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勇扛生态优先的“上游”责任——我市以压倒性力度狠抓长江大保护纪实(上)

2020-05-12 07:41 来源:三峡日报 责任编辑:李敏

近年来,点军区持续加快长江岸线生态廊道建设,如今江滩面貌焕然一新,成为又一张靓丽的城市名片。三峡日报全媒记者 黄翔 通讯员 汪军 摄

兴瑞第一热电厂拆除。三峡日报全媒记者 黄余洋 摄

经过生态修复、内源污染清理、绿化景观等生态治理的夷陵区黄柏河绿水欢歌,人水和谐。 三峡日报全媒记者 黄翔 摄

猇亭腾退的长江岸线还绿于民,昔日煤厂打造成424公园。 三峡日报通讯员 杨青 摄

姚家港工业园内三宁化工全景。 三峡日报通讯员 阮会珍 摄

  三峡日报全媒记者 高炜 杨心羽 田小春

  孟夏时节,绿满峡江。

  两年前,习近平总书记考察长江、视察湖北、首站到宜昌,对宜昌破解“化工围江”、推进新旧动能转换和绿色发展的做法给予充分肯定。

  不负韶华,接续奋斗。宜昌深入学思践悟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全面落实长江经济带“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要求,持续做好生态修复、环境保护、绿色发展三篇文章,外修生态、内修人文,深化拓展“关、改、搬、转、治、绿”创新举措,以压倒性力度保护长江母亲河。

  壮士断腕“关”,突出创新“改”,痛下决心“搬”……位居长江中上游接合部,素有“三峡门户”之称的宜昌,以强烈的“上游”意识和担当,奋力谱写着生态优先、绿色发展的新时代长江之歌。

  壮士断腕关

  走进猇亭区424公园,新绿扑面、落英缤纷。昔日的生产岸线,已蜕变成生态岸线。长江母亲河的最美模样,迎着夏风向我们走来。

  近年来,宜昌迎难而上,以壮士断腕的勇气淘汰落后产能,削减低效供给,清零污染源头,用暂时降低经济发展速度的代价,抢得生态优先、绿色发展的先机。

  破解“化工围江”,企业关停是艰难第一步。

  2017年9月17日,一辆大型吊车的铁壁伸向香溪化工公司的生产装置,拉开了宜昌化工企业“第一拆”的序幕。

  两年后的10月28日,当阳星光磷化公司的电闸被拉下,生产线和主体装置停车,标志着全市化工企业关停任务圆满完成。

  短短两年间,宜昌拿当家产业开刀,从思想根子上扭转了对低端产业的依赖。

  全面落实“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的要求,宜昌不仅下决心关停长江边上的污染企业,还把市域范围内的落后企业一并淘汰。

  截至目前,宜昌计划关停的34家企业已全部关停,同时新增原计划搬迁的赛德化工、多邦化工自主关停,原计划改造的绿宝肥业、嘉园生物自主关停,累计淘汰落后企业38家。

  优化资源供给,是宜昌倒逼化工企业转型的关键一招。

  虽然宜昌磷矿资源丰富,但高品位矿生产的产品附加值不高、低品位矿的利用率不够,资源优势转换为发展优势还任重道远。

  于是,宜昌结合化工产业专项整治,从源头上严控磷矿开采量,协同推动磷化工转型升级。从2018年开始,在已压减磷矿开采总量70万吨的基础上,再压减300万吨,把全年开采总量限制在1000万吨以内。

  在兴发集团宜都绿色生态产业园,企业围绕做大拉长产业链,已建成年产10万吨湿法磷酸精制等项目,正在实施每年300万吨低品位胶磷矿选矿及深加工等项目,园区产业高端化、精细化、循环化、绿色化进入了快车道。

  可喜的是,2019年,全市化工产业产值占工业比重由2016年的33%降到20%以下,精细化工占比提高到36.2%。

  宜昌打出“关”的组合拳。在全省率先完成38家煤矿整体关闭退出目标,关停规模热电厂2座、土砖窑86座,累计取缔216家非法码头、134家采砂场,在长江干流沿线1公里及支流流域内入江污染源全部清零、网箱养殖全部清零、非法排污口和码头全部清零。

  突出创新改

  河水清澈,杨柳拂堤,草长莺飞。夷陵区黄柏河湖畔,历经综合治理体制改革春风的沐浴,愈发焕发出勃勃生机。

  黄柏河,长江一级支流,全长162公里,承担着为全市近200万人口生产生活供水以及为宜东地区100万亩农田灌溉的重任。沿河两岸,还是磷矿资源富集地。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近年来,黄柏河流域治理改革实现了“三级跳”。

  ——2016年底,宜昌打破行政区划和部门分工,成立全省首个流域性综合执法部门“黄柏河流域水资源保护综合执法局”,整合6项行政监督检查、96项行政处罚、14项行政强制职能。自此,跳出“九龙治水”治不了水的怪圈。截至目前,该局共查处各类违法案件80起,督办整改事项91件,水库围栏网养殖、非法采砂、违法建筑物等历史遗留顽疾得到根治。

