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装箱首次“坐车”翻越三峡大坝 比经由大坝船闸节约近4天

2019-06-19 07:50 来源:湖北日报 责任编辑:李敏

图为:通过翻坝转运的集装箱,在秭归港起吊上船。(视觉网 向红梅 摄)

   湖北日报讯(记者张乐克、通讯员郑家裕)6月18日,满载3200吨东北玉米的货轮,停泊在葛洲坝下游宜昌白洋港,龙门起重机上下飞舞,128个标准集装箱次第上岸,换乘货车沿翻坝高速前行90公里,运抵三峡大坝上游的秭归港,再下水装船,全程用时约24个小时。

   “由此,三峡航运揭开新的一页,”宜昌市物流业发展中心副主任江华介绍,这是三峡枢纽首次开辟集装箱“水运转公路再转水运”(水公水)翻坝线路,其常态化运行将成为翻坝物流的“主干道”。

   “第一次集装箱水公水翻坝非常成功,比经由大坝船闸节约近4天。”宜昌白洋港集装箱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黄氙很兴奋。

   据统计,2018年三峡大坝过货量破纪录达到1.44亿吨,远超1亿吨设计能力。三峡坝区核心区平均每天积压待闸船舶580艘左右,货运船舶通过三峡大坝船闸平均需要5天。

   解决长江航运“肠梗阻”问题,功夫在岸上。我省以三峡大坝为节点,以“两坝(三峡大坝、葛洲坝)两港(茅坪港、白洋港)两园(翻坝物流园、白洋物流园)”为核心,建设宜昌港口型国家物流枢纽,构建江海铁、江海公、水公水、水水(过驳)4种联运模式,打造“北粮南运西进”“粮肥互换”“商品车滚装翻坝”等特色物流品牌,以高效联运,吸引货物上岸后通过铁路直接进行大分流,或经疏港公路开展翻坝小转运,形成三峡枢纽“大分流小转运”多式联运发展格局。

   宜昌建投集团董事长邓钧介绍,今年预计通过各种翻坝联运手段,可分流三峡过闸运量共计约800万吨。

   为进一步扩大集装箱翻坝转运量,宜昌正积极争取,拟对进出白洋港的国际标准箱运输车辆通过白洋收费站、宜昌长江公路大桥北站、猇亭收费站时,实行高速公路通行费50%优惠,并出台对集装箱翻坝转运的专项补贴政策。

   链接

   多式联运纾解三峡“肠梗阻”

   湖北日报全媒记者 张乐克 通讯员 郑家裕 邬妍

   6月18日,随着三峡枢纽首次开辟集装箱翻坝线路,宣告“秭归港—白洋港”为核心枢纽的多式联运翻坝体系已初步建成。

   破解长江物流瓶颈,释放中西部经济发展潜能,已经成为国家战略。紧盯水陆联运,我省正加快建设一条综合、立体、绿色交通走廊,从根本上缓解三峡通道紧张,解决长江水运梗阻之痛。

   梗阻之痛:五大沿江产业长廊受阻

   6月11日,秭归县沙湾锚地,薄雾在晨曦中消散,江岸停泊40多艘货轮轮廓变得清晰,密密匝匝,错落有致。

   “等了一夜,都是准备过坝的。”宋明洪打开茶杯,抿一口浓茶说道。宋明洪是长航集团实施“新长江战略”投入长江运输的第一艘 6700吨散货船——“新长江06001”号船长。

   “在长江航运跑了27年多,眼睁睁看着大坝船闸越来越堵。”他带着一口浓厚的重庆口音说,随着三峡大坝截流,重庆奉节至四川宜宾段最低航道水深提高到2.7米,可全天候双向通行,航运猛增,川江流金淌银,重庆港吞吐达1亿吨,目前上游港口规划吞吐能力超3亿吨,这样的发展势头,凸显三峡大坝通行“卡口”矛盾尖锐。

   据三峡通航管理局统计,2018年三峡大坝过货量达到1.44亿吨,远超1亿吨设计能力,且每年增长10%左右。

   水运是进出西南市场成本最低的运输方式,仅汽车每年过坝就达120万辆。三峡现代物流公司总经理滕益众说,去年柳州某汽车品牌因过坝物流梗阻,在武汉前置库积压近3000台,上游四川经销商长时间提不到车。

