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患老年痴呆 宜昌“温情丈夫”寸步不离守护 哪怕她忘了全世界,唯独不会忘记我!

2019-08-15 09:16 来源:三峡商报 责任编辑:李敏

黎斌扶着妻子下楼 三峡商报全媒记者吴延 摄

  三峡商报全媒记者高然 通讯员王媛媛

  阅读提示

  深夜一点,宜昌市万寿桥街办杨岔路社区里的一栋老旧单元楼里,和往常一样,60岁的周景从床上坐了起来,严重的阿尔茨海默病(老年性痴呆)扰乱了神经每天到点就得起床,61岁的丈夫黎斌默默起来帮她把衣服披好,拿起童话故事书给她讲起故事,虽然他知道这样对妻子的病情没有丝毫帮助,但看见妻子开心的笑,他就觉得很满足。

  黎斌和周景是初中同学,也住在一个大院,为了爱情相互等候。1983年,他们不顾家人反对决定裸婚。36年的婚姻生活里,两口子从来没有为了一件事吵过架。 2015年开始,妻子的记忆力逐渐衰退,患上阿尔茨海默病。从此黎斌上班、出门都会带着妻子,因为妻子患病前爱美,他还专门学习了化妆。他的温情被传为了一段佳话。

  “我在最好的年华遇见你”

  8月8日上午8点30分,夷陵大道226号单元楼的7楼,记者踏上已经有些破损的阶梯看到了正在招手的黎斌。走进房间,周景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目光有些呆滞身子却不老实,有些多动,隔一会就会挪个窝,进屋的十多分钟里,黎斌已经六次调整了电扇吹风的角度,好让她不会被热到。

  不少皱纹已经爬上了周景的脸颊,虽然已经60岁却能看得出年轻时的她是个风风火火的女人。坐在沙发上,黎斌回忆起与周景的相识。

  两人从小住在一个大院,年龄又相仿,周景受了欺负,黎斌总是为她出头,有时候身上被打的青一块紫一块。周景性格活泼,又喜欢跳舞,黎斌总会偷偷躲在人群里看着自己心中的白天鹅起舞。高中毕业,黎斌没能考取大学,下乡去了当阳林场,而周景则去了一所外地大学,书信成了他们的红线连着两位情窦初开的青年男女。

  1976年,黎斌从林场回到城市被分配进了建筑系统,周景成了一位仓库保管员。“在当时,周景的工作是每个女孩子都梦寐以求的,而我的工作确实既辛苦也攒不下钱。她从未对我有一点嫌弃,让我认定她就是我想要一辈子保护的那个人。”黎斌眼中透露出感激。

  1983年,黎斌揣着仅有的1000元和风华正茂的周景结为夫妻,收获了自己的爱情。黎斌为她收敛起了自己的脾气当起了奶爸,周景为他脱去脂粉走进了厨房。

   “她忘记了所有人却还记得我”

  2015年的冬天,宜昌的气温让人忍不住缩了缩脖子,这是黎斌噩梦的开始。周景丢三落四成了常态,黎斌本没有多在意,可他后来渐渐发现妻子锁门会忘记拔钥匙,做饭经常忘了关煤气,开了的灯也常常不关。2016年春节过完,黎斌带着妻子在医院一检查才知道周景已经患上了老年性痴呆,病情渐渐加重的她开始忘记身边的人,开始记不清几分钟之前发生的事情。看着目光逐渐涣散的周景,黎斌心疼的抱紧了她。

  黎斌四处求医,上网查找治疗的办法,最终现实告诉他,周景的病,治不好。他哭了一夜,撕心裂肺。

  从那时候起黎斌走进了他从未踏进的厨房,系上了围裙。病后的周景像个孩子,几乎只记得这个陪了自己三十多年的男人。黎斌开始带着妻子去上班,遇到事情需要出差,他就将妻子托付给自己的亲人,尽量能够当天来回。他会把妻子每顿饭都安排的尽量丰盛营养,他会陪着妻子一起看电视,他会像个小丑一样变着花样逗着她开心。

  病魔并未停止它的魔爪,周景的病情开始恶化,说话口齿不清,生活难以自理,秽物弄的满床都是,这个男人从来不会抱怨,默默的收拾。他知道,如果此刻病的是他,她也会如此。

   “我只想让她永远活在童话里”

  凌晨一点,黎斌睁开眼,妻子已经安静的坐在了一边。病情加重后,周景的精神受到影响,晚上九点睡下,凌晨一点准时就会清醒。黎斌开始调整自己的生物钟,跟着妻子同睡同起。

  看着妻子无聊,他会找到近几天的报纸,给她读一读新闻,找来各种各样的故事书籍,边讲边做动作,生动的演绎故事的情节,虽然周景可能几分钟就会忘记,但却也听的津津有味。“近两年来,我都是跟她一起凌晨一点起床,只是有一次实在太累了,就躺在沙发上睡着了,后来就被妻子的尖叫声惊醒,周景不小心摔断了手指。我不应该留下她一人。”黎斌到如今都十分内疚。

  镜子前,黎斌熟练的为周景打上粉底,用眉笔描上了时下最流行的眉毛,最后再均匀的涂上口红,画上了一个美美的妆。化妆,黎斌以前不会,这是妻子病后才慢慢学会的,周景病了他也要让她漂漂亮亮的。“她以前就爱美,出门前一定要打扮。看了这么多次,虽然不专业,但我也能帮她打理一下。”如今只要出门,黎斌就会花上十几分钟给妻子细心打扮。

  每天的九点是他们出门的时间,他会推着轮椅带着妻子从沿江大道一直走到福绥路的老屋去转上一圈,跟以前的街坊邻居聊聊天,他觉得这样能够有效的缓解她的症状,毕竟这些街坊都是他们曾经的儿时玩伴,能够勾起她不少美好的回忆。

   “别怕,就算倒你也会倒在我怀里”

  周景不喜欢下楼,看见楼梯她会害怕的不住哆嗦,20多公分的距离在她看来就像儿时难以逾越的堡坎。

  黎斌走在前面,转过身,牵着周景的手,用身体护住周景可能摔倒的方向。“别怕,就算你摔倒了,也只会摔进我的怀里,不会疼的。”黎斌在一边鼓励。并非是黎斌不愿意背着妻子,医生告诉他适当的运动能够有效的缓解病情的加重。

  今年6月,一向身体很好的黎斌因为高血压和心脏病被强制住院,但是放心不下妻子的他在入院第四天就偷偷回了家。妻子看不见他,会害怕,虽然将她托付给了亲人,但他依然不放心,脑袋里想象过妻子一个人可能发生的危险,他彻夜难眠。

  两口子的退休工资并不高,加起来不过4000多元。他不顾亲友的劝阻,坚持给妻子用进口药,仅仅妻子一个人的药费每月就得近3000元。“其实国产药能便宜不少,但是只要是能缓解她的病情,多少钱我都给。等到我实在熬不住了,再想其他办法。”黎斌说。

  现在的周景像个孩子,黎斌就像照顾孩子一样照顾她。每次出门,黎斌都会背上一个大包,里面装着纸尿布、干净的衣服、药品、水、化妆品……可能发生的一切情况,这个男人都会考虑得到。

  周景给过他温柔,黎斌用成倍的爱来回报。黎斌希望自己的身体不会在妻子离开之前垮掉,他希望接下来的十年、二十年依然能成为她依靠的那棵大树,坚毅不倒。

热点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