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高歌时代 为民引吭抒壮阔

2019-08-09 07:39 来源:三峡日报 责任编辑:李敏

  潘星兰、刘发英、罗官章,英雄!楷模!因为《三峡日报》,他们从宜昌走向全国。他们说感谢三峡日报替他们传递了恪守一生的价值观,这份感情值得一辈子珍惜。

  韩永祥、汤运来、宋文德,三峡日报忠实读者代表。他们或读报藏报48年,或节衣缩食订报,或因报结缘一生。

  他们,与三峡日报同行;他们,与时代共进。让我们一起回顾他们与《三峡日报》共同烙下的时代印记,为新时代高歌。

潘星兰 坚强卫士成金融专家

潘星兰在枝江同心花海留影。图片由本人提供

  “英雄壮举撼天地,众口争夸姐妹兰。”30年前,枝江董市镇桂花乡信用分社出了两个勇斗歹徒的女英雄,一位是已牺牲的杨大兰,另一位是潘星兰。因为她们名字中都有个“兰”字,因此人们亲切地称她们为“两兰”。

  “没想到时隔多年,三峡日报还记得我,这份感情值得我一辈子珍惜”,7月17日,当接到记者的电话,潘星兰有点久别重逢的惊喜,如今,她在香港工作,生活恬静而幸福。“这么多年以来,感谢三峡日报对我的关注关心关怀,也感谢家乡人民一直以来对我的支持和帮助,我现在工作、生活都挺好的,谢谢大家挂念。”

  1989年12月25日夜,两名蒙面歹徒持刀潜入桂花信用社,意图抢劫保险库内财物,他们找到当晚的值班会计潘星兰及炊事员杨大兰,逼迫两人交出金库钥匙及密码,两个19岁的姑娘殊死搏斗,杨大兰被歹徒连砍9刀,英勇献身。潘星兰被歹徒惨无人道地割去左耳,身中数刀而昏迷,醒后强忍巨痛,爬到附近农户家中求救报案,最终协助警方将歹徒绳之以法。潘星兰、杨大兰为了保卫国家财产勇斗歹徒的事迹感动了无数人,被称为“中华姊妹兰”。

  “巾帼楷模”“刘胡兰式的英雄”“三八红旗手”“新长征突击手”“全国金融卫士”……各种荣誉接踵而来,潘星兰还受到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接见。“要说英雄,大兰才是当之无愧”,潘星兰说,每次回到枝江,她都会去杨大兰墓地祭扫。

  潘星兰是个热爱学习的人,1990年9月她报考了大学,第二年以高出录取分数线16分的成绩被中国农业银行武汉管理干部学院录取,后又攻读武汉大学公共行政管理专业。大学毕业后,她历任中国农业银行湖北分行营业部会计、出纳、科长等职。1997年底调到北京,她又考上了研究生。之后,她在农行海东支行担任副行长、农行北京分行担任副处长等职务。

  英雄的光环逐渐淡去,她把自己当成一名普通的银行职工,积极学习证券、保险、企业财务等相关知识。潘星兰有一个朴素的信念:爱岗尽责就是爱国。她说,要想做好工作,自己必须先是个专家。

  2009年,潘星兰到香港从事金融工作,一切从零开始。从来不服输的她又攻克了英语关,拿到了金融从业人员资格牌照。如今的潘星兰,已经成为商业银行、投资银行方面的金融专家,工作忙碌而充实、生活简单而快乐。

  三峡日报全媒记者 黄彦乔 通讯员 董传莲 方琦

刘发英 从《三峡日报》走向全国

刘发英在工作室讲解网络助学情况。杨雪 摄

  2010年1月3日,一则刊发在《三峡日报》上的新闻《“英子老师”网络助学感动众人》,将长阳大山里的刘发英——这位网络助学多年深藏功与名的老师,带入了大众的视野。

  当年1月18日,《三峡日报》头版刊发长篇通讯,“英子姐姐”自此而出。从优秀教师到全国人大代表,从县爱心大使到省爱心大使,从荣获县级“劳动模范”到“全国五一劳动奖章”,从湖北好人到中国好人……“英子姐姐”不仅成为刘发英的代称,也成了从地方到全国响亮的“公益名片”和爱心品牌。

