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寨沟地震后,他向我表白了丨12个生死时刻的人性故事

2017-08-11 10:58 来源:湖北日报 责任编辑:何冠英

   前天晚上,四川阿坝州九寨沟县发生了7级地震;而昨天早上,新疆博尔塔拉州精河县又发生了6.6级地震。

   短短12小时内,两场强震突袭,让人始料未及,很多家庭的生活,或许将由此改变。

   在经历生命中那些致命的危险时刻,你脑中会想起的人或事是什么?我想,很多时候,是意外事件能让我们看清生活和内心。

   小编向读者征集了危险时刻的故事,从这些与死神擦肩而过的故事中,小编读出的,是一种强大的“生”的力量。人在被时间逼到死角的那一刻,也许会有自私和贪念,但更多的却是善意、勇敢、坚强与担当。也许,这正是人性的光辉吧。

   小编从中挑选了12个故事与大家分享,我相信,它们会给带给你温暖与前行的力量。

   @刘骁:

   初二那一年,有个冬天的早上,我骑车子去学校,过马路时,因为没有红绿灯,我只能在间隙里穿过去,之前几百次都没有事,可是那天早上,一辆车突然从左侧窜出来,我的视线被挡得很严实,丝毫没有注意到,只听见喇叭声、刹车声,还有一句“卧槽”!

   撞车后,我感觉车轮悬在我脖子上面,甚至能感受到上面残雪的温度,自行车在我身上,已经变形了,但是它替我挡了一劫。我在车轮下面,看着车的底盘想:“活着真好,这破天,不蓝也好美。”

   @不需:

   汶川地震,天水震感很明显。当时初二的我和爸爸妈妈在家里,妈妈是反应最快的人,我们三个一起躲进厕所,爸爸抱着我和妈妈,我抱着妈妈,所以妈妈在我们两个人的怀里。

   妈妈一直在哭,说完了完了,这下完了。旁边百货大楼的玻璃全都被震碎,我当时一点也不害怕,因为我知道我要保护妈妈,当时真的觉得要死了,多的话说不出来,就记得那个月长大了很多。

   这次九寨沟地震,天水震感依旧明显。而现在我在英国,第一反应就是怕妈妈哭,因为我知道爸爸晚上应酬回家很晚,我很怕妈妈害怕,没人保护她。

   往家里打了很久电话都打不通,我在外国人怪异的眼光里哭得稀里哗啦。等了很久,妈妈在姥姥家的大群里发来微信:我刚从温泉出来,震感很明显吗?

   我真的又气,又想笑,真的。她说她不怕啦,不再怕地震啦,让我不要再操心。嗯,她说她不怕了,而我却怕起来了,因为我不在她身边。

   @如果:

   九寨沟地震后,发了条朋友圈,初中欺负我最多的同学看到了,来找我表白。他说以前喜欢我,现在也喜欢,希望我幸福,更希望我的幸福中有他存在。

   我问为什么是今天说,他说是因为地震,其实想说这些话很久了,但一直没有勇气。我很感动也很开心,一直不知道有人喜欢我这么多年。

   @天天都在后悔:

   下乡出差的路上,所坐的大巴车突然起火,盘山公路上,一车人惊魂未定地等待救援。我心里特别怕,想到了我的家人。

   所有人都说,这个车的人能救下来真是奇迹,肯定有人保佑。我没当回事,为了不让家人担心,甚至没往家里打个电话。

   然而,第二天午睡时,接到了一个我这辈子都不想听到的电话。妈妈哭得撕心裂肺地和我说,爸爸车祸去世了。

   这怎么可能?!还是他把我送到车上的,是他答应了以后每次出差都送我的,他说只要我回家乡出差,一定会推掉所有事情给我做司机的。

   我当时就崩溃了,打电话给我爸,电话接通的时候我笑了,我以为我妈搞错了,我特别开心地叫了声“爸”,我说我现在回家,不出差了,我们按原定计划去采访家附近的题材,你等我。

   然后那边传来表弟镇定但是带着哭腔的声音说:“姐,回来吧,叔叔不在了。”我说怎么会不在,不就是被车撞了吗,送医院啊,你们不送医院怎么能说他不在了!

   那一瞬间,感觉天都塌了。

   后来他们说,我坐的车没出问题,是因为我爸帮我挡了灾。虽然不相信这些,可是我想说,如果可以重来,所谓的灾就让我自己扛好吗?下乡出差我不去了好吗?我就像刚开始答应他那样,去采访我家邻居好吗?

