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服高海拔 穿行无人区 两度骑行西藏 宜昌小伙32天征服“世界最高公路”

2019-11-13 09:46 来源:三峡商报 责任编辑:李敏

  张海益骑行西藏资料图 本人供图

  三峡商报全媒记者高然 通讯员朱钰捷

  阅读提示

  拥抱自然,心怀敬畏。站在西藏拉萨布达拉宫前,34岁的宜昌小伙张海益闭上双眼抬头朝着天空,任由阳光洒在脸上,回味着一路以来的点点滴滴。一人、一车、一心、60斤负重,无信号,缺补给,在5000米海拔公路上奋力骑行,穿越无人区,2600公里,从新疆来到西藏,战胜了自我。

  2019年8月1日,张海益从新疆叶城县出发骑行去往西藏拉萨布达拉宫,成功挑战平均海拔4500米以上的“新藏线”——“世界海拔最高的公路”。他想用这种方式挑战自我极限,为新中国成立70周年献礼。张海益已经从“川藏南线”、“新藏线”两度骑行西藏,他希望在10年以内通过骑行挑战所有进藏公路。

  热爱运动 骑行西藏圆梦想

  热爱生活,喜欢运动。34岁的宜都陆城小伙张海益给自己取了网名“太阳”,希望将这两个字带往不同的“高度”。一直在新能源光伏行业摸爬滚打的张海益如今有了自己的公司,闲暇之余他愿意把更多的精力投入到自己喜爱的运动中。

  一次偶然的机会,他接触到了骑行,听着身边的朋友讲述一次一次骑行经历,张海益跃跃欲试。2017年10月,他看到了自己曾经的QQ签名“希望去追求西藏的神秘。”怀揣着梦想,他拥有了自己人生第一辆单车。

  第一次的长途骑行,邀上了三五个骑友。2018年2月,他们共骑行七天,途经700多公里,穿越了神秘的华中屋脊——神农架林区,看到了雪中的神农架。“骑行出游的魅力是驾车无法比拟的,对于骑行去西藏的渴望越来越浓。”张海益万分期待。

  2018年5月,张海益做足了充分的准备,在骑行群里组队,跟随着大部队,踏上了去往西藏之路。27天,2150公里,从四川进藏,经过川藏南线G318,一路美景让他终生难忘。到达西藏,沐浴最纯粹的阳光,他觉得心灵都得到了净化。他暗暗发誓,西藏,明年再见!

  再次出发

  一人一车挑战极限

  “这次我要挑战世界海拔最高公路!”2019年张海益决定再次出发,企图征服这条让全世界骑友都向往的“终极之路”,为新中国成立70周年献上一份自己的祝福。

  刚刚从西藏回来的张海益就开始计划再次进藏的路线,这次他希望骑行“新藏线”G219,为了这次旅程,他足足准备了一年时间。每天坚持跑步锻炼体能,请教骑行成功的骑手做足攻略。一切准备妥当,张海益开始在网上征集队友,但是经过为期一个多月的寻找,这次只有四人愿意同行。

  2019年8月1日,5人从新疆叶城县出发,毅然踏上了征程。随着越来越深入,眼看着周边的风景从城市变成乱石堆,气温也在逐渐降低,环境越来越恶劣,在第二天三位骑友就选择放弃,另一位骑友也因为边防证丢失,搭车去往了下一站补办。5人队伍仅剩了张海益一人。

  “就算只剩一人,我也会继续挑战下去。”没有水、没有电、没有信号、没有队友。一人一车,他咬着牙朝着更高的海拔攀登。

  克服不适

  终遇团队共同前行

  平均海拔即将步入4500米,在这里,强烈的高反让大部分挑战者折返,骑行的第三天,张海益也没能幸免,从1350米仅仅三天时间就来到了4500米,强烈的不适张海益不得不暂时扎营。没有信号、孤身一人,继续向前可能会送掉性命,但张海益不愿做个胆小鬼。经过2天的休整,最后他坚持了下来,战胜了高反,继续前行。

  孤独的三天,他一个人扎营,一个人吃着干粮,一个人看着沿途的风景,没有人分享。骑行的第六天,他终于碰上了一支10人的团队,那是他在叶城时一起出发的另一支队伍。即将进入无人区,团队之间能够相互帮助,张海益选择加入了他们。

  “今天我又遇到一群朋友,我们聊的很开心。西藏,等着我!”天色慢慢暗下来,张海益一个人躲在帐篷里,打着手电筒,记录着一路以来的点点滴滴。陌生的地方,刚认识的队友,相互的扶持前行,不落下一人,张海益感觉莫名的温暖。

  相互帮助

  战胜困难穿过无人区

  无人区,白天气温逼近零摄氏度,260多公里,需要三天才能穿过。这时的平均海拔已经攀升至5200米,蜿蜒的山路,路上全是碎石,看不到一点人烟,随时有野生动物出没,11人小心前行。

  穿过无人区的第一天,张海益一行就遇到了巨大的困难。强逆风吹得这支队伍东倒西歪,张海益几次差点从车上摔下来,只能勉强推车前行。可是眼看着已经下午六点,距离天黑只有几个小时时间,张海益犯了难。“身在无人区,要是天黑以前到不了补给站,这么大的风根本无法扎营,等待我们的就是野兽的袭击。”经过再三权衡,为了团队的安全,队长让全员搭车去往下一个补给站。

  在货车上的张海益抱着单车,十分的不甘心。唯一的一次30公里搭车经历是他一辈子的遗憾。

  傍晚他们发现了一件以前养护工人使用后废弃的活动板房落脚。夜深,张海益一直都没能安稳的睡下,大风吹得板房窗户嘎嘎直响,偶尔有狼叫声传来,让人汗毛竖立。

  一路上团队相互帮助,有人骑不动了,马上就有人来帮忙分担行李,有人的干粮吃完了,同伴会将自己的食物毫不吝啬的分享,张海益心里暖暖的。

  超越自我

  成功挑战海拔最高公路

  接下来的十多天,陆续有队友退出团队,有人因为计划的路程不同告别,有人因为肺水肿不得不离开。骑行21天张海益到达了仲巴县,又只剩下了孤身一人。

  漫长的骑行,张海益平均每天前行100公里,路过仲巴沙丘,雅江源头湿地,达吉岭寺扎什伦布寺。9月1日,第32天,一人、一车、一心,60斤负重,骑行2600公里,克服高海拔,穿过无人区,战胜了“新藏线”,张海益终于再次来到了布达拉宫前。

  再次看见布达拉宫,张海益脸上少了些许骄傲,多了一份对大自然的敬畏。“一路走来太多的不容易,我战胜了自己。我也用自己的行动告诉和我一样热爱骑行,热爱西藏的朋友,新藏线也是能够战胜的。”张海益说。

  如今张海益正在计划着第三次的进藏,他希望用10年时间骑行进藏的所有线路,去征服更多远方。

热点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