  今年7月24日,“英子姐姐”带着团队来到龙舟坪镇龙舟坪村一组,走访贫困学生,夜里又马不停蹄赶回县里参加培训活动。

  难得坐在工作室里,翻开桌上那本《中国网络助学第一人——英子姐姐》,刘发英感慨万千。这是2012年三峡日报为其主编、出版的图书,育人、助学、影响、媒体聚焦等等全面解码了“英子姐姐”其人其事。当年,由《三峡日报》记者牵头的市采访组,辗转龙舟坪、资丘、磨市、宜都、武汉等地,历时半个多月走访座谈100多人次,对相关材料亮点一一挖掘核实,收集整理出“英子姐姐”和她的助学团队爱心助学的80个小故事,完成了近3万字的长篇通讯,提供了翔实生动的新闻素材。

  其实,早在2006年3月31日《三峡日报》就刊发了《深山里的“阳光妈妈”》,首次报道了刘发英,讲述了她扎根偏远山区支教十余年的事迹。而那时,刘发英才刚刚着手网络助学,《三峡日报》也是自那起,开始了对刘发英网络助学的长期关注及跟踪报道。

  “‘英子姐姐’这个名字是大家取的。”刘发英笑着说,因为自己在网上取名“英子”,网友们看她穿着正装的头像觉得亲切,猜她不是老师就是医生,是个姐姐的形象,“英子姐姐”就这样在网友中叫了起来。

  14年来,《三峡日报》始终在追踪报道着这个新闻人物,记录着她走向全省走向全国。

  而“英子姐姐”早已经从最初默默地利用业余时间开展网络助学,为山里贫困孩子募集53万多元,帮助326名学生实现求学梦,到如今,“英子姐姐”助学网家喻户晓,工作团队汇聚海内外1900余名爱心人士,募集爱心善款2100万元,资助湖北、湖南土家贫困学生3200名。

  “因为有日报这么多年来对我和我们网络助学工作的推介和宣传,才让更多的爱心人士了解我们的助学并加入其中。”刘发英说,她感恩《三峡日报》。

  三峡日报全媒记者 杨雪

罗官章 为大山奉献的心永不老

罗官章正在阅读《三峡日报》。宋志豪 摄

  这么多年,罗官章的习惯依旧没变:早起第一件事就是翻开当日的报纸,从《三峡日报》到《人民日报》,从当地新闻到国家大事,83岁的他读起来津津有味。7月31日,记者见到罗老时,他正在整理前两日的报纸,一份印有“宜昌解放70周年”的《三峡日报》特刊正被他拿在手里反复翻看。

  “今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也是《三峡日报》创刊70周年!”说起与手中报纸的缘份,罗老把话头定在了3年前——

  2016年3月,《三峡日报》连续刊发消息《退休县官罗官章回乡扶贫十九年》、评论《向罗官章学什么?》和通讯《一座山,一辈子》,将这位退休老人的故事带到了更多的人面前。

  回忆起当时的采访过程,罗老翻开保存的一张照片。照片里,他和前来采访的记者范长敏、金贵满、严晓冬4人围着火炉亲切交谈。罗老说,3月的牛庄还下着雪,天冷的不像话,记者们晚上8点多一到就开始了采访,前前后后待了十几天,走访、收集资料,整个牛庄都跑遍了!其中记者严晓冬更是前前后后上了牛庄三四十次。末了,罗老还不忘感叹一句:“他们搞事很扎实,很能吃苦。”

  印象最深的一次,是记者们跟着他一起寻找乌天麻。一座山头一座山头地翻,几个人跟着他在积满雪的大山里浅一脚深一脚地四处寻觅。寒风吹在脸上,他甚至有好几次心里都做好了有人要喊“放弃”的准备。但大家心里始终憋着一股劲儿,几天下来,终于找到了乌天麻。

  近一个月的并肩奋斗,罗老和记者们建立起深厚的友谊。2016年6月29日,罗老远赴北京参加在人民大会堂举行的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95周年音乐晚会,当时拍摄的习近平总书记和他握手的照片,始终被他珍藏着。

  “《三峡日报》把我的故事讲给了更多人听,更重要的是,他们替我传递了恪守一生的价值观,欣慰的是,我也看到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到扶贫的队伍中来。”罗老说,这两年,大山的变化越来越大、越来越好,路通了、产业有了、大家的生活水平更好了。

  翻开罗老的笔记本,一首诗赫然纸上。“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罗老说,“我今年83岁,年纪大了,但我为大山奉献的心永远都不会老,我也相信会有越来越多的人来到大山,继续我未完成的事!”