   长江航运梗阻,受损不只汽车产业。全国500强企业近一半聚集长江沿岸,沿江钢铁、石化、电子、建材等五大产业走廊均受影响。

   不仅如此,长江宜昌段面临生态环保压力。宜昌市发改委主任郭康新称,积压待闸的船舶给长江的水质和空气带来污染。

   先行探索:今年建成4条多式联运翻坝线路

   秭归港,在三峡大坝上游直线距离2.5公里处,沿江下行直线距离60余公里,就是葛洲坝下游的白洋港。这两港之间,围绕破解翻坝难题,正进行一系列闪转腾挪。“白洋-秭归(茅坪)”翻坝组合,吸引货物上岸后,或经铁路大分流,或经公路翻坝小转运,形成“大分流小转运”多式联运格局。

   6月18日正式启动集装箱“水公水”翻坝。3200吨来自辽宁营口港东北玉米,在白洋港上岸后,换乘集卡车队,记者一路跟随转运货车,来到秭归港。承接上游航运的民生轮船“民仁号”货轮在此等候多时,当天,这批玉米悉数登船发往重庆。货主中粮贸易(大连)集装箱有限公司销售部经理祁青松感触颇深:“这不仅节约了时间,更能缓解资金周转压力。”

   “汽车和集装箱附加值较高,时效更敏感,翻坝转运需求较强。”宜昌市物流发展中心副主任江华介绍,今年以来,宜昌已经新开通4条多式联运线路,其中3月启动商品汽车滚装翻坝,近15种品牌4.62万辆汽车,实现快速通过三峡,平均用时不到1天。

   东风本田销售科相关工作人员称,采取“水公水”转运翻坝,每台车运输成本增加不到200元,而西南市场7天用户交付周期获保障,实现“轻库存”精细管理。

   江华预计,今年作为三峡枢纽启动转运分流第一年,集装箱铁水联运量将达到2万标箱,集装箱翻坝转运3.5万标箱,滚装商品车翻坝运输12万辆,滚装货车公水转运约20万辆,可分流三峡过闸运量共计约800万吨。随着港口吞吐能力扩容,多条疏港铁路、翻坝公路、油气管道等项目推进,以及翻坝补贴政策扩面,该数字还会迅速扩大。

   港产一体:长江经济带上绽放新业态

   “我们不做简单的翻坝搬卸工。”“白洋港-秭归港”三峡翻坝枢纽建设运营主体——宜昌交投公司董事长殷俊称,两个港口都是“前港后园+水公铁”布局,将利用亿吨商货过三峡的发展机遇,培育新业态、孵化新经济。

   过去,东北粮食运往西南市场,路线是从辽宁营口至重庆港,再分流到川渝地区,整个行程约25天。近年来,三峡大坝上行拥堵,时效不能保证,粮食贸易商很是发愁,因为超过25天,玉米等就会发芽变质。若在梅雨季节,货损率更高。

   中粮贸易公司祁青松说,摆在大多数粮贸企业面前的有两个选择,要么在武汉上岸转运重庆,要么在宜昌上岸向川渝分流。综合算账后,中粮等贸易商们纷纷选择了宜昌。

   为什么?

   “我们想的是如何给贸易商降成本,而不是赚他们的搬运费。”殷俊介绍,白洋港拿出“物流+贸易”的粮食全程供应链服务,与中粮集团合作,将在港口存储期间的贸易粮,通过武汉国家粮食交易中心采取电子竞价交易方式进行销售,增加收入。此外,“海进江”的粮食到了白洋港后,衔接公路运输,辐射宜昌周边200公里。

   为贴身服务西南市场,白洋港区建设了粮食加工仓储中心,以物流招商加工企业,把重庆上游加工企业吸引过来,直接在港区加工,再配送到西南地区。为避免货轮空回,白洋港还将宜昌优势产品化肥,通过江海联运的方式运往东北,“粮肥互换”,进一步降低物流成本。

   如今,白洋港每月粮食集港量3万吨以上,每月3500吨以上通过水铁联运发往云贵川,既减轻了货物大坝过闸压力,又促进区域协调发展,孵化出加工贸易、供应链金融、大宗商品交易中心、航运数据中心等新经济。

《湖北日报》2019年6月19日06版

热点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