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兴山不再行路难

2019-07-20 08:32 来源:三峡日报 责任编辑:闵娜

  兴山水上公路 邹远景 摄

  作者丨徐永才

  有人曾经说,兴山山好水好人也好,唯一不好的就是行路难。的确,过去的兴山,因“环邑皆山”而得名,2300多平方公里国土面积,竟然有3800多座大小山头。光绪版《兴山县志·山志》曰“兴山山国,峰峦重复。”这本县志是时任知县黄世崇亲笔撰写的,他来自湖南湘阴,是个很有学问的人,见多识广,虽然他的家乡也是山区,但当他面对兴山的高山大川时,依然感到十分的震撼,发出了“山国”的惊呼。

  兴山不仅仅是山多,而且是山高,谷深,坡陡,有人形容是地无三尺平,水无三尺宁。人在这样的环境里生活,进山出山的路都是盘桓在高山峡谷里、悬挂在绝壁岩缝里的羊肠小道,使人望而生畏。清朝一位浙江的秀才叫叶调元,他在路过兴山时对这里崎岖的山路感慨万千,写了一首诗:“山势坡陀路径斜,闻鸡犹未见人家。道旁巨石都如屋,堤上春泥半是沙。”他把兴山的路描绘得千难万险、狰狞可怖。

  解放前兴山不通公路,到宜昌走旱路要三天,走水路也要两天。1956年兴山有了第一条公路,把县城和长江联系起来了,后来又修了宜昌至兴山的公路,但要翻越三座高山,160多公里的路程,汽车要跑整整一天,如遇洪水、大雪等灾害天气就中断了。1982年冬,我在宜昌师专学习,久病的父亲突然去世,我接到电话后就马上动身回家,但到长途汽车站买票时,售票员告诉我,因大雪封山,到兴山的班车停了。我又匆匆跑到九码头买船票,坐到船仓里了,但船却迟迟不开,一问,是因为江里的雾太大,开不了。那段时光,我真的像热锅里的蚂蚁,心急火燎,坐也不是,站也不是,只有在轮船的甲板上转圈圈,但却毫无办法。本来上午10点就应该离港的轮船一直到下午两点才提锚起航,到香溪口下船时天已快黑,班车早就没有了。好在我遇到了一位好心的货车司机,他听了我的诉说之后,把我捎带回了兴山,到家时已是深夜一点,父亲的丧事已接近尾声,在悲伤之余,也万分诅咒那该死的大雪、无情的大雾,艰难的回家之路。

  过去,兴山人要出去不容易,境内的往来也十分艰难。“开门大望见,说话大听见,要想见个面,走路大半天。”这顺口溜几乎放在兴山任何一个地方都合适,到处是悬岩峭壁,到处是逼窄的峡谷,羊肠小道也随着山环水绕,其难其险平原人简直无法想象。紧邻神农架有一个马家河村,由于山太陡峭没办法修路,出村的路是顺着平水河走,河也是在险峻的峡谷里穿行,路也就一时河东一时河西,从村里走到平水乡所在地要趟48道水,冬天冰冷刺骨,夏天说不定就涨洪水,那条河曾经卷走了很多的过河人。在过去的湘坪乡还有一个寡母子牛的故事,有一个村下山的路极为艰险,人都是爬着上下,牛根本就上不去,有人就用背篓背了一头小母牛上去,这牛长大后却没有办法配种,成了大龄母牛,一直到牠死去都还是个处女牛,因此人们就把这头牛叫作寡母子牛,这个村子也被称作寡母子牛村。

  新中国成立70年,兴山的交通环境不断改变,从乡乡通到村村通,再到户户通公路,基本实现了看山不走路,不再肩挑背驮的新局面。现在已经实现了出口高速直通、县内快捷畅通、航运江海贯通、水陆配套联通的现代交通格局。全县公路通车里程达到4100多公里,其中国家列养的等级公路有400多公里,村级公路达到3700多公里,形成了四通八达的公路网,农村公路入户率达到80%以上。现在兴山人到宜昌,每天有数十班城际公交往返穿梭,到宜昌办一般的事情可以早去晚回,和过去赶集一样的方便。过去趟48道水的马家河村,而今209国道穿村而过,成了兴山的北大门,是通往神农架、保康的交通要道。那个寡母子牛村也通了公路。地处海拔1200多米的榛子乡和平村,占半数的家庭有了小轿车,村里开群众会,很多人都是开着小车来,使村委会周边也出现了停车难。

  由于长江三峡工程的兴建,香溪河成了深水航道,使万吨级的船队可以直达峡口港,千吨级的船队可以到达昭君镇,兴发集团的货物进出绝大多数都是走水路,每年可节约运费数千万元。现在,郑万高铁正在紧锣密鼓地建设中,兴山站是全国唯一建在县城里的高铁站,规划中的沿江高铁也在这里交汇,到2022年两条高铁通车后,兴山人南下昆明北上京城、东出上海西进四川都可以在家门口坐高铁,那是何等的便捷和舒适。更令人期待的是,规划中的兴山通用机场已经完成选址,纵贯兴山境内的五峰至房县的高速公路也在准备之中,到那时候,由两条高速、两条高铁、水空航运形成的水港、陆港、空港汇聚兴山,“山国”再不会有行路难,“环邑皆山”再不是山区发展的障碍,而成为人们欣赏的美景。

热点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