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长虹卧波通两岸 天堑通途铸辉煌

2018-07-20 08:02 来源:三峡宜昌网—三峡日报 责任编辑:刘振华

  阅读提示

  从高亢浑厚的峡江号子,到千帆竞渡的商贸往来,从举世瞩目的雄伟大坝,到长虹飞跃的跨江大桥,千百年来,宜昌不断谱写着征服长江的壮阔史诗。

  一条江,一座城,流淌历史沧桑,演绎万千风华。长江不止是宜昌横向拓展的轴线,更是宜昌纵向布局的坐标。随着宜昌绿色发展、高质量发展的快速演进,跨江发展,成为了时代的必然选择。

  因江而兴,跨江而盛。重庆、武汉、南京、上海等众多长江沿线城市,无不在跨江发展中赢得二次腾飞的机遇,作为省域副中心、长江中上游区域性中心城市的宜昌,因为一座座突破长江天险禁锢的跨江桥梁,高标准制定的“一江两岸、南北并举”城市战略,在大江两岸的广袤土地上生根、成长。

  宜昌有着“桥梁博物馆”的美誉,浩瀚的江面上,气势恢宏、巧夺天工的一座座跨江大桥,见证着宜昌人披荆斩棘、奋斗不息的信念。

  细读宜昌的“桥史”,也就是读一部宜昌的发展史,桥梁已经和这座城市的发展血脉相连。在飞架南北的跨江大桥连通下,宜昌彻底打开了城市发展的空间,江北江南同频共振的全新格局雏形初显,彰显出宜昌“在保护修复长江生态环境上走在全省前列,在推进高质量发展上走在全省前列”的首站担当。

  长虹卧波通两岸,一个绿色生态、高质量发展的宜昌正阔步走来……

  桥梁,城市实力的佐证

  轮渡,是很多宜昌人曾经的日常生活。江边破旧的码头上,趸船与岸边之间,竖着一道栅栏门,上面写着“轮渡”二字,在习习江风中轮船搭载着乘客驶向对岸,而后,又从对岸满载着乘客返回,迎来送往间,时光悄然流逝……

  这条有着多年历史的航线,随着长江大桥的不断涌现,渐渐消失在宜昌人的记忆里。从桨声灯影到长虹卧波,宜昌人的跨江梦想从未停息——

  1971年9月,枝城长江大桥建成通车,成为继武汉、南京之后,长江上架起的第三座公铁两用桥,也是长江上的第四座桥梁。作为宜昌桥群里的“老大哥”,枝城长江大桥连通焦柳铁路,至今仍是宜昌南下的重要通道之一,大桥的建成通车,直接带动了枝城港的兴起和宜都市的兴旺。

  1996年8月,素有“神州第一跨”美誉的西陵长江大桥建成通车,作为长江上第一座悬索桥,建成时其跨度在同类型桥梁中居国内第一、世界第七,大桥是三峡工程建设两岸交通的主要通道,为圆“世纪梦想”立下汗马功劳。

  2001年9月,宜昌长江公路大桥建成通车,作为第一座完全由中国自己设计、施工、监理的特大跨径悬索桥,宜昌长江公路大桥是国家公路网主骨架沪渝高速主干线在湖北境内跨越长江的一座特大桥,也是宜昌主城区跨越长江的重要通道,正式开启了主城区南北两岸区域融合的步伐。

  2001年12月,夷陵长江大桥作为长江上唯一一座三塔倒Y型单索面混凝土加劲梁斜拉桥,再度征服天堑,在同类桥梁中其跨度成为世界之最。夷陵长江大桥北起宜昌市体育场路,沿胜利三路向南依次跨鸦宜铁路、东山大道、夷陵大道、沿江大道,越长江后经点军区五龙村与江南大道互通立交相衔接,有力激活江南江北跨江发展潜能。

  2007年12月,宜万铁路宜昌长江大桥顺利合龙,作为目前世界同类型铁路桥梁中跨度最大的桥梁,宜万铁路宜昌长江大桥的建成,加速了以宜昌为中心,以铁路、公路、水运、航空为主体的立体交叉运输体系形成,对促进大西北开发和区域经济发展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2016年7月,至喜长江大桥建成通车,这座继鹦鹉洲长江大桥之后世界上第二座钢板结合梁悬索桥,采用一跨过江方案,既不影响中华鲟洄游,也保证了长江航道的不阻航、不断航。

