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读
曹文轩:诗性是一种非常重要的文学品质 他一直坚持用诗意的语言,抒写道义、审美与悲悯,引领孩子们历练成长。2017-05-19
戴小华《忽如归》:历史激流中的台湾家族史 《忽如归》的核心是一个“归”字,不仅是身体和灵魂的回归, 更是对文化的寻根和体认。2017-05-19
蒋方舟:矫情不是文艺青年的病 绵延漫长人类史 有才的人总是很多情,他们写下奇情曲折、不可思议的故事,而如同种瓜得瓜、种豆得豆的报应一般,奇情曲折、不可思议的人生也会随之而来。2017-05-19
汪曾祺留给我们的文学启示:稼禾观尽 “有何思想?实近儒家。人道其理,抒情其华。有何风格?兼容并纳。不今不古,文俗则雅。”2017-05-19
五卷本《中国通史》奏响中国历史的交响乐 撰写本国人的历史大多难以摆脱“光荣与梦想”模式的窠臼,即通过抚今追昔,在总体肯定本国辉煌历史的同时,以史为鉴,观照当下和未来。2017-05-18
许广平与鲁迅:自信笃定,相守一生 许广平是显赫的近代广州第一家族许拜庭的后人,家族中人才辈出,许家称得起是当地数一数二的大族。2017-05-10
张恨水:北平的五月 能够代表东方建筑美的城市,在世界上,除了北平,恐怕难找第二处了。描写北平的文字,由国文到外国文,由元代到今日,那是太多了,要把这些文字抄写下来...2017-05-10
毛姆的作品能够经久不衰,到底是为什么? 没错,你也许读过《月亮和六便士》——这本书出自英国小说家威廉·萨默赛特·毛姆笔下,甚至更进一步,你知道这本书被文坛当做画家高更的传记。也许你还...2017-05-10
热点专题
无障碍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