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妇老年不幸丧子 二人身患残疾无依靠 “夷陵好侄媳”照顾残疾叔婶22年

2018-10-10 08:17 来源:三峡宜昌网—三峡商报 责任编辑:李敏

侄媳何春枚(右)和婶婶张宗梅 通讯员 姚莉宏 摄

  昨日早上6时,夷陵区下堡坪村14组46岁村民何春枚来到隔壁婶婶张宗梅家中,熟练地给她换纸尿布,擦洗身子、穿衣服、按摩,然后又麻利地将张宗梅背到轮椅上,推她到屋前的空地上散步。

  何春枚自1992年与同村青年赵春云结婚后,一直照顾着丈夫的残疾叔叔赵长志和婶婶张宗梅。1996年叔叔婶婶的独子身亡后,何春枚更是把叔婶当作自己的父母一样孝敬,帮他们种地养猪、洗衣做饭、修葺房屋。这二十多年来,何春枚对叔婶无微不至的照顾,赢得了村民的一致好评,纷纷称她为下堡坪村的好侄媳。

  叔婶老年丧子 侄媳主动担起照顾责任

  1992年,20岁的何春枚嫁到赵春云家,得知他家有一个47岁的残疾叔叔赵长志和一个44岁的聋哑婶婶张宗梅需要照顾。由于身体原因叔叔只能做简单的农活儿,婶婶患有轻微的精神疾病,根本没有劳动能力,如果没有赵春云和他父母的帮衬,他们根本无法生活。

  “第一次见叔叔驼着背在地里吃力地干活儿,婶婶躺在一间脏乱不堪的房间里,我当时眼眶就红了。”何春枚从此和丈夫的家人一起照顾他们,但凡家里做好吃的,她都会给叔叔婶婶送去一份;农忙的时候,何春枚又帮叔叔施肥除草、收获;每隔三天,何春枚还到叔婶家打扫卫生,帮婶婶洗澡换衣服。

  在何春枚的帮衬下,叔叔和婶婶的生活还算幸福,然而1996年的一场意外,让这个家变得不幸。叔叔婶婶18岁的独子发生意外事故不幸身亡,婶婶精神疾病加重,生活完全不能自理。叔叔干活儿本就吃力,还要照顾重病的婶婶,两人甚至吃不上一顿饱饭,家中更是凌乱不堪。

  何春枚不忍叔叔婶婶受苦受累,便萌生了把叔叔婶婶接回家中照顾的想法。然而此时,何春枚的女儿才3岁,正是离不开大人照顾的时候,公公婆婆又患有冠心病,也需要何春枚和丈夫赵春云的照顾。何春枚在这个时候提出照顾叔婶的想法,无疑是加重了夫妻二人的生活负担,而丈夫赵春云却感激地对妻子说:“我早就想把叔婶接过来照顾了,怕家里负担重一直没敢提,没想到你先提出来了。”

  丈夫照顾住院叔叔

  女子一天劳动17小时

  何春枚夫妻多次上门接叔叔和婶婶到自己家中,可叔叔怕给他们添麻烦不愿意搬到何春枚家中住。为了能多照顾些叔叔婶婶,何春枚每天早上5点起床,安顿好家人后,便带着早饭步行一公里来到叔叔家,帮他干农活打扫屋子,给婶婶洗头洗澡,清洗衣服。

  虽然何春枚与婶婶相处多年,但由于受刺激病情加重,婶婶已经不认识何春枚了,经常对她充满了敌意。有一次,何春枚准备给婶婶洗头时,没想到婶婶狠狠地踢了她小腿一脚,疼得何春枚差点儿没站稳。可何春枚并没有生气,只是忍着疼边安抚婶婶的情绪,边给她洗头。

  尽管婶婶时常踢打何春枚,但她始终带着微笑照顾着婶婶。渐渐地,婶婶接纳了何春枚,只要她一人照顾。“现在,3个小时看不见我,她就发脾气、摔东西,生气不理我!”何春枚说。

  1998年,叔叔赵长志病倒了,丈夫赵春云每天需要在医院陪护,家里的重担全部落在何春枚一人身上,何春枚既要照顾1岁多的小儿子,又要照顾家中三位老人,还要干两份农活、做两份家务,每天从早上5点忙到晚上11点才能躺下来休息。虽然何春枚累得腰酸背疼,但她从没有半句埋怨。

  二十二年如一日

  浓浓孝心感动众乡邻

  2017年4月,叔叔赵长志因病去世,婶婶张宗梅又因高血压引起半身不遂,生活完全不能自理,何春枚夫妇将其接到了自己家中。通过乡政府的帮助,何春枚又出资一万元,在自己屋旁为婶婶盖了一栋新房,并购置了舒适的小床和轮椅。

  为了让婶婶晚上睡得舒服干净,何春枚每晚隔三个小时起床一次,帮助她解手换尿布。何春枚担心自己晚上起不来,还特意在半夜的一点钟、三点半、六点钟设上手机闹钟。

  20多年的悉心照顾,何春枚对婶婶张宗梅的生活习惯一清二楚,何时睡觉、何时吃饭、爱吃什么、不吃什么,有时婶婶的一个眼神,何春枚一看便知她的想法,是要喝水或是想睡觉等。

  村党支部书记罗贤举说:“何春枚是咱们村里公认的好侄媳,她以实际行动传承着孝老爱亲的中华传统美德,是我们每个人学习的好榜样。”2018年8月,何春枚被评为孝老爱亲“宜昌好人”。(记者 罗娜 通讯员 姚莉宏)

热点专题
无障碍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