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园村,新乐园

2019-08-17 09:01 来源:湖北日报 责任编辑:李敏

   湖北日报全媒记者 张真真 通讯员 杜强

   “土地岭高又高,山峰冲云霄。梯儿唉踩脚下,要把那药材挖。”长阳土家族自治县榔坪镇乐园村,67岁的覃祥菊老人用依然清亮的嗓音,唱起这首极具土家族特色的歌谣。

   1966年,农村合作医疗制度在乐园村诞生。两年后,该经验被推广到全国,创立这一制度的村医覃祥官,被誉为“中国合作医疗之父”。

   彼时,全国各地纷纷到这里考察学习。覃祥菊和姐妹们编出歌谣,给大家表演。

   而今,歌声依旧,一代代传唱着乐园村的合作医疗新故事。

   老房子的回忆

   几经山路辗转,7月30日,湖北日报全媒记者来到乐园村。

   村委会旁,坐落着“中国合作医疗发源地纪念馆”。木房子显出年头,里面珍藏着老旧的出诊箱、掉了几颗珠子的算盘。楼梯窄而陡,踩上去咚咚响。

   在这里,覃祥官的徒弟、今年已68岁的李兴成,给我们讲起覃祥官和合作医疗的故事。

   那时候,山里人穷,小病拖着,大病等死。覃祥官早年害过一场大病,为此还卖掉了一匹马,其二女儿也因传染病夭折。他发誓:“一定要改变山里人看不起病的面貌!”

   后来,覃祥官被推荐学医,到乐园公社卫生所端上“铁饭碗”。但不久,33岁的他却辞职回到当时的乐园公社三大队,创办大队卫生室,探索合作医疗。

   1966年,三大队召开大会,正式实行合作医疗制度——农民每人每年交1元合作医疗费,每次看病只交5分钱挂号费,吃药不用再交钱。

   药从哪儿来?覃祥官等村医使用土医、土药、土药房,药品自种、自采、自制、自用。老百姓纷纷加入到种药、献药、采药中来。半数农户建起药园,献出120多个药方、500多斤中草药,1200多人参加采药。

   两年后,《人民日报》头版头条报道了乐园村的探索,合作医疗在全国推广,惠及亿万农民。覃祥官多次受到毛泽东主席接见。

   2008年10月23日,覃祥官因病去世,享年76岁。他的墓碑上,刻着8个字——“中国合作医疗之父”。

   覃祥官的妻子刘维菊一直住在村里的老屋。丈夫留给她最深的印象,就是“马灯当电筒,草鞋当摩托,蓑衣当雨伞,一守病人就是几天几夜。”

   老村医的感动

   合作医疗发源地纪念馆二楼,有一张黑白照片,一位年轻村医正给老人看病。“那就是40多年前的我。”李兴成说。

   做了一辈子村医,李兴成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也成了合作医疗的受益者。

   去年,李兴成患上心肌梗塞,心脏里搭了3个支架。躺在病床上,没怎么出过大山的他心里直打鼓:“这得花多少钱啊?!”

   出院时,他的女儿卖了关子:“医药费一共7万多,你猜自费多少?”李兴成说:“报销一半,怎么也要自费三四万吧?”女儿把结账单给他一看,没想到,自费只有七千元。

   一瞬间,老村医的眼睛就红了。采访中,他也是抹着眼泪向记者讲述:“当时,我想起了师傅,想起当初创立合作医疗、满山挖草药的苦,如今想起来多么甜啊!”

   长阳县卫健局局长吴晓晴介绍,该县34%的贫困户是因病致贫、因病返贫,政府为贫困户建起五道防线。除了新农合、大病保险、民政救助,长阳还有健康扶贫兜底保障基金。首创“大病关爱壹佰基金”,每名党员干部每年捐100元。去年,长阳贫困人口看病综合报销比例达到90%。

   乐园村贫困户覃万寿,患病20多年,去年住院7次,在健康扶贫政策支持下,至今没有因看病欠过债。

   老妇人的歌谣

   乐园村山湾里,有栋新房和老房相连。覃祥菊正在屋里,照看89岁的老母亲。

   覃祥官的徒孙、村医李发丛背着医药箱上门,给老人测血压,指导用药饮食,“您要吃低盐、低油、低脂肪的食物,多吃蔬菜水果。每天前后甩手运动,坚持半个小时。”

   李发丛是覃祥菊的家庭医生。覃祥菊说,自从签约李医生后,看病方便多了。她母亲去年底因心脏病和关节积液,卧床两个月。李医生一个月内上门五次,为老人抽掉积液,调理身体。

   推行家庭医生签约制度以来,李发丛已签约1000个村民,这些人大多有慢性病,需长期跟踪治疗,其中高血压60人、糖尿病5人、精神障碍5人。

   如今在长阳,家庭医生每年为村民做一次免费体检,建一份电子健康档案,定期回访患有糖尿病、高血压等的村民。病人走不动的,医生带上设备,上门服务、送医送药。全县39个贫困村,由县级重点医院的医生来包保服务。

   如今,一批家庭医生行走山乡,将“祥官精神”代代相传。鸭子口乡独臂村医李友琼巡诊近30年,骑坏了12辆自行车,用坏了20多个出诊包。龙舟坪镇村医王良俊坚守大山40年,为2000多个孩子接种疫苗,被评为全国“十佳最美接种医生”。

   当地人说,长阳土家人“能说话的就会唱歌,能走路的就会跳舞”。40多年前很多歌唱合作医疗的歌谣,覃祥菊至今张口就能来一段:“乐园山花红艳艳,合作医疗淌园田……身在福中念党恩。”

   蹲点手记

   唯有初心最动人

   张真真

   上世纪60年代,覃祥官辞掉卫生所的“铁饭碗”,回乐园公社三大队探索合作医疗制度,只因不忍看山区老乡们饱受疾病之苦,痛百姓之所痛。

   从最初“土医、土药、土药房”支撑的传统合作医疗,到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制度不断完善,再到如今家庭医生走村入户悉心照料病人,基层医疗卫生制度不断完善的背后,是一颗颗共产党人为人民服务的赤诚初心。

   半个世纪过去,也许乐园村的老百姓已记不清覃祥官的模样,但农村合作医疗的故事、感人肺腑的歌谣,必将像共产党人的初心一样,代代相传,在历史长河中历久弥新。

热点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