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妙手“移花接木” 7岁男童断指重生

2018-07-16 09:55 来源:三峡宜昌网-三峡商报 责任编辑:李好

断指再造 皮瓣补掌 多处植皮

植皮

取脚趾

取皮瓣

补手掌

接断指

  电池爆炸,7岁男孩小福(化名)的面部、胸部被炸伤,10根手指5根残缺不全,右拇指完全离断,双手多指离断,多处皮肤缺损。失血多、感染重、异物多,复杂的伤情随时可能危及生命,而仅剩的5根手指神经血管更是损毁严重,稍不注意也可能坏死。

  6月3日,事故发生当晚,宜昌市第一人民医院骨科医生们紧急手术,5个多小时之后,第一次手术获得成功,也为第二次手术抢得了良机。

  这次的手术真的很复杂,先要为小福断离的右手拇指再植、残缺的手掌补掌,再为断离的多个部位进行植皮。如此小的患者,如此重的伤情,医生们也是第一次面对,手术时间长、手术难度大也是可想而知了。

  第一道难关——

  切取半截左脚拇指

  6月16日是个周六,也是端午小长假的第一天。手术室虽没有平日那样忙碌,但仍有三个手术间亮起了工作灯,早就忙碌起来了。

  9点59分,我与主刀医生张坤走进8号手术间,随便瞄了一眼手术计时器,术前准备已经开始43分钟了。小福的左手、右手、左腿分别置于三个手术台上,形成了一个“T”字形手术摆台。单是这种架势,足见这台手术是相当的复杂了。我凑近右边手术台一看,真的令人很揪心:小福的右手掌已被炸飞了半边,没有了皮肉,深可见骨;右拇指也只剩下半截,其他四根手指更是残缺不齐。

  要想救活右手拇指,就得先取下半截左脚拇指,再将其移植到右手拇指上。

  10点13分,张坤与同事开始给左脚拇指描“小样”。看上去,医生手中的刀就像画家手中的笔,很轻巧地为要切取的部分画出了精确的模样。两位医生一边画,一边讨论着。我站在手术室一角,虽没有听清他们说着什么,但他们似乎是在反复校准,多一寸少一寸也不行。

  切取脚趾自然是一门细活,小孩的血管很细,要特别小心,得顺着血管的走向,一点点地取。因为手术太过精细,生怕给医生带去一丝丝干扰,以至站在一旁的我不敢多问,只能多看多记。

  12点40分,左脚拇指被切下了半截,连着筋也带着骨。没有这些神经与血管,即便再植,断指还是存活不了的。就算是脚趾被切,医生也并不是硬生生地切取,其造型看上去也很“优美”。

  看到我疑问的眼神,张坤说,取“U”形脚趾是两全其美之策,一是脚拇指总是比手拇指胖一些,将切取的部分切修的恰如其分,以后再植的大拇指就能康复如初,模样俊俏。二是尽可能保留脚趾的组织,便于其恢复。

  “这台手术确实很复杂,设计、切取、移植是最大的难点。”张坤介绍,小孩子的血管较细,解剖血管难度较大,必须保证血管完全通畅、吻合,不能出现一点差错。

  第二道难关——

  取块皮瓣补手掌

  11点25分,张坤与同事们面临第二个大难题——取一块皮瓣,去补右手掌。

  “这块皮瓣从哪里取?取多少?得讲究一番的。”张坤表示,和其他部位的皮瓣移植不同的是,这次得从小福左小腿肚上取一大块皮瓣,不仅要皮肉相连带筋膜,还要带神经、带血管。皮瓣移植技术作为一种修残补缺的重要手段,是对组织缺损进行修复的主要方法之一。当骨关节、血管神经等出现外露,失去了皮肤的覆盖和保护,植皮也无法解决时,就会考虑进行皮瓣移植。

