敛财1亿,“黑茶传销”的末日狂欢

2018-09-07 11:07 来源:三峡宜昌网—三峡商报 责任编辑:李敏

抓捕现场 通讯员 陈娅君 摄

  阅读提示

  2017年9月,曾经盛极一时的巴蜀黑茶,因产品销售困难,公司总经理听从他人建议采用“新型的营销模式——互联网+会员模式”来解决销售难题,即以黑茶为媒介,以高额返利诱惑吸纳会员并囤积资金,利用会员发展下线来促进产品的销售。为此,团队专门注册了公司,在短短两个月内,平台注册会员账号达25068个,吸纳投资1.64亿元。宜都警方经过大量调查,锁定团伙核心人物,并于去年年底收网,追缴冻结部分涉案资金。昨日,宜都市公安局对外发布该市首起网络传销案侦破详情,截至目前,已对34名涉案人员采取刑事强制措施。该案因犯罪手段新颖、涉案金额巨大而备受关注。

  披着合法外衣的 销售公司

  打开网络搜索引擎键入“中联巴蜀”,宜都市公安局于2017年12月上旬连续两次发出的“中联巴蜀贸易发展股份有限公司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的公告赫然在目,提醒广大市民“不要再继续投资”。

  2017年11月中旬,宜都警方得到线索:位于该市某镇的一家黑茶公司有大量人员聚集讲课,疑似传销组织,警方秘密进入厂区侦查。同月,浙江警方发来协查通报,当地有一位女士在一个叫“中联巴蜀贸易发展有限公司”的网络平台投资数万元后,平台关闭。经宜都警方深入调查,在某镇确系有一家中联巴蜀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联巴蜀”),于2017年9月在工商部门注册成立,负责人陈某,该公司利用网络平台销售黑茶。浙江该女士投资的平台,正是中联巴蜀正在打击的野平台。

  虽与浙江案无关,但中联巴蜀疑似传销的销售模式却引起宜都警方重视。同年11月底,警方立案侦查。

  万余人蜂拥而至的

  “饕餮盛宴”

  抽丝剥茧,斗智斗勇,这个披着合法外衣的传销组织渐渐显露出本来面目。

  中联巴蜀,打着“互联网经济”、“响应国家号召大众创业”等幌子,以黑茶产品为依托,实行免费考察、旅游等方式从事传销活动。会员凭手机号码在公司开发的网络平台注册,缴纳500元至40000元不等的“入门费”加入,不仅可以得到黑茶产品,存在后台的资金还可得到高达2%的日收益,鼓吹通过发展下线人员,以人头数量计算报酬的传销骗局。该公司利用微信群、论坛等网络平台进行宣传。尽管大家将信将疑,但高额回报还是吸纳了大量人员注册,并很快开枝散叶,会员遍布全国31个省。截至2017年12月1日,平台注册会员账号达25068个,会员层级数为36层,涉案充值会员15376人,会员充值金额高达1.64亿元。

  2017年12月1日,宜都警方展开收网行动,分赴中联巴蜀公司、湖北武汉、荆门、潜江、湖南长沙、浙江杭州、福建晋江、重庆、北京等地,以陈某为首的传销骨干成员纷纷落网。截至发稿,警方已对34人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互联网+”模式后的

  传销真相

  一念之差,命运改写。传销团伙中的骨干陈某,原本是某黑茶公司的总经理。2014年,该黑茶公司投资1个多亿注册成立,主要生产、销售黑茶,并在宜都某镇修建有七层楼高的办公大楼和生产厂房,陈某担任公司总经理,曾盛极一时。然而,到了2017年6月底,产品销售面临困难,胡某向陈某建议,采用新型的营销模式即会员模式来解决销售问题。

  同年7月,胡某邀约任某到某黑茶公司,向陈某等高层详细陈述了其所设计的新型营销模式得到一致同意。确定成立中联巴蜀,独立于黑茶公司之外。在陈某的组织协调下,最终形成了中联巴蜀传销活动的运行模式。同年9月18日,中联巴蜀注册资本5000万,成立具有独立法人资格的销售公司,胡某任法人,陈某任董事长,挂牌在黑茶公司大楼,骨干成员分别任要职,发展下级传销会员。同年10月5日,中联巴蜀pc端网址及手机app正式上线,大量会员注册充值。

