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心继母”无怨照顾残疾儿子32年

2018-07-13 10:38 来源:三峡宜昌网-三峡商报 责任编辑:李好

幼时意外致肢残智障 生活无法自理母亲去世

董玉英与丈夫冉正龙、儿子冉凌(中) 记者 高然 摄

  阅读提示

  7月11日上午8点,在万寿桥街办胜利一路社区段的沿江大道上,36岁的冉凌一摇一晃地慢慢前行,64岁的继母董玉英牵着他的左手。已经锻炼了一个多小时,冉凌有些撑不住了,继母却把手握得更紧了,鼓励他再坚持多走一会。

  1984年在四川老家,两岁的冉凌因为意外撞伤了脑子,导致智力和肢体残疾。因为长期积郁,冉凌的母亲不幸离开了人世。1986年父亲冉正龙将冉凌带到工作地宜昌继续治疗,后与带着8岁孩子的董玉英相识,组建了新的家庭。32年间,董玉英将冉凌当成自己的亲儿子从各方面悉心照顾,从无怨言,每天坚持带着冉凌锻炼,帮助他康复。董玉英无怨无悔的付出让人称赞,她被周围的居民们亲切地称为“善心继母”。

  厄运连连 肢残智障却遇善心继母

  1981年,从西藏当兵回到四川老家的冉正龙与冉凌的母亲结婚,一年之后生下了冉凌,活泼可爱的冉凌成了这个家里的全部。因为工作调动,不久后冉正龙来到宜昌。

  记得2岁那年,冉凌在楼下街道上玩耍,因为路上车多,一位好心的市民出言提醒,却无意中将他吓倒,摔到了马路边的高坎下,头重重地磕在一块石头上,满头是血,昏迷了过去。儿子住进了医院,冉正龙连夜买了一张回老家的船票。

  打开医院的病房门,冉正龙一下子就哭了出来,儿子头上绑着绷带,眼睛紧紧闭着,眼看只有出气,没有进气。在儿子昏迷后的第15天,亲戚朋友都劝他放弃,冉正龙却并不理会,继续默默地守护在儿子的身边,直到第29天的晚上,冉凌终于醒了,却也在那次的意外中伤到了脑神经,导致智力受损,右臂和右腿都落下残疾。

  厄运接踵而至,因为冉凌的母亲在儿子生病后积郁成疾,不久也离开了人世。

  1986年,冉正龙带着儿子离开了伤心地来到宜昌接受更正规的治疗。也在那个时候在朋友的介绍下他认识了带着8岁儿子的董玉英。董玉英与冉正龙同病相怜,早年董玉英的老公也因为癌症离开了人世。两人接触后,冉正龙觉得董玉英勤劳能干,董玉英觉得冉正龙老实可靠,很快两人便重新组建起了家庭,董玉英也成了冉凌的继母。

  全心付出

  多年悉心照顾胜亲生

  刚嫁到冉家,董玉英便对冉凌十分怜爱。“当时冉凌四岁,不和人讲话,整天都是一个人静静地坐着,看着让人十分心疼。”董玉英说。

  冉正龙在船上工作,一上船就得半个月,“刚开始那会儿,我还有些担心出门后玉英不会对冉凌好,毕竟他是冉凌的继母。可是每次回家,都看到冉凌和玉英相处和睦,甚至还多了一些喜悦,我就彻底打消了自己的疑虑。”冉正龙有些抱歉对妻子产生了这样的想法。董玉英却毫不在乎,对冉凌更亲了一分。

  那些年,冉正龙和董玉英四处求医,到了上学的年龄,冉凌经过治疗逐渐能够下地走路,只是有些重心不稳,也走不久。董玉英送冉凌去了学校(原长办子弟小学),她希望冉凌和其他孩子一样接受教育,也让他在学校里认识更多的朋友。从冉凌上学后,董玉英一直坚持每天去接送冉凌上下学,冉凌不能自己上下楼梯,董玉英每天就上下几趟地背他,从未间断。

  一次学校组织参观博物馆,因为冉凌腿脚不便,老师便将他留在学校。哪成想冉凌在老师走后自己也出了校门,却迷了路。“那天老师告诉我等参观完后会送冉凌回来。可是到了晚上六点冉凌还没回家,一下子我就着急了。”董玉英说。

  穿着拖鞋就出了门的董玉英从胜利三路学校附近一直顺着去博物馆的路四处寻找,却并没有发现冉凌的踪影。一次不行,董玉英又折返回去往相反的方向寻找,依然没有收获,直到晚上9点,天已经完全暗了下来,董玉英终于在胜利三路的江边,发现了背着红书包的冉凌,那时冉凌正呆呆地站立在那看着过往的行人傻笑。几步上前,董玉英就将冉凌抱在怀里哭了起来。“妈,我想回家。”这是董玉英嫁到冉家后冉凌第一次喊妈妈。

  32年坚持

  付出只愿孩子早康复

  7月11日上午10点,记者来到胜利一路社区城昌花园冉凌家里,董玉英耐心地把西瓜切成小块放在碗里。西瓜子全被董玉英挑了出来,用牙签挑着喂给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冉凌。

  “每天我都要喂他吃些水果,补充维生素,什么营养都跟上了,他还有可能好起来。”董玉英说。

  董玉英包揽了家里的所有家务,洗衣做饭,替冉凌洗澡。32年时间,从来没有一句抱怨,在她心里早已把冉凌当成了自己的亲生儿子。“前些天邻居和我闲聊,他们不久前才知道冉凌不是我亲生的,还夸我比照顾自己亲生的还仔细。”董玉英笑着说。

  近两年董玉英的身体大不如前,患上了贫血,身体使不上劲儿。因为心疼妻子,冉正龙从妻子手里接过了所有家务,“现在我才知道每天洗衣做饭、打扫房间是一件多么费时费力的事情,感谢妻子为这个家庭付出了这么多。”冉正龙说。

  虽然身体不好,但是董玉英还是会牵着冉凌每天早晚都出去走上一个小时,“其实冉凌的腿部只是很僵硬,如果经常锻炼,应该能跟正常人一样走路。”董玉英坚信着。

  董玉英有个心病,就是希望冉凌能够好起来,希望他能够自食其力,“毕竟我们两口子也已经60多岁了,我们也在慢慢老去。这病我们前前后后也带着他看了很多医生,但是收效甚微,同时也希望在有生之年能够找到一位良医,帮他康复,让他过上正常人的日子。”董玉英说。(记者 高然 通讯员 胡年灿 吕新池)

热点专题
无障碍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