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办法陪爸妈,但可以守护患者”

2020-02-10 09:13 来源:三峡日报 责任编辑:李敏

  三峡日报全媒记者 阮仲谋 通讯员 向熙明

  “‘石雨,加油!我和你爸都很好,不用挂念。’这是我妈刚发给我的短信。”2月5日晚上9点多钟,石雨将这条短信发给记者时说,父母是村里的义务宣传员,也是自己最坚强的后盾。

  石雨说:“早些时候,我妈老是问我怎么不往家里打电话,不发短信。我回复说单位事多,没有时间。父母身体都不好,不告诉他们,是怕他们为我担心。”她嘶哑的声音中,有很强的疲惫感。

  今年26岁的石雨,是宜昌市第一人民医院消化内科的一名护士,也是市一医院首批派到市三医院开展疫情救治工作的医护人员。从1月23日来到市三医院后,她已经在隔离病区坚守了14天。

  “当初报名参加市三医院疫情救治工作,想法很简单。”石雨说,科室里的同事,有的怀孕了,有的家里有小孩,有的身体不好,如果让她们去,会不忍心。“我没有结婚,父母又远在十堰老家,没有什么担忧的。我是到一线最合适的人。”

  大年三十的第一天班,石雨仍然记忆犹新。早上进病房前,护士长提醒她,要多吃一点,进到了隔离病房,至少8个小时没有办法吃东西,也不能喝水,因为穿脱防护服很费时间,还要节约物资。防护装备太严实,无法正常呼吸,体力消耗很大,每到一个病房换完药,她都要出来歇一下。有时候有反胃的感觉,但看到其他护士都坚持着,她也使劲忍着。感觉自己快坚持不下去了,就蹲下来缓一口气,但听到对讲机里说要转接病人,她又硬撑着站起来和同事一起去铺床,继续工作。

  来到市三医院后,她和同事们一样,都签下隔离告知书。在签上自己名字的那一刻,她有一种签下了生死状的感觉。

  “当时是有些感慨的,就算真的是生死状,我也会义无反顾,在这样的危急时刻,医护人员不上谁上?哪怕我只是一名护士。”

  “大年三十,是亲人团聚的日子,我虽然不能回家过年,但应该打个电话祝福父母的,可我不敢,更不敢视频,我怕自己一不小心会哭出来,怕他们看到我脸上被口罩勒出的印痕。”

  “后来爸妈还是知道了,是姐姐说的。妈妈在电话里哭了。我告诉她,我们的防护措施做得非常好,穿戴得非常严实。不用担心。”石雨说。

  “我本不坚强,但是除了坚强别无选择,医务人员不能退缩。关键时刻,如果我们退了,那么多患者该何去何从?我没法陪护我爸妈,但可以守护我的患者。”

热点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