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昌方言中的文言

2019-01-30 17:28 来源:三峡宜昌网 责任编辑:李敏

  方言是语言的变体,文言是以古汉语为基础的书面语。宜昌及整个鄂西地区,巴楚文化融合交汇,是历史文化的“天然冰箱”,方言中有大量上古、中古文言遗存。闲话少说,上菜:

  不来哉——不来往、不理会、不参与。“哉”是古文言,表反诘和感叹语气。“他脾气太古怪,我和他根本不来哉。”“今年种白菜亏惨哒,来年哪,长短不在场,高低不搞哒,好歹不来哉!”

  和而流——无能耐、无原则的无赖之人,有的也指二流子。“和而流”是西南官话,也说“和二流”。四川、重庆的“和而流”特指地痞、流氓、二流子。民国十一年四川《邛崃县志》: “今查哥老会,即俗称和而流。”民国二十一年四川《南溪县志》: “和二流,谓人之习于下流者。”姜亮夫《昭通方言疏证》: “游神,游荡无正业之流氓也,又曰活二流,即吴语之二流子也。”

  把地痞、流氓称为“和而流”,可能源于《礼记·中庸》“故君子和而不流”。既然君子“和而不流”,反其意而用之,“小人”就是“和而流”了。

  恍里兮惚——形容恍恍惚惚、神志不清;又引申为粗心大意,稀里糊涂。“我恍里兮惚地坐错了车,到哒晓溪塔才醒乎。”“兮”是文言助词,相当于现代汉语的“啊”“呀”。

  笔者以为,“恍里兮惚”是“恍兮惚兮”的异读。古语“恍兮惚兮”,形容人糊里糊涂的状态,语出《老子》:“道之为物,惟恍惟惚,惚兮恍兮,其中有象;恍兮惚兮,其中有物”。

  穷斯滥矣——形容非常贫穷。某人家里贫困,则说“穷斯滥矣”。也可用于自谦。“我各人就硬是穷斯滥矣啊,还有能力帮别人?”

  语出《论语》:“子曰:‘君子固穷,小人穷斯滥矣。’”斯,就;滥,泛滥,指胡作非为。意思是君子可以安于困厄,但小人遭受困厄就会胡作非为。宜昌方言只注重了“穷”且“滥(烂)”,没有涉及理想、道德、品行层面的负面评价。

  墨者黑也——形容漆黑一团,引申为十分吓人、一窍不通、无力回天。“三四十万的手术费,对他们一家人来说,简直墨者黑也!”“你和他讲医学,他是墨者黑也。”

  “墨者黑也”应该是源于晋·傅玄《少傅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比喻人因环境的影响而改变习性。宜昌方言的“墨者黑也”显然是“近墨者黑”的“改进版”,采用“…者…也”文言判断句式,似乎在解释“墨”即“黑”,类似“非者不也”的结构。其词义也发生了重大变化。方言从“墨、黑”两字的字面意义出发,把“墨者黑也”理解为“天都是黑的”极其恐怖的状态,理解为伸手不见五指、锅夼般的暗夜,理解为“喊天天不应”的孤苦无助。

  讲个子曰——讲清内容,道理,原由。也说“搞出个子月”,意思是搞出点名堂。也有反语“讲不出个子曰”。“子”:儒家创始人孔子,其言论为儒家必须遵奉的信条。中国历代读书人张口即是子曰诗云,“子曰”“诗云”经书中常用,指代儒家经典,或读书人引经据典的迂腐习气。

  犍猪骟羊——为牛羊去势,使其丧失生殖功能,便于育肥。也说“劁猪骟羊”。“犍”在古汉语中有“阉割”之义。北魏贾思勰《齐民要术·养猪》:“其子三日便掐尾,六十日后犍。”《正字通》:“犍,以刀去势也。”

