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老板虚假诉讼转移财产,法官抽丝剥茧还原真相 揭秘“蹊跷官司” 为农民工讨薪90万

2019-03-15 14:02 来源:三峡商报 责任编辑:李敏

  三峡商报全媒记者王晶晶 通讯员石志宏 张洲瑜

  阅读提示:

  被告“老赖”老板企图利用外地的虚假诉讼逃避法院的执行,将理应发放给工人的工资据为己有,“偷天换日”眼见就要成功,可没有骗过执行法官,这是一番斗智斗勇的较量……

  “谢谢法官,帮我们要回血汗钱。”日前,在秭归县人民法院集中兑付农民工工资大会上,农民工代表老李激动地领回自己近两年的工资后高兴地说。当日,秭归法院将追回的一笔90多万元的劳务工资款项,发放给了19个农民工兄弟。 3月9日,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在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第二次全体会议上,作最高人民法院工作报告,提到利用三年时间“基本解决执行难”取得重大进展。而我市法院积极开展执行攻坚活动,2016年3月以来,全市法院共执结案件47642件,执行到位金额163亿元。

  19名农民工集体“讨薪” 2015年,宜昌星辰公司(化名)与秭归某乡镇政府签订工程合同,负责修葺通村公路、卡五公路硬化及某公路新修工程。在此期间,星辰公司雇用多名农民工为其工程施工。因经营不善,两年间星辰公司拖欠了19名农民工共计90余万元的工资,农民工共同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 由于星辰公司已濒临破产,在该路段的工程也未完工,秭归某乡镇政府考虑到农民工工资的问题,核算了工程已完成的部分,提前支付了部分工程款,让星辰公司得以支付农民工工资。蹊跷的“债权纠纷案” 为尽快将款项拨发到农民工手中,秭归法院启动了先予执行程序,但执行干警在前往星辰公司账户开户行进行查询时,发现这笔工程款已被重庆市南岸区法院划走,缘由指向南岸区法院的一起民事诉讼案:董某诉星辰公司法人屈某偿还欠款,由于屈某是公司法人,公司即有连带责任,南岸区法院判决由星辰公司和屈某共同偿还董某1150万元。案件已进入执行程序,案款暂由南岸区法院划走、冻结。 “看来是星辰公司又陷入了新的债权纠纷。”秭归法院党组成员、执行局局长梅建分析,然而,这些问题却困扰着他:星辰公司常在宜昌市内活动,没有在外地经营业务的迹象,怎么突然跑到重庆卖股权、打官司?这个董某就是星辰公司原股东,那新老板屈某又是何许人?星辰公司怎么突然转移到了他名下?屈某新官上任,为什么要花这么大的代价收购债台高筑的星辰公司? “偷天换日”转移公司财产 半年时间里,秭归法院执行干警先后四次前往重庆、兴山、松滋等地,联系当地公安、法院、工商、房管等部门,搜集相关证据。 在此期间,执行干警也传唤了星辰公司新法人屈某并对其拘留、审问,但屈某一口咬定“我们是在重庆刚巧碰见,入股星辰公司是纯粹的经营行为……” 经过多次走访、调查、取证,几条重要的证据线索终于渐渐清晰了起来:星辰公司原股东董某与星辰公司现股东是亲戚关系,后来,董某将公司全部股权转让给屈某,两人平时常在宜昌境内活动。2016年的一天,两人乘坐同一趟动车前往重庆签署“股权转让协议”,两日后同车返程。 几趟重庆之行下来,公司原老板董某掏空了公司财产、撇清了责任,而这个“空壳公司”和所有的债务却全都由一无所有的屈某承担。线索汇聚,屈某与董某在背后不可告人的“秘密”呼之欲出。协助追回90余万工资经过联系,梅建带领执行干警前往重庆市南岸区法院,出示了相关证据,并对此案当事人的诉讼动机提出了质疑,希望得到重庆南岸区法院方面的协助。 重庆市南岸区法院法官了解案情后,表示愿意支持秭归方面行动,且提出了合法的解决办法。经过必要的程序等待,秭归法院提交证据,推动南岸区法院启动再审,撤销了董某与屈某一案的诉讼裁定,工程款项顺利解冻、退回。 近日,通过秭归法院的集中发放,农民工兄弟们终于拿到了90余万元血汗钱。

热点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