部撤离盐池,又乘木筏,退回到夷城(即香炉石早期巴文化遗址)。《晋书》有廪君战胜神女后“复乘土舟,下及夷城”的记载。夷城前临清江,背靠大山,森林遍布,洞穴相连,既可捕鱼,又可狩猎。夷城离盐池不过二十余里,不占领盐池但可直接控制食盐。夷城在清江中游,下有捍关,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要隘;上控盐池,可以有鱼有盐。廪君决定在夷城依山傍水处建立“首都 ”。《后汉书》记载:“廪君于是君乎夷城,四姓皆臣之。”巴务相称君,樊氏,瞫氏,相氏,郑氏四姓称臣,开始有了古代巴国最早的雏形。

  在夷城的香炉石文化遗址,出土文物有上万件,特别引人注目的是大量卜骨,其中墓葬中最大的一件卜骨长达42厘米,一件骨匕26.6厘。还有两枚陶印章和骨器艺术装饰品、贝币等,这些埋葬在地下数千年器物,标志着香炉石居住的是一群有权势、有地位,有财富的上层人士。

  白 虎 归 天

  英俊、智慧、忠诚、果敢的巴务相成为一代君王后,带领部族发展制盐业、制陶业、种植业和养殖业,振兴民族经济,使巴氏五姓很快成为强大的民族。后来西征,把疆土扩大到长江中上游南北的广大地区,在中国西南部建立了强大的姬姓巴国。巴国前后有千余年历史,为秦所灭。国虽亡,人还在,世世代代,沧海桑田,才有今日的土家族。

  廪君开创了古代巴国最早期的历史,长眠在长阳。传说,他是在清江为抢救一位落水老人而死的,廪君遇难的地方后名“巴王沱”。巴族人民在夷城为廪君举行了隆重葬礼,遗体安葬在夷城山后的登星岭。他的身躯下葬时化成一只白虎飞向天际,《水经注》有“昔廪君死,精魂化为白虎”的记载。后来人们把廪君墓地称为“白虎垄”。从古代巴人到今日土家族,都把白虎视为神灵,实即祖先崇拜。

  向 王 天 子

  长阳清江两岸有向王庙40多座,但没有一座黄帝庙、炎帝庙、嫘祖庙。长阳为什么不敬炎黄,独尊向王?

  清·同治版《长阳县志》记载:“向王庙,一在县西百二十里资丘,一在县西关外,一在县西都镇湾”。并加编者按“称向王者,言人人珠,惟彭司淑据《世本》,谓即王夷水之廪君务相者,尊为“君”,即天子矣。”清·咸丰版《长乐县志》在向王庙条记载:“向王庙,在高尖子山下,庙供廪君神像。”长阳资丘《刘氏宗谱》记载:“其上为祖先所立向王庙。向王者,古之廪君务相氏,有功夷水,故土人祀之。”资丘对舞溪向王庙石刻写有“向王生而为英,死而为神,开辟清江有大禹之德。”

  上述记载说明,向王天子就是廪君巴务相,“向王”就是“相王”。开发清江有功于民,是清江两岸人民、特别是清江船工的保护神,因而随处可见向王庙。(工作单位:长阳民族文化研究会)

热点专题
无障碍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