  恭而敬之——恭恭敬敬。“恭敬”添加文言副词补充音节,其效果更朗朗上口,同时在“恭敬”的基础上大大加重了语气,又颇具调侃趣味。

  遮乎掩之——遮遮掩掩、支支吾吾。“遮掩”添加文言副词扩展,更加铿锵有力。“你说实话,莫要吞吞吐吐,跟我遮乎掩之的”。“有话就说,有屁快放,不要遮乎掩之”。

  止乎尽也——顶多、充其量、满打满算。也说“止不止也”。“我的酒量,三两止乎尽也。”“外出打工,一年上头,纯收入三万块止乎尽也。”“止乎尽也”“止不止也”,应该是乡村文人自创的文言熟语。

  三不之一——偶尔,不时,有时。也说“三不之儿”“三不三儿”“三不之”“三不时”。“他三不之一来看哈儿我”。

  “三不之一”似乎可简单理解为“三分之一”,有偶尔之义,但不是“三不知一”。“三不知”是不知道过去、现在和未来,引申为什么都不知道,即我们常说的“一问三不知”。

  马之虎也——草率、敷衍,引申为基本可以、大概还行。也说“马之虎”。应该是在“马虎”中增加文言虚词扩展而来。

  不亦惹乎——不理会、不理睬,含有轻视、轻蔑之义。宜昌人还把口语变成“君子不以惹乎”,显得文气十足,理直气壮。

  “不亦惹乎”应该是旧时读书人将文言“不亦…乎”与方言“惹”组合,自创的一个词汇。“不亦…乎”是文言中表反诘的固定格式,用委婉的语气,表示肯定的看法,可译为“不也…吗”。“惹”在方言中有理睬、招惹之义。“我不惹识他”“懒得惹你”。

  不当人只——可怜,让人同情。“从小失去父母,婆婆爷爷养大,想一想就不不当人只!”“老婆长期外出打工,老公在家饥一顿饱一顿,看到不当人只。”三峡大学王作新教授认为“不当人只”源于汉语成语“不谅人只”。《诗经·柏舟》:“母也天只,不谅人只!”意思是,我的妈呀,我的天哪,不能体会别人的心情哪! 原指少女因恋情得不到父母的支持而发出的怨语。后用来泛指得不到尊长的谅解。“只”是语气助词。

  水过三秋——事情早已结束、时机早已过去。“等到你上门求婚,早已水过三秋。”三秋,秋季第三月,即农历九月。江河之水到秋季自然跌落,不再是夏日波涛滚滚。王勃《滕王阁序》:“时维九月,序属三秋”。柳永《望海潮》“三秋桂子,十里荷花”。

  有人作“水过三丘”,似有不妥。宜昌方言还有“过水丘”一词,指给稻田灌水时,水流中途经过的田地,比喻记忆力较差、印象不深。

  吐而哇之——恶心呕吐。也说“吐天哇地”“吐得哇哇生”“哇的哇的吐”。反胃则说“心里作哇”。“吐”和“哇”并非同义反复,是两个连续动作。“哇”在古代文献中也作“歍”或“嗢”。“嗢哕”谓呕吐。“哕”(读若“月”)与“嗢”基本等同,也说“吐得哕哕生”“哕的哕的吐”。

  宜昌方言中乌鸦的叫声也作“哇”。三峡情歌:老鸹子一哇腰一闪,捞姐只有头回难。心里如同打战鼓,脸上好比火烧山,就像烂船下陡滩。

  左矣是左矣——将错就错。“左”在古汉语中有偏邪、不正、差错之义。“左矣”是宜昌方言词汇,索性、干脆的意思。“我左矣是搞不成,也让你们高不成。”宜昌俗语:左矣是左矣,横直是横直,反正是反正。表达一种将错就错的无奈、覆水难收的悲凉、背水一战的雄心壮志。

  掩旁人之目——用假象欺骗、迷惑,与成语“掩人耳目”相近。宜昌俗语:(岳父或岳母去世后)大姨佬哭、二姨佬哭,三姨佬掩个旁人之目。

  哦吙(呜呼),今朝(今天)就到此煞角(结束)。

  ·覃世斌·

热点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