   今年第四个年头了,我还在想,如果可以重来,我愿意用我所有东西去换,包括我的命。

   @匿名:

   其实来不及多想,车祸的那一瞬间,第一反应是自我保护。但当亲眼看到自己的至亲倒在面前,我想到的是神仙,或者是一种超自然的力量。

   后悔自己没能力替至亲挡住伤害。事故至今四个多月,一直感觉是做梦一样不真实,但是人要坚强,要替走了的人活得更加精彩,不辜负自己和亲人。

   后悔没对亲人更友善,没尽孝心,没照顾好弟弟。就像电影里那句话:没了才知道什么叫没了。

   @雪娇:

   九寨沟地震的消息,让“意外与未来不知道哪个先来”这句话刷了屏。

   对我来说,意外已经到来,三月份确诊结肠癌,被小地方医院误诊延误为中晚期,腹部转移,错过手术机会,这几个月就是家、火车站、医院不断往来。

   关于死亡,我无数次幻想那天到来的情景,我想见谁,我要交代什么,我还有什么放不下。

   就想趁现在还有机会,没事多叫朋友们来家里聚聚,而不只是在微信上简单问候。

   爸妈刚退休闲下来,还没等到享清福,却要像小时候那样养孩子似的伺候我,我除了接受他们的帮助之外,却既没有能力为他们存下一笔养老钱,也没有能力为他们养老送终。

   大学毕业后,我像大多数人一样,遵从父母心愿,做一份离家近又稳定的工作,挣着仅够自己花的钱。可意外来了,我拿什么资本去跟时间跟命运抗衡?

   我后悔青春十年没有搏一搏,如果当初做一份有挑战性的工作,说不定已经发家致富了呢,那样起码我有救命的资本,爸妈也能安心,老公也不用有现在这样的压力。

   老公作为独子,婆婆走得早,结婚后我便代替婆婆成为老公生活上跟心里的依靠,我们还没有等到爱的结晶,还没有体会孩子叫爸叫妈的喜悦。就在打算体检一下准备备孕的时候,等到的却是意外。

   意外总是来得太快,让人没有任何防备,懵圈得像做梦一样,却又不得不面对现实。

   现在的我,已经经历6次化疗,医院就像我的噩梦。好在病情得以控制,自我感觉良好。

   我希望就以现在的状态能再活十年,活到我四十岁,继续陪他们十年,哪怕带瘤生存,我就很知足。

   @肆无忌惮的笑:

   三十年一直平淡无奇地过来,无惊也无险,唯一有次觉得内心恐惧的时刻是在生宝宝的时候。

   躺在产房床上时,各种不好的预想在心里翻滚:如果大出血怎么办,如果医生是个刚毕业的实习生不会处理紧急状况怎么办……

   好在一切都是多虑,我很好,孩子也很好。

   愿此后余生都要健康快乐。

   @三三酱:

   哭了一下,我决定说说自己不算意外的意外。

   年6月23日,重度抑郁症把我折磨得疲惫不堪,自责自卑孤独无助,只有被黑暗束缚的憔悴而绝望的灵魂。

   连续躲在房间里一个多月,不敢面对,无法开口,窗外昏暗的光黏着我的眼泪。爸爸的不知所措,妈妈的心碎悲伤,还有活着的许许多多的让我无法喘气和无可奈何的东西,都在逼迫我走向毁灭。

   在几度割腕自残、大量吞服抑郁药被救回后,我决定“勇敢”地走出房门,然后走向天台。

   我跟妈妈说,我出去吹吹风,舒缓一下。那时我笑着对她说的,她惊喜地哭了,像个孩子。我转身,泪流满面。

   在天台,太久没有直面光亮的我,无法适应。可那些悲伤早已从四面八方向我袭来,我只得蹲下来抱头痛哭。很巧的是,那天刚好有台风登陆,迎面的风拉扯着雨。

   我想死,可我在真正面对死亡时还是犹豫了。

   我在恐慌,感觉要晕过去。这时,戏剧的一幕发生了。妈妈上来看我,风夹杂着雨滴打击着我,我因为感到眩晕就这样失了足,没错,是失足掉下去了。

   我已经来不及想任何事情任何人,心脏狠狠地颤抖了一下就晕过去了。只是,我从3楼掉下,摔在了楼下夜宵店的帐篷上,手臂的骨头有些裂了,仅此而已。

   意外的降临比自杀更让人清醒,就像扇在疼痛脸上的两巴掌,干脆利落。你来不及想,来不及回忆,你的惊慌比呼吸还沉重,你比任何时候都能感受到死亡之近,生命之绝望。

   很久的后来,抑郁症好了许多,想起这次戏剧的意外我会有些想笑,但更多的是心有余悸,万一当时没有帐篷,万一当时不是三楼,万一……我安慰自己,都过去了。

   可在接下来的生活里,我时常会害怕,害怕突如其来的灾难,是的,突如其来猝不及防。每次看到新闻上的意外灾难,我就会捂着心口,难过地流泪,说不清道不明的悲伤,大概是太害怕了吧。

