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年呵护,“傻丈夫”诠释真爱情深

2018-06-22 11:15 来源:三峡宜昌网-三峡商报 责任编辑:李好

不顾劝阻娶回瘫痪妻 倾尽全力求医问药 悉心照顾毫无怨言

赖世益一家三口 本人供图

  阅读提示

  昨日上午,在长阳鸭子口乡厚浪沱村2组一个普通村民家中,53岁的赖世益细心地为妻子穿好衣服、扶她在轮椅上坐下,帮妻子梳过头,然后赖世益准备推着她出去转转。这样的事情赖世益已经做了23年。

  1995年,正值青春年少的赖世益不顾家人反对,与患上病毒性脑膜炎的瘫痪妻子刘艳平结为夫妻,没有家人的祝福,只有一句承诺“有我在,你什么都不用怕”。为了照顾重病的妻子,赖世益靠着务农、打零工贴补家用,为妻子治病。这一照顾就是23年,无怨无悔。赖世益也被当地居民亲切地叫为“傻丈夫”。

  不顾劝阻 为真爱娶回瘫痪妻子

  每天清晨五点,是赖世益起床干活的时间,到田里一阵忙碌,满头大汗的赖世益冲了个凉水澡后开始为妻子做早饭。等到妻子醒来,他便先端上一杯温水喂妻子喝下,“医生说温水暖胃。”痴情的汉子傻傻的笑。

  一个小饭碗,盛着一碗鸡汤。握着小勺,赖世益在嘴前来回吹了好几次才试探着喂妻子慢慢喝起来。赖世益没读过什么书,不会说话,他觉得甜言蜜语比不上行动,他总是默默的做着,让妻子感觉每一天都能够更好一点。

  妻子爱干净,眼里容不得一点灰尘。无论多晚,赖世益打完工回来伺候好妻子睡去后,都会将屋子里的每个角落都打扫的干干净净,把家里收拾的井井有条。

  赖世益告诉记者,他与刘艳平是同村人,20多年前,经过媒人的介绍成为了恋人。两人甜甜蜜蜜、羡煞旁人。可是天公不作美,1992年,21岁的刘艳平不幸患上了病毒性脑膜炎,生活不能自理,从此便离不开轮椅。

  病后的刘艳平情绪经常失控,乱发脾气,赖世益却更加疼爱她。1995年,赖世益做了一个重大的决定,他要娶刘艳平。不顾家人的反对,不顾朋友的劝阻,赖世益与刘艳平领了结婚证,办了婚礼。婚礼上没有亲友的祝福,刘艳平心里不是滋味。赖世益却紧紧的握住她的手,帮她擦去眼角的泪水,“有我在,你什么都不用怕!”这是他一生一世坚守的承诺。

  再出意外

  倾尽全力唤醒重病妻子

  喜悦总是来得很突然。一年之后,他们有了自己爱的结晶,是个女儿,乖巧可爱。

  可是好景不长,他们高兴不到两个月,刘艳平病情突发,口吐白沫,不省人事。赖世益吓坏了,在邻居的帮助下将妻子抬到了乡里的卫生院。经过检查,病情不容乐观,刘艳平一直处于昏迷状态。医生通知赖世益需要准备3000元的医药费,对于一个贫困的家庭来说,这是一个天文数字。

  赖世益决定去挨家挨户借钱,从清晨出发,赖世益走了40多公里山路在村民家借钱,因为赖世益平时为人和善,村民们这个10块,那个20块,给他凑了2700块钱,最后又在亲戚那借到300元,勉强凑够了3000元给妻子治疗,这些他都记在心里。

  最初的几天妻子一直处于昏迷状态,赖世益就彻夜的陪在妻子身边,晚上就着一条毯子在病床一角趴着睡会。赖世益把刚出生的女儿托付给了母亲照顾,早上10点左右等到妻子吊瓶全部打完,他又急匆匆的赶回家里去给女儿冲些牛奶补充营养。

  “那次是刘艳平发病最重的一次。后续的治疗费花销很大,家里只有3亩地,都是玉米红苕,卖不出价。为了给她治病,我会经常在村里找些零工做,帮别人家砌坎子、耕地、做木工,只要是力气活,我都能做,邻里们知道我家里的情况,也会适当多给些工钱。”赖世益说。他觉得能挣一点是一点,钱多一点给妻子用的药也会好一点,她会慢慢好起来。

  功夫不负有心人,刘艳平在昏迷后的第16天,终于清醒了过来,赖世益抱着她嚎啕大哭。刘艳平虽然清醒了过来,可是说话却变得含糊不清,但是赖世益坚信,只要他继续为妻子治疗,终有一天她会慢慢好起来。

  深情守护

  为爱妻寻良医永不放弃

  2016年,赖世益一次上山砍柴时,不慎跌入近30米的深谷。等到赖世益醒来,只觉得全身疼痛的直让人倒吸冷气,冷汗从身上冒出。赖世益忍受痛苦,依然走了几公里山路回到家中,向妻子报了平安,骗她说自己得出去一会。这才一个人来到医院。

  “当时医生说我腰椎骨摔坏了,手术需要不少钱,我真的很想放弃治疗。但是一想到我如果不治疗可能也会瘫痪在床不能动了,妻子肯定活不久。我活着,她就能活。为了她,我选择治疗。”赖世益说。

  那次的手术很成功,赖世益挺了过来,只是身体里多了一块钢板。手术醒来后,第一件事,赖世益便给妻子报了一声平安。只在医院休息了不到半个月,赖世益就倔强的出了院,他放心不下自己的妻子。

  24年来,刘艳平的精神状态时好时坏。每逢她精神失常的时候,赖世益就会在她身边不停的和她说话,分散她的注意力,妻子也像是能够感受到赖世益的良苦用心,慢慢恢复正常。

  这些年,赖世益去过宜昌周边的很多地方,寻找民间药方,每次出门前,他也会把妻子的生活安排妥当,把饭菜准备好,托邻里帮忙照顾。他从来都是早出晚归,不在外面过夜,他知道妻子一个人会怕黑。

  晚上,赖世益推着轮椅走在村里的小路上,轮椅上的刘艳平衣着整洁,精神头很足,除了双腿不能动,看起来并不像个病人。不同的是,赖世益的头发已经有些灰白,原本帅气的脸庞被岁月的刻刀划出了印记,“这些皱纹都记录着我对妻子的感情。”赖世益傻傻的笑着说。

  赖世益这些年还有一个心愿,他希望能够找到一位好医生,能够为刘艳平进行系统的治疗,不求完全康复,至少能够生活基本自理。“如果有一天我走在了她的前面,我希望她能够通过自己的努力继续好好替我活下去。”赖世益说。

  村里人都说赖世益是个“傻丈夫”。只是,为了爱,他“傻”得让人心碎、让人心疼。 (记者 高然 通讯员 刘峥峥 杨光先)

热点专题
无障碍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