  三峡日报全媒记者 宋志豪 通讯员 周祖熙

韩永祥 读报藏报48年

退休村支书韩永祥收集《三峡日报》48年。 黄翔 摄

  点军区桥边镇黄家棚村韩永祥家有座家庭“档案馆”,所藏书报中最多的是《三峡日报》。1971年,24岁的韩永祥成为黄家棚生产大队书记,那一年10月9日,他开始收藏《宜昌报》(《三峡日报》前身),48年来,韩永祥读报藏报的习惯一直在保持。

  “生产队需要经常开展党的政策学习,《宜昌报》是最及时、最权威的学习资料。”说起为什么要收藏报纸,韩永祥这样告诉记者。韩永祥在生产队、村任职期间,读《宜昌报》始终是他了解时事的重要途径,也是向群众传达政策的依据。

  “最开始的《宜昌报》三天一期,一张报纸被反复读,在田间地头读,在会上读,干部群众对报纸学得都很认真。”韩永祥回忆道。1979年,《宜昌报》登载了一篇关于安徽省某村实施土地承包责任制的消息,这条消息让韩永祥嗅到改革的先机,率先在生产队推行了土地承包责任制,并在全区树立了改革的典型。

  虽然到了通讯和资讯都很发达的今天,读《三峡日报》依然是这位72岁退休老村支书的日常事务。每次在《三峡日报》上学到看到一些新的政策动向,韩永祥都会跑到村委会,和村干部和办事群众一起学习讨论。

  从《宜昌报》到《宜昌日报》再到《三峡日报》,韩永祥收藏本报48年,渐渐形成了一个小型的资料库、档案馆,经常会有单位工作人员和个人来他家里借阅和借用报纸。2018年,在点军区档案局的帮助下,韩永祥的书报得到了更加规范和整理、归类,其中《三峡日报》整理完毕后占了一整面墙的文件柜。

  7月25日,看着整面墙的《三峡日报》,得知《三峡日报》创刊70周年,韩永祥郑重地提出了一点要求和建议,他希望在《三峡日报》上看到创刊以来历年大事盘点,让他这名老读者,能再回顾一次流金岁月,同时紧跟时代的脚步。

  三峡日报全媒记者 卞健鑫

  汤运来 采药换钱订《宜昌报》

汤运来在家中翻看珍藏的旧报纸。 杨雪 摄

  最近,长阳资丘水连村“农民作家”汤运来正忙着加盖二楼新房,而最让他挂心的是这几箱“宝贝”。

  “家搬过几次,难免有些东西搬丢,唯独这几箱书不能丢。”说着话,他从箱里小心翼翼地拿出了一份老报纸。那是1987年4月29日的《宜昌报》,报纸侧边栏上刊发了汤运来的第一首诗《山中的公路》,油印的字迹已经有些模糊,深深的折痕似乎述说着这些年岁月的辗转。

  1983年高中毕业之后,汤运来以微弱的差距与大学失之交臂回乡务农。考试失利的失落、书籍的匮乏,这对于语文成绩拔尖,读书时把图书馆当“家”的汤运来来说,无疑是一种煎熬。

  “那时候最渴望的就是阅读,所幸那一段最低谷的岁月有《宜昌报》的陪伴。”汤运来说,那时在村里,每个大队都订有《宜昌报》,由于地域的偏远,乡邮隔三差五会统一派发一次,报纸在大队长手里是紧俏货,为了能借阅,他也是绞尽脑汁。但每当干完一天农活,晚上“奢侈”地点着昏暗煤油灯,能读上那些甚至是几天前的报纸,满足和兴奋依然足以抵消所有的困乏。