   我这辈子最大的愿望是希望世界和平,所有人都能平平安安,真的,很希望。

  @宝葫芦:

   有一次去上学的路上,骑着小电车,过马路时,忽然就飞了起来,第一瞬间只觉得飞起来的感觉还挺好,下个瞬间就知道是被撞飞了。

   我曾无数次幻想过,自己如果面临意外或死亡时脑子里的想法是什么,会是家人?朋友?恋人?还是许多没做完的事情?但都不是,那一瞬间,脑子里只有绝望,一种沉到深渊里,冷到骨髓里的绝望,没有经历过的人是体会不了的。

   万幸的是,我平安落地了。虽然车、衣服都摔坏了,但人一点伤都没有。

   落地后的感觉,是一种遍布全身的庆幸、喜悦、开心,开心地想流泪,想趴地上亲吻大地,从未觉得大地如此的亲切。

   最后,我默默地躺下,滚到了车轮下~哼,不赔我修车钱我是不会走的。

   @普食茶玩:

   “5·12”来临时,想要出门求生,却怎么也打不开门,当时只有一个念头,一定要出去,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剧不能发生在我父母身上。

   @匿名:

   年地震,我和男朋友刚大学毕业,和一孕妇合租房子。

   地震来的时候,他第一时间弄个大帽子搭我脑壳上了,然后搀着八个多月怀双胞胎的孕妇下楼。

   那个时候整个成都人心惶惶,到处都是开车出城避难的,他依然坚持和我守到孕妇的老公赶来,才离开成都,那个时候就觉得我1米58的男朋友帅爆天了,至死都要一生追随他。

   后来成都这边每一次地震我们都在一起。前晚的地震我们28楼晃得厉害,他洗碗拿包包,带东西拉着我就去河边散步了。我在黑暗的河边扭头看看我追随10多年的帅男,现在是老公,是一家人,感觉面前只要有他,再大的灾难心也是安稳的。

   想对自己说,上辈子我肯定拯救了银河系,让我遇到他!

  @kellykelly:

   年7月10日,我高三毕业,当时才17岁,那是一个阴雨天。上班的路上,不小心发生了车祸,右手被碎片割伤,现在还有很明显很大的疤痕,头也被撞肿了,当时满地都是我手流的血,腹部也非常疼,呼吸不得。

   我只知道我很疼,躺在地上喊不出救命。

   一生中可能最镇定的就是那个时刻,我没有哭,我知道再哭就没力气了,也撑着没有晕过去,当时有好心人看见我了,帮我打电话叫了救护车。

   我马上联系了我妈,很平静地说:“妈妈,我车祸了。”

   送到医院的时候,我已经接近昏迷。检查结果出来了,肝破裂,一直在内出血。

   镇医院解决不了这个问题,区医院床位紧张,妈妈就拼命找关系。在转去区医院的救护车上,医院要求我们签一份死亡免责书,证明在路上发生的一切,与医院无关。

   那一刻,我一直想着过去发生的种种,想着我还没有完成的事,想着我浪费时间去暗恋一个人,我后悔自己怯懦,后悔自己嘴笨。

   到达区医院后,医院给了我最好的床位最好的照顾,我全身都连接着机器,护士十五分钟就会来看我一次。因为是内伤,不能打止痛针,每天只能喝一点水,不能进食。每次受不了了,就自己喊,加油,加油,加油。

   住了半个月的院,没有看过蓝天,只有永远亮着的医院的灯和护士的喊号。有一天医生突然告诉我:“小姑娘,你明天可以出院了。但是回家还是要躺着。”

   我快乐地要哭出来,出院的时候一称,瘦了将近15斤。

   出院的时候,医生跟我说,你当时要是晚来两个小时,我们就怎么也救不回你了。

   不过我知道,我活回来了。

   每次害怕的时候,我就会想,死都死过了,我还怕什么。

热点专题
无障碍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