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湖之省 碧水长流

2019-07-26 11:13 来源:人民日报 责任编辑:李敏

  2018年4月26日下午,习近平总书记在武汉主持召开深入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座谈会时强调,“必须从中华民族长远利益考虑,把修复长江生态环境摆在压倒性位置,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

  长江,是湖北省经济发展的“黄金主轴”,全省长江两岸岸线总长2156公里。湖北把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作为推动高质量发展的重中之重,全力做好长江生态修复、环境保护、绿色发展“三篇文章”,志在荆楚大地重展青山葱绿、鱼翔浅底的动人景象,实现经济社会发展与生态环境保护的共赢,从而为荆楚儿女赢得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美好未来。

  ——编者

  宜昌“关改搬转”破解长江污染难题

  化工厂退出江两岸

  记者田豆豆

  高峡出平湖,当惊世界殊。

  25年来,在三峡工程建设的带动下,湖北宜昌已成为宜居、宜业、宜旅的“宜人之城、昌盛之地”。

  漫步宜昌长江江滩,细心的人们会发现一些化工企业残留的痕迹,比如,曾建在江边100多米处的宜昌田田化工有限责任公司旧址。难能可贵的是,这家老牌化工厂是在效益稳定、环保达标的情况下,主动响应政府号召,拆除了估值近2亿元的生产装置,并进行了土壤治理修复。

  化工产业是宜昌第一个产值过千亿的产业集群,众多化工企业沿江分布,污染物排放占全市工业污染排放比重超过60%。2017年9月以来,宜昌向“化工围江”宣战,针对沿江一公里范围内的134家化工企业发起“清零行动”。

  壮士断腕,必有阵痛。2017年底,宜昌GDP增速呈现“断崖式下跌”,从上年的8.8%“跳水”至2.2%。宜昌人急吗?说不急是假的。如何在保护中发展,走出一条U形曲线?宜昌在倒逼传统产业改造升级的同时,大力培育新兴优势行业。目前,宜昌生物医药、电子信息、新材料、装备制造等新兴产业增长迅猛,产值占宜昌规模以上工业总产值比重达到38.2%,跃升成为第一动力。2018年底,宜昌经济快速“触底反弹”,GDP增速恢复到7.7%,今年上半年又提升至8.3%。与此同时,全市纳入考核的9个地表水断面水质优良比例100%。

  据湖北省化工清退“时间表”,2020年底,完成沿江1公里范围内化工企业关改搬转,2025年底,完成沿江1至15公里范围内化工企业关改搬转。

  恩施生态旅游富了一方百姓

  背篓哥当起土导游

  记者田豆豆

  “大峡谷里迎客松,欢迎宾客峡谷游,只要真心去握手,你就飘游天空中……”炎炎夏日,到湖北恩施大峡谷景区避暑游玩的游客越来越多。头戴大斗笠,身背大背篓的“背篓哥”刘成松是这里土生土长的“土导游”,自编的“打油诗”常能逗得游客哈哈大笑。

  然而,就在2008年恩施大峡谷进行旅游开发之前,刘成松家里却很贫困。他家住在恩施市沐抚办事处营上村倒灌水组,家里太穷,经常是吃了上顿没得下顿。

  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地处武陵山区,山高林密,森林覆盖率已达64.65%。长江在湖北境内的第二大支流清江水穿流而过。

  由于山高路远、交通不便,绝美风光“养在深闺人未识”。到2014年,恩施州8个县(市),个个都是国家级贫困县,建档立卡贫困人口有109万,贫困发生率高达30.6%。2009年,恩施人民期盼多年的沪蓉西高速公路、宜万铁路相继通车,恩施州委州政府因势利导,积极推进全域旅游,将生态旅游业真正打造成“富民产业”、支柱产业。

  刘成松抓住了这个好机会,卖拐棍、卖手工艺品、做导游。“绿水青山真的成了金山银山。”刘成松说,几年下来,不仅脱了贫,还攒下了数十万元,家里盖上了新楼房。他还给自己立下了“三年规划”:准备再积累25万元,开一家“背篓哥酒店”,致富奔小康。