  为了不漏读每一份报纸,1985年,汤运来花十几元订了一份《宜昌报》,及一些文学杂志。这十几元的阅读花费,对于那时干一天农活最多也就3元钱,有时肚子都还吃不饱的农民来说,是奢侈的。那时为了凑够钱,汤运来发现村里常有人上门收药材,他便起早摸黑上山挖药材卖钱。

  第一首诗《山中的公路》,第一篇小小说《临时工》,第一篇散文《渡船·桥》……读的多了,他便开始给副刊投稿,《宜昌报》记载了他的数个第一,还在报社举办的“金山杯”小小说竞赛中荣获优秀奖。这本中间几乎折断的获奖证书,汤运来保存至今。

  如今,汤运来早已是宜昌市作家协会的一员,发表各类文学作品20余万字,成了“农民作家”。

  “《宜昌报》陪伴我36年,不管是曾经的《宜昌报》,还是变迁中的《宜昌日报》,抑或是如今的《三峡日报》,它在我心中从来没变。从纸质的报刊,到网络上的数字报,变化的是形式,不变的是我对它始终如初的热爱。”汤运来说,虽然生活忙碌,他还是会偶尔发表一篇小文,每天抽空坐下来看一看《三峡日报》的电子版,这是一天静心的时间,也是最惬意的时间。

  三峡日报全媒记者 杨雪

宋文德 佳偶天成“报”为媒

宋文德与妻子在看报。沈爱民 摄

  宋文德现为兴山县三新供电服务有限公司高桥乡供电所农电工,他是土生土长的高桥人。上学的时候,老师开展课外阅读,唯一读的课外教材就是两天一期的《宜昌报》,宋文德也养成了爱读报纸的好习惯。1979年中学毕业回村后,宋文德还经常到村支书家看报。再后来,他咬牙挤出5.4元自费订阅《宜昌报》。

  渐渐地,宋文德萌生了写稿投稿的想法。从1979年至1985年上半年,共向《宜昌报》投寄了116篇稿件。1985年7月11日,2版编辑将宋文德写的一篇《收粮购油,现场付款》的稿子修改后在二版头条刊发,这在当时的龚家桥乡高桥区,成了“爆炸性”新闻,时任副乡长的吴泽春专门把报纸拿到宋文德的家里,口头嘉奖。

  这篇稿子不仅点亮了宋文德人生的航灯,也让他遇到属于自己的爱情。

  那一年,家住巴东县沿渡河镇凉风垭村二组的向文兰,到姑妈家走亲戚来到高桥,闲暇聊天姑爹谈道:“我们这里出了个‘秀才’,写的稿子上了报纸。”做事有心的向文兰,走的时候把那篇刊发有《收粮购油,现场付款》的报纸带走了。回到家里,她拿着报纸到当地收购部门理论:“为什么别人村收粮付现款,你们不付现款而给我们一张条子?”凭着这张报纸,向文兰拿到了212元卖粮款现金,这让向文兰第一次感受到新闻报道的力量。

  后来,《宜昌报》又陆续刊发了宋文德写的《村团支部你在哪里》《特别修路工》等稿件,这个身材并不魁梧却有满满正能量的小伙子引起了向文兰的关注,这个勇敢的姑娘提笔给宋文德写了一封信,她写道:“你是一个敢为老百姓说话的人,有一颗上进的心,我愿与你相识相交。”

  就这样,月老的红线牵起22岁的向文兰和26岁的宋文德,两人书信来往,交流情感,最终携手走进婚姻的殿堂。

  婚后,每当宋文德创作的时候,向文兰都细心陪着,这个幸福的家庭,由于夫妻俩有看报读报的共同兴趣爱好,结婚30多年始终相亲相爱。

  采访结束时,宋文德说,谢谢《三峡日报》,尽管到现在我还没到过报社的编辑部,但每每想起那些素未谋面的编辑们,我会由衷地微笑,因为他们成就了优秀的我……

  三峡日报全媒记者 沈爱民

热点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