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山飞地经济“飞”得更高

2018-01-05 09:34 来源:湖北日报 责任编辑:李好

打破区划约束跳出大山谋发展

  1月3日,从兴山县税务部门传出喜讯,该县飞地经济带来的年利税首次突破1亿元大关!

  一个“飞”字,打破原有行政区划限制,鼓励企业向平原地区转移,实现两地资源互补、经济协调发展、税收共同分享。

  依托飞地,该县兴发集团14年间经济规模壮大20倍,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黄磷厂,成长为上市公司,进入中国企业500强行列。

  兴山县委书记汪小波说,山区县发展与保护的矛盾非常突出,飞地经济是破解这一矛盾的有效方法,兴山将致力于打造全省“飞地经济”示范县。

  “飞”出大山,小企业长成全国500强

  兴山,因山而兴,山峦叠嶂。

  县志记载,兴山县共有3580座山头,全域85%的土地是山地。

  连绵大山,成为制约兴山工业发展、强县富民的巨大障碍。

  去年12月28日,湖北日报全媒记者来到峡口镇时,但见“175米蓄水位”的标识异常醒目。兴山因三峡水库蓄水,县城整体搬迁,沿河分布的62家工矿企业被淹。据统计,受淹企业当年产值占全县工业总产值的75%。

  三峡工程建设,生态环保是一项重大课题,中央要求,既要建设重大工程,更要保护生态环境。兴山县域经济发展空间,越来越少。

  该县当时的骨干企业——兴发集团从平邑口搬到白沙河,新建两个300亩的生产基地,暂时满足了发展需求。

  该集团总经理易行国说,找遍全县,没有一块几百亩连片的平地;客商下了飞机,要颠簸4小时到兴山;2000年好不容易从名校招来20名大学生,一眨眼,走了一半……“留在兴山,只有死路一条!”

  在省和宜昌市大力支持下,兴山县委县政府拍板:支持兴发集团走出去。

  2004年,在宜昌市和猇亭区的支持下,以兴发集团收购原宜昌中磷化工为契机,兴山在宜昌开发区猇亭工业园“借地”500亩,建起宜昌精细化工园。

  走出大山,困难迎刃而解。

  易行国介绍,兴发集团在猇亭工业园以商招商,产业链上下游企业纷纷集聚,生产成本大幅下降;随着产业链的扩展,工业园从最初的500亩扩大到4000亩;如今,全集团已有1800多名本科及以上学历员工,其中70%集中在猇亭工业园。

  2011年,兴发集团销售收入达116亿元,实现了“百亿兴发”的突破;2015年,首次跻身中国企业500强榜单,位居第497位。

  如今,兴发集团已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六偏磷酸钠和中国最大的三聚磷酸钠生产企业。

  从1.0到3.0,互惠共生“飞出”好效益

  去年12月26日,湖北日报全媒记者来到位于宜昌高新区的双汇公司,员工们正里外忙碌,设备满负荷运转,运货车满载而去。公司负责人说,今年公司产值近20亿元。

  宜昌双汇公司是兴山飞地经济的“元老级”企业。

  据介绍,兴山飞地经济已经历了三个阶段,产业模式不断优化。

  1998年,国务院在涪陵召开全国对口支援三峡库区会议。很多项目想支援兴山,却苦于土地和生产要素匮乏,落地艰难。

  2000年,在宜昌市政府协调下,兴山在宜昌开发区“借地”300亩,建设兴山工业园。兴山飞地经济1.0阶段,就此开启。

  当时的300亩飞地工业园区内,每个项目都有工作专班和考核办法,所有项目一路绿灯,时任县委书记七上河南、十下武汉,终于引进河南双汇、海南椰风等项目。如今,宜昌双汇公司每年为兴山贡献税收2000多万元。

  在1.0阶段,产业模式比较粗放,招商时“捡到筐里就是菜”,缺乏产业集群和项目体系设计。

  2004年,兴发集团“飞”出兴山,在猇亭建设精细化工产业园,兴山飞地经济进入2.0阶段。2017年1月至11月,兴发猇亭园区为兴山带回8000万元税收。

  在2.0阶段,兴山不再盲目招商,而是更重视产业规划。以兴发为龙头,围绕园区产业定位,以商招商,不断延长产业链条。如今,猇亭精细化工园集聚12家企业,产业耦合度较高,被评为全国首个磷化工循环产业园,成为标杆。

  2009年,兴发在宜都投资50亿元,建设宜都兴发化工工业园,占地3000亩。去年上半年,兴山与宜都签订飞地经济合作协议,将飞地扩展到12600亩。至此,兴山飞地经济进入3.0阶段。

  在3.0阶段,兴山飞地经济在项目内容、投融资体制、权责划分等方面作出全新探索:项目内容升级,引进科技含量高、产品附加值高的产业项目;布局在长江1公里范围外,更加注重环保效益;宜都负责园区外水路电路等配套,兴发负责园区内建设及招商。

  良性发展,尚需解决多个痛点

  从1.0到3.0,看似平稳,实则波澜重重。

  飞地经济的初衷是“跳出兴山、发展兴山”。一些人对此一直心存疑虑。

  有人说,工业、实体都在外地,县里一片空白,面子上不好看;

  有人说,税收和外地分成,只能收回40%,太吃亏;

  有人担忧,如果以后国家政策变了,企业都在外面,会不会竹篮打水一场空?

  飞地经济看似简单,操作起来并不容易。比如分税,就需解决多重难题:

  一开始,让“飞入地”收税,转交一部分给兴山,但经常遇到障碍;接着,尝试直接从上级财政里划拨,但审批流程极为复杂;最后,通过两地财税系统直接对接,才解决了问题。

  针对诸多痛点,兴山县委书记汪小波建议:“飞地经济要良性发展,必须优化合作模式、固化权责关系、简化流程。”

  所谓“优化合作模式”,即“飞出地”和“飞入地”以企业为中心,取长补短,共同提供要素支撑;所谓“固化权责关系”,即在征地拆迁、融资服务、税收分成等方面,要形成长期稳定的协议;所谓“简化流程”,即不人为地设置障碍。

  (记者 唐宜贵 吴擒虎 通讯员 邹远景)

《湖北日报》2018年1月5日第11版

热点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