  据悉,2018年,恩施州游客接待量突破6200万人次,综合收入达到455.4亿元。恩施旅游扶贫效果显著,仅恩施大峡谷景区,到去年底6870名建档立卡贫困人口“靠山吃山”全部脱贫。全州贫困人口减少了近八成,贫困发生率下降至5.83%。

  十堰砍掉污染企业保南水北调

  好水质酿造好生活

  田豆豆李启东

  “咱家的酒纯手工自酿,头道出米酒原浆,乳白甜浓;二道出黄酒,回味甘醇绵长;三道将醪糟蒸馏,出白酒。”任泽慧笑呵呵介绍说,她家的“慧泉酒庄”去年酿酒12吨,远销西安、武汉等大城市,毛收入23万元。

  在十堰市房县土城村,像任泽慧这样的酿酒专业户多达102户,年产量近3000吨,不少人家因此过上了小康生活。

  十堰是南水北调中线工程水源地,全市四县一市三区都属于丹江口库区。为保一库清水北送,早在工程全线通水前十年,十堰就痛下决心,陆续“砍掉”了一些带污染的产业。

  比如黄姜,工艺落后、污染严重,每年有100多万吨高浓度酸性废水汇入丹江口水库,成为南水北调中线水源区最大污染源。到2007年6月,除保留7家企业用于清洁生产科研外,其余69家黄姜加工企业全部关闭。

  此前,任泽慧和村民一样在田间地头忙活,种黄姜、点木耳。不再种植后,致富的门路在哪儿呢?随着生态的好转,村民惊喜地发现,山上48口泉眼先后“复活”出水了!为酿酒,村民自发铺设了一条千余米的水管,将对面山上泉水源源不断地引了过来。

  老百姓“靠水吃水”,也有了更多新的脱贫致富出路。房县洑汁黄酒,形成了20亿元规模的产业;农夫山泉、华彬、润京等矿泉水企业亦先后入驻十堰,做起了大自然的“搬运工”。

  2018年,丹江口水库水质稳定在Ⅱ类以上,共向北方调水193.6亿立方米。同年,十堰还被列为国家“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实践创新基地。

  洪湖拆除“竿打竿”围网养殖

  渔三代上岸安新家

  本报记者田豆豆

  “告别了渔船,搬进了新房,脚下不晃还不习惯呢!”洪湖“渔三代”丁勇高说。从出生的那一刻起,丁勇高就一直住在洪湖风雨飘摇的渔船上。

  2016年底,为恢复洪湖生态,洪湖开始全湖拆除围网,丁勇高和“以湖为家”的渔民陆续洗脚上岸。“说实话,刚开始很担心,不知道以后怎么生存。”丁勇高除了养鱼捕鱼,没有其他一技之长。随着渔民安置政策的落实,丁勇高吃下了“定心丸”。

  参加免费就业培训后,他和妻子倪传琴被安排到湖北和润电子有限公司上班,包吃包住,两人每月净收入5000多元。他们的船屋被统一回收,30多万元的补偿款很快到位,用于买房安家。去年1月,他拿到了新房钥匙,终于在岸上有了第一个安定的家。女儿也从此不再寄读了,一家三口其乐融融。

  洪湖是湖北第一大天然淡水湖泊,水接长江,可对长江起到调节径流的重要作用。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围网养殖作为一种“富民产业”在洪湖推广开来。顶峰时,洪湖围网面积达到37.7万亩,占洪湖水面的71%。人们戏称为“洪湖水、竿打竿”。过度围网养殖严重破坏了洪湖生态,荷花没了、水草没了、水鸟不见了,水质恶化至劣Ⅴ类。

  从2005年,湖北省委、省政府责令启动第一次大规模拆围,历经十年反复,违规围网不断滋生蔓延,反弹到18.7万亩。这一次动了真格,荆州市决定,洪湖水域围网全部拆除,渔民全部上岸安置。目前,洪湖水质已恢复至Ⅲ类,局部达到Ⅱ类。

  “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如今的洪湖不仅美景重现,野生鱼类、鸟类云集,游客纷至沓来。

热点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