  ——2017年,市政府又出台《黄柏河东支流域生态补偿方案》,在黄柏河探索建立水质监测评价结果与水生态补偿资金分配、磷矿开采计划“双挂钩”生态补偿机制,市级设立1000万元生态补偿资金,实行水质监测评价结果与水生态补偿资金分配、磷矿开采计划“双挂钩”。此举被评为全国十大基层治水经验之首,获第二届湖北改革奖。

  ——2018年2月16日,市人大常委会出台《宜昌市黄柏河流域保护条例》,让黄柏河保护从有章可循步入有法可依的新阶段。为保障立法实施,宜昌全面执行最严格的生态环境保护制度,创新“公安+环保”执法模式,在全国首创组建环保警察队伍。

  重拳出击,铁腕治河,如今已成常态。夷陵区公安局在开展联合巡查时,发现辖区某金属制品有限公司生产厂区内污水横流,直接外排至下水道,最终流入市政管网。经取样鉴定,该公司总排水口排放的污水中,重金属铜含量超标,同时私自排放生产废水,造成了环境污染。夷陵区公安局环保大队迅速受理此案,对犯罪嫌疑人刘某采取强制措施。

  今年4月15日,市黄柏河流域水资源保护综合执法支队联合夷陵区环保局、樟村坪镇政府,组成工作专班,对夷陵区昌达黑良山矿、鹰燕909工区、诚信工贸、宝石山董家河矿、中海油等企业开展三磷整治检查督办。

  经过不断探索和完善,黄柏河流域治理交出阶段性“答卷”。

  2018年,流域Ⅱ类水质达标率为81.43%,较2015年同期上升了11.49个百分点。2019年,流域Ⅱ类水质达标率为96.04%,较2018年同期上升了14.61个百分点。流域水质稳中向好,且优质率不断提升。

  “微风吹拂荡清波,绿草茵茵树婆娑,草丛藏着小花朵。河水清幽鱼肥硕,船儿悠悠荡小曲,慢摇自在好生活……”诗人对黄柏河的浪漫憧憬、市民对黄柏河的美好向往,正成为现实。

  痛下决心搬

  用心用力落实长江大保护,宜昌在峡江之滨落下重重的一笔。

  郑重敲定宜都化工园和枝江姚家港化工园,为全市化工企业搬迁入园的主阵地,大手笔把园区搬到要素承载地。

  深耕猇亭十年,年产值1.5亿元。但一公里红线内必须搬离,暂时的损失在所难免,华昊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林福平曾陷入纠结。

  “深感生态保护之要,更感发展机遇难得。”林福平说,正是引进投资、扩大规模、转型升级好时机,何乐不为?

  2019年9月,该公司陶瓷电容及原材料生产加工项目搬迁落户宜都化工园,项目总投资40亿元,占地245.73亩。

  记者了解到,当前已完成土建30%,预计今年11月实现投产,届时可实现年产值27亿元,将满足全球电子级陶瓷基础材料市场每年10%的增长需求。

  从1.5亿元到27亿元,从岸线厂房林立到鸟语花香,舍得之间,企业迎来了跨越式发展。林福平说:“未来将把产业链向下游延伸,做深加工产品,最终做到终端电子元器件,让电子产业在宜昌开花结果。”

  市经信局化工工业科相关负责人介绍,当前,宜昌计划搬迁入园的36家企业中,除2家关停外,4家已建成投产,14家已全面开工新项目建设,16家正在开展项目前期准备工作。

  搬!宜昌痛下决心,全域统筹生态保护与经济发展需求,把人搬出生态敏感区、把企业搬进专业工业园、把园区搬到要素承载地,搬出好山水、好发展、好日子,实现富口袋、富脑袋和富生态相统一。

  夷陵区雾渡河镇西北口水库,是宜昌市百万人口饮用水源保护地,其水质直接关系着市民饮水安全和黄柏河流域生态安全。

  而曾一度,水库周边环保设施不完善,居民环保意识较弱。百余农户“靠水吃水”,非法捕捞、网箱养殖层出不穷。不仅如此,生活污水、养殖废水等也直排水库,影响水质。

  “减人减房、精准扶贫”,促进水源地保护的政策应时出台。150户343人响应生态搬迁,分批迁入核心区以外生产资料充足的区域。

  新生活带来新发展思路,花卉苗木、果蔬种植、生态渔业、乡村旅游等绿色产业“活”了起来。首批外迁户刘永辅在夷陵区黄花镇丁家坡村安了新家。偶尔回到老家,望着青山翠树碧水,她感叹:“好政策带来好生态,好生态带来好生活!”

  17939户,46409人。为了绿水青山,全市搬离生态敏感贫困地区的人数,仍在年年攀升。

热点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