  解密中联巴蜀的

  传销模式

  办案民警向记者介绍了中联巴蜀的传销模式。会员通过手机号注册后,在平台充值500元到40000元不等的金额,购买相应价值的黑茶,还能获得充值金额双倍的茶苗余额(每棵茶苗等于一元钱)。兑换茶苗的次日起,即可享受日收益达2%的“静态收益”。会员可提现(扣除10%手续费)或继续复投兑换茶苗。

  “以会员投资1万元为例,每日收益提现不复投的话,大约36天可以拿回1万元本金,此后仍可以获得返点提成并提现或者复投,”办案民警介绍。老会员发展新会员注册购买黑茶,会有奖励提成,称为“动态收益”。为吸引客户,公司为来考察者提供免费食宿、报销路费、安排专车接送。优渥的条件,高额的回报,在网络上吸引了众多投资者,甚至有人用多个手机号注册多个会员,投资十余万元。

  “如果不及时打掉该团伙,参加的人会越来越多,发展到最后便是资金链断裂,平台关闭、投资者血本无归是迟早的事,”办案民警介绍。

  律师提醒

  参与传销者不受法律保护

  公安机关查明,从2017年10月5日至同年12月1日,平台注册会员账号达25068个,吸纳投资1.64亿元,追缴冻结部分涉案资金。目前,涉案的34名犯罪嫌疑人都将被追究刑事责任。

  一万多名会员,几乎都是冲着“高额回报”而去,案发后却是一场“鸡飞蛋打”,有人质疑,案件侦破以后,投资者是否可以拿回投资?答案是“不行”。

  湖北省诚业律师事务所律师姜启伟介绍,参与传销是违法犯罪行为。2009年出台的《刑法修正案(七)》,正式规定了“组织、领导传销罪”:“组织、领导以推销商品、提供服务等经营活动为名,要求参加者以缴纳费用或购买商品、服务等方式获得加入资格,并按照一定顺序组成层级,直接或者间接以发展人员的数量作为计酬或者返利依据,引诱、胁迫参加者继续发展他人参加,骗取财物,扰乱经济社会秩序的传销活动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此外,不仅组织、领导传销活动是违法犯罪,参与传销同样也违法。根据《禁止传销条例》规定,参加传销的,由工商行政管理部门责令停止违法行为,情节严重的可处拘役或劳动教养,一般参与者可以处2000元以下的罚款。参与传销者遭受的财产损失也无法挽回。传销害人害己,广大人民群众一定要擦亮双眼,拒绝传销,远离传销。

  延伸阅读

  新型传销危害更大

  办案民警介绍,随着大数据和移动互联时代的迅猛发展,一种新型的、变相的、危害更大的传销方式——“网络+商品+拉人头”相结合的新型非法传销,以迅猛的速度在全国蔓延。

  网络传销有别于传统传销的最重要特征,就是不限制参加者的人身自由,虽然两者都需要对参加者“洗脑”,但手法却有很大不同,传统传销以限制人身自由加暴风式“填鸭”灌输方式,而网络传销则以说教诱惑为主,洗脑洗心,让参与者无法自拔。

  新型传销犯罪与互联网结合得更加紧密。犯罪分子借助微信群、QQ群等媒介传播速度快的特点,在群内大肆宣传其运作方式及如何获得高收益,发展下线,让参与者通过网络支付钱款并通过第三方支付渠道将骗来的钱迅速转移,将网络作为实施新型金融传销犯罪的“温床”。纵观近年来爆发的各类新型金融传销犯罪,传销团伙专业化、职业化趋势凸显。在“中联巴蜀”这个传销组织中为首的几名高层领导无一不有过类似的“传销经历”。

  网络特有的虚拟性、跨地域性特点,网络传销活动更加隐蔽,不利于公安机关查处,本案中,会员身份信息查实难、外地会员取证难,资金追缴难是几道难以逾越的难关。专案组民警攻克一道道难题,终将犯罪分子绳之以法。(记者 王晶晶 通讯员 陈娅君 赵祖鹏 周阳青颖)

热点专题
无障碍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