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年徒步行医 每年穿坏5双鞋 为乡亲“倒贴”万元医疗费 秭归“深山村医”倾情守护百姓健康

2018-12-07 08:39 来源:三峡宜昌网—三峡商报 责任编辑:李敏

汪成章出诊 通讯员 鲁华强供图

  阅读提示

  12月5日上午,天上下着小雨,气温转冷,秭归县泄滩乡坊家山村卫生室里来了不少患上感冒的村民。汪成章一一替他们把脉、看舌苔、量体温、问病情,照方抓药,对于老人,汪成章还会耐心的再三叮嘱,哪些药不能混在一起服用。

  1971年,因为原有的村医调走,汪成章成了村里唯一的医生。坊家山村地势偏远、交通十分不便,汪成章只得靠着双脚走遍山村的每一个角落去给村民看病,早上四点出诊成了汪成章的常态,村里最远的人家需要他徒步行走20里近5个小时。13年前本该退休的汪成章因为无人接替,选择了继续坚守,儿女接他去享福他也摆手拒绝。47年徒步行医生涯,汪成章平均每年要磨坏5双鞋子。他用双脚走出了坊家山村1210名村民的健康之路。

  苦练医术 一人守护一方百姓健康

  坊家山村山大人稀,土地便是老百姓唯一的收入来源,汪成章也不例外。

  1962年的一次偶然,他认识了沙镇溪镇的一位老中医,看见老中医高超的医术,治病救人的本事,一下就把汪成章吸引住了。磕过头,奉过茶,汪成章成了老中医的弟子。汪成章到沙镇溪镇需要一天的路程,每个月他都会翻山越岭过去讨教医术。因为家中还有农活,汪成章便白天在地里忙活,晚上点上煤油灯把师傅教授他的伤寒论、汤头歌等医书典籍来回记诵,因为看过师傅的真本事,所以汪成章背起枯燥的医书也丝毫不敢偷懒。

  1971年,村里原本的村医调动离开了村子,村里除了汪成章没人懂医术,他便顺理成章成了村里唯一的医生。

  医术虽然学成,但是始终没真正自己开过方子,汪成章既想治病救人,却又放不开手脚。1971年的冬天,村里的一个猪倌被人抬到了卫生室,面红耳赤,额头冒火,嘴里还说着胡话,汪成章一看便知是感冒引起的高烧。只是量过体温却着实把汪成章吓了一跳,41摄氏度,汪成章知道这样的高烧要是持续不断会产生很大损伤。不敢迟疑,汪成章迅速拿药现场替猪倌煎服。只过了几个时辰,猪倌的脸上痛苦的表情慢慢消失,汪成章这才松下一口气。

  随着看病的人越来越多,汪成章把脉越来越准,拿药越来越精确,真正成了大山里的名医,经过多年的摸索,他还研究出治疗黄疸型肝炎、结石病的独家药方。

  奔波山村

  十天拯救200个生命

  在卫生室的门前,远远望去,一片葱郁,汪成章笑着打趣道,“这里的空气可比城里新鲜,只是交通可就和城里完全比不了。”汪成章低头看看自己的皮鞋,底子已经有些磨薄了。

  汪成章告诉记者,他不敢买也买不起太贵的鞋子,这样二三十元一双的皮鞋穿着走路挺舒服,经常走山路,这样的鞋子穿坏了也不心疼。从最早的草鞋到后来的解放鞋再到如今二三十元一双的皮鞋,汪成章一年至少要穿坏5双鞋子。

  汪成章双脚上有一层厚厚的老茧,“别人都说我苦,但是我不觉得,这些可是我的军功章。”汪成章笑着说。

  1986年,村里发麻疹,几乎全村的小孩都得上了这种病,症状与感冒类似,高烧不止,但是长时间高烧可能会要了人命,只有用药将疹子逼出来,高烧才能退下。这在医疗技术不发达的偏远山村,患上麻疹十分危险。得知情况后,汪成章看在眼里急在心里,迅速统计好了患病人家,规划好了路线,踏上出诊路。

  第一天他走了近30里山路,为近四十户人家看病拿药,但这对病情突发的人数来说显然只是杯水车薪。从那天起,汪成章几乎每天只休息两三个小时,便背上医药箱出发,夜深才能回家。汪成章把腿都走肿了,脚都走麻了,依然还在坚持,10多天时间,他治疗了近200个病患,在汪成章的帮助下,他们全部恢复了健康。“看着我连轴转,别人都劝我休息一下,但是我哪里休息得起,耽误一会就可能犯下大错。”汪成章一脸坚定。

  “拒绝”退休

  腿部受伤依旧坚守山村

  汪成章今年已经73岁,13年前他便可以退休。

  干了这么多年的村医,汪成章有些疲倦了,也决定脱下那身白大褂,好好的休息,打算跟妻子出去玩上一大圈。

  可是一个电话打破了汪成章的计划。“汪医生,您走了,咱们这就没有医生了,村里可不能没有您啊。”汪成章有些惊愕,难道在我退休后,没有人过来接替吗?

  经过多方打听,汪成章陷入了沉默。因为坊家山村十分偏远,加上交通不便,没有一位医生愿意来到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

  经过几天的思想斗争,汪成章重新穿上了白大褂,来到了卫生室,这一坐又是13年。

  汪成章的儿女都十分孝顺,多次要求他退休跟着他们去城里养老享清福,却遭到了汪成章的拒绝。“我去玩了,我的病人该怎么办,虽然村里不是天天都有病人,但是还是有不少患有慢性病的病人,我不能放着他们不管。”汪成章严肃的说。从那时起他便立下了一条规矩,无论是出远门还是去儿女家,一律不得超过三天。

  2016年,因为长年高强度行走,汪成章的左腿韧带受损,难以治愈,成了顽疾,他便找来一根竹竿当拐。为了锻炼身体,汪成章依旧每天坚持走路10里,保证身体不垮,这样才能继续着自己的徒步行医路。

  不计得失

  自贴万元给百姓看病

  汪成章有笔糊涂账,是他一直都算不好的。有的村民家里条件不好,无奈只能赊账看病,有时候一笔几十上百块,汪成章从来没计较,总是先自己补上,“这里的百姓朴实,有钱了他们自然会还上。”汪成章说。遇见实在还不上的,他也不催促。

  如今在他的本子上百姓欠他的近万元的账没有了结,“这些账大多是些老人家,有的人已经不在了,我总不能找他们后人去要吧?这些钱也不是太多,就当我服务了村里公共卫生工作了 。”汪成章打着马虎眼。

  如今,汪成章的身体已经是大不如以前,每次出诊回来都显得十分疲惫。这些年,村里许多家庭骑上了摩托车,儿女们也想给他买一辆,他觉得山路骑着摩托有些危险还是步行来得稳当。“摩托车我是不会骑的,出个意外了,还要有人来照顾我,村里百姓谁照顾?”汪成章说。

  近两年,村里到处都在修路,眼看着乡村小路要变成宽阔的马路,汪成章很高兴,交通环境变好了,出行就方便了,说不定明年就能有个年轻医生过来。他说要把毕生所学都传给即将到来的那位医生,把他留在山村,继续守护这一方百姓平安。(记者 高然 通讯员 望微文)

热点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