  听了张坤的一番介绍,想来这取皮瓣也绝非易事,得费医生们一番大功夫。

  表皮、肌肉、血管、神经都要完整地取走,而且一根绝对重要的血管——穿支血管,更得“毫发无损”。

  要知道,这根“救命血管”藏在肌肉里面,医生一边得为出血的血管止血,一边还得照顾穿支血管,生怕手术器械碰到它。所谓的“小心翼翼”可能描述的就是这样的非常时刻吧。

  12点39分,这块难得的皮瓣总算顺利地取下了。两位医生用尺子量了量,84平方厘米,够大的!不过,医生并没有停手,还得把它修剪平整,以便与受伤的手掌“无缝对接”。

  张坤移位到另一个手术台边,着手把刚刚取下的皮瓣缝到手掌上。小福的右手掌及手腕处都没了皮肉,补上这块皮瓣,手掌便可以慢慢长好。这样的细活与绝活需要借助显微镜才能完成。

  14点15分,在显微镜下,医生们先把皮瓣瓣蒂与鼻烟窝处缝起来,得让它固定下来。

  14点50分,第一根动脉血管接上了手掌。

  15点34分,皮瓣上的动脉与右手掌全部对接成功,张坤开始缝手掌心的血管。

  17点13分,右手掌的最后一处皮瓣被完整地缝合起来。

  “有手样子了,很不错!”张坤一边缝针,边与医生们小声地交流着。如果不是亲眼目睹手术过程,真的无法想象,一个残缺不全的小手掌会是如何被缝补得如此完好的。

  第三道难关——

  移花接木断指再植

  一组医生正忙着取皮瓣,另一组医生忙着缝左脚趾。医生们在三个手术台之间转换着,我也随着他们的移动,顾左又顾右。

  13点15分,张坤拿起“静候”多时的半截左脚趾,开始断指再植。

  第一次观摩断指再植的手术现场,脚趾血管究竟如何与手指血管对接成活,我还真有些好奇。

  13点37分,在电钻的帮助下,两根“金针”把左脚趾与右拇指牢牢地连接起来了。随后,医生给拇指整修,冲走血水。

  “还可以吧!”张坤问。

  “漂亮!这哪像脚趾头?”正吃惊医生的“手艺”,我高兴地抢着回答道。

  已经是下午4点13分,手术已经进行7个小时了,主刀医生张坤滴水未沾,只是在三个手术台之间转换时,稍微让身体动了动。

  17点22分,张坤关掉显微镜,停下来检查断指上缝接的血管。在检查中,他发现一根动脉血管动力似乎不足,就像一个活泼好动的孩子突然安静下来了。这个意外真让人担心起来。

  17点24分至17点32分,整整8分钟里,张坤的身体一动不动,盯着小小的手指头,反复地琢磨。张坤与同事们一一排除了可能导致的原因,决定再次清扫这根动脉血管通路上的障碍。果不其然,这根血管换了地方生活,暂时有点不适应新的生长环境。障碍清除后,血管又“活力重现”了,大家都松了口气,这根拇指终于再植成功。

  第四道难关——

  五处植皮残指存活

  小福受伤的地方实在太多了,至少有五处残损的地方需要植皮才行。植皮之前,医生先得取皮。

  16点28分,小福左大腿上部的一块表皮被取了下来。这块皮肤用处可是大得很,它将被用作五处植皮之用,左小腿取皮瓣处、右中指指根处、右小指处、左手小指处、左手无名指处,这五个部位都得植上皮。

  16点34分,开始给左小腿肚处植皮。此处取走了一块皮瓣,缺口太大,单是针线是不能缝合完整的。

  16点41分,两位医生接着给左手两处植皮,并结线用棉纱包压住植皮处,以便让其更好地存活。看来,医生们的每一个动作都是有用意的,更是有价值的。

  17点59分,右手中指指根处也要植好一块皮。这个部位连着手掌,缝合更要精美。医生蹲到手术台下,很快,指缝间的飞针走线结束。

  18时15分,右小指也“拼皮”成功了。就这样,五处残缺不全的部位均被一块块种植了新皮肤。皮肤的再生能力是非常强大的,小福只需要在时间里等候就好。

  “靳记者,还可以吧?”张坤一边问我,一边哼着什么小曲儿。

  “光是可以?简真是美呆了呢!”看着“新手”的“俏模样”,我情不自禁地说道。

  18点24分,医生们给这只漂亮的“新手”清洗干净,包上洁白的纱布。这台超级复杂的手术总算结束了,整台手术用时9个小时15分钟。此次采访时间也打破了我的采访记录,整整8个半小时。医生们好辛苦,我也累趴了。(记者 靳芝 通讯员 张东升 向熙明)

热点专题
无障碍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