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三峡游船上走出的麻醉镇痛“领跑者”——宜昌人福药业的创业故事

2018-09-12 10:18 来源:三峡宜昌网—三峡日报 责任编辑:李敏

2001年8月,宜药集团和人福科技签约。(图片由宜昌人福药业档案室提供)

1995年5月10日,宜药集团挂牌庆典。(图片由宜昌人福药业档案室提供)

1997年10月,宜药集团改革脱困动员大会。(图片由宜昌人福药业档案室提供)

2000年4月12日,宜昌人福药业一期工程奠基。(图片由宜昌人福药业档案室提供)

上世纪90年代老宜药集团厂区鸟瞰图。(图片由宜昌人福药业档案室提供)

2000年的老宜药集团南门。(图片由宜昌人福药业档案室提供)

  从1998年的亏损几千万元到现在的利税11个亿,从深陷泥潭濒临倒闭的医药公司到亚洲首屈一指的麻醉药品研发企业,从单一的芬太尼到独家研制开发出瑞芬太尼、舒芬太尼、氢吗啡酮、纳布啡等20多个创新药物。短短20年,宜昌人福药业在党委书记、董事长李杰的带领下,实现了浴火重生,脱胎换骨,彰显了时代弄潮儿的改革勇气、创新智慧和责任担当。

  独具慧眼,认准麻药力挽狂澜

  时光回流到1998年,当时的宜药集团主要产品维生素C受到产能过剩的影响,大幅降价,每年亏损几千万元,公司上下一片萧条衰败的景象。

  刚刚把濒临破产的宜昌动物药品厂、三峡制药厂带出困境的李杰再一次临危受命,出任宜药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

  面对人人自危、朝不保夕的局势,如何摆脱困境、出奇制胜?李杰仔细分析了全厂200多个批文,确定不搞新产品,深入挖掘老产品的价值。比较了所有产品的优劣后,他敏锐地选择了麻药这个当时其实很不起眼的药品,作为企业解困的出路。

  早在1971年,国家有关部门就把宜昌制药厂作为麻醉药品生产基地,麻药是特殊产品,产量和价格都受国家控制,从批文下来到1998年,在近20年时间里,物价上涨了很多倍,但麻药的价格却一直没变。李杰认为,市场经济启动已经快十年了,麻药的生产也应该有合理的调整,李杰决定找相关部门申请调价。然而,一个濒临倒闭的企业想要改变国家麻醉药定价的想法被很多人认为是天方夜谭。

  李杰不气馁,不抱怨。在当时的市委副书记李泉的支持下,他多次进京,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终于在1999年春节前拿到了调价批文。麻药芬太尼的价格从9毛7涨到了两块五。

  另辟蹊径,学术推广方兴未艾

  1999年1月初,李杰组织召开集团经济工作会,提出要在一年内解决亏损问题,实现宜药收支平衡。目标完不成,该撤什么人就撤什么人,绝不手软。会上几乎所有人都认为李杰太激进了,上年度宜药已经亏了1600多万元,他能有什么办法妙手回天呢?

  李杰手里有一张好牌:麻药芬太尼,但是这张牌怎么打,他心里有着自己的考量。当时很多企业都选择药品包销,李杰却选择了一条独一无二的蹊径——麻推小组。

  有一次,湖北省麻醉学会在武汉首义宾馆召开,李杰和总工程师焦红到武汉去参会,恰巧当时集团没有小车在家了,他俩就坐汉光大巴去,就是这一次会议,让李杰发现了学术推广这个模式。

  1999年春,李杰决定组建一支全新的销售队伍,专职麻药推广。现任公司副总的陈小清回忆说:“最初的麻推小组只有4个人,李总打电话给我,说要安排我去麻推小组时,我还以为是李总为难,不好怎么安排我,所以选我去搞大家都不看好的麻推,结果第二天他又专门找我谈话,说要建立一支200人的专职推广队伍,当时宜药集团所有的销售人员加一起才100多人,我才知道他确实是要重用我,铁了心要搞好麻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