  2016年11月,伍家岗长江大桥正式开工,它的建成将使宜昌“内中外”快速路环网体系完整闭合,城市组团间交通连接更加快捷……

  城市龙骨,长虹飞跃,天堑通途。一条条垂江延伸的大动脉,为宜昌城市发展、城市功能空间的扩散和两岸经济蓬勃兴起注入了无限动能和推力。

  桥梁,改变城市的格局

  盛夏之晨,江风轻拂,阳光洒在江面泛起粼粼波光。宜昌城区第一座主跨度千米级的大桥——伍家岗长江大桥建设正酣,大桥北岸主塔承台早已浇筑完工,155米的主塔正如雨后春笋般节节攀升,一桥飞架南北的美景正在日趋成型。

  “绿色发展”的城市理念,让伍家岗长江大桥不仅是城市的交通通道,更是一条生态廊道。大桥所在的区域为长江中华鲟自然保护区缓冲区,也是江豚、胭脂鱼活动密集区,桥梁设计采用主跨1160米悬索桥一跨过江方案,不在水中建设桥墩,既保证了中华鲟等珍稀鱼类洄游不受影响,又确保了长江航道的不断航。

  长江大桥之于城市,不止在于大江南北路网的畅通,更重要的是促成城市格局的裂变。夷陵长江大桥、至喜长江大桥的通车运营,城市核心区“南北闭环”形成。然而城市骨架快速拓展的宜昌,仅中心城区的两座跨江通道远不能适应城市发展的需要,根据《国务院关于依托黄金水道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的指导意见》和《长江经济带综合立体交通走廊规划》,以及《宜昌城市总体规划(2011~2030)》的要求,宜昌适时启动了“一江两岸、南北并举”的“钥匙构筑”工作,随后伍家岗长江大桥的靓丽身姿开始呈现……

  作为宜昌江南江北交通大循环的“点睛之作”,伍家岗长江大桥建成通车后,将实现城区中环闭环,内中外三环真正形成高效循环,有机串联艾家与花溪路区域,并实现西陵、伍家岗、点军、猇亭等区域组团的全方位联动,真正实现江南江北的“同频”发展,有力推进长江中上游区域性中心城市和世界水电旅游名城建设,“大桥经济”带来的区域发展效应已然可期……

  在宜昌“双核驱动、多点支撑、协同发展”战略中,随着“滨江公园向东延伸至猇亭古战场,以推进全域旅游促进业态转变”这一“破题”路径的实施和发展的新方向的指明,可以想象,未来的宜昌,蓬勃发展的东站商圈、风景优美的宜古路、高新产业繁荣的猇亭,将在伍家岗长江大桥和滨江线延伸段等联通下,彻底投身到宜昌生态发展、绿色发展的主舞台上,成为宜昌城市布局中新的重点发展带和价值洼地。

  桥头堡,城市未来的方向

  宜古路沿线,正在向着城市生态景观大道蝶变,变化很大程度来源于由伍家岗长江大桥的建设。而这座连接两岸的跨江大桥带来的,不止是宜古路的生态蝶变,或许更是便捷的交通诞生和桥头堡经济的逐渐开启。

  一座大桥撬动一个经济圈,这样的例子,水系沿线城市比比皆是:从杭州湾跨海大桥南岸的杭州湾新区、港珠澳大桥桥头的横琴新区,到武汉长江大桥下的司门口商圈、武汉长江二桥桥头的永清商圈和徐东商圈、鹦鹉洲长江大桥桥头的钟家村商圈……每一座大桥的通车运营,都将造就一座城市、一个区域的经济腾飞。

  对于宜昌而言,桥头堡经济非陌生概念。夷陵长江大桥的通车,不仅使得江北的体育场路、港窑路区域日趋繁荣,江南五龙片区更是从由农村变都市,吸引了宜昌市中心医院江南院区、磨基山森林公园、卷桥河湿地公园等大量公建配套和高新企业的进驻,打造出一座现代化的生态宜居之城。

  至喜长江大桥的建成通车,对于城市格局的变化同样明显,江北的华祥商圈、北苑桥片区等西陵二路沿线区域价值骤增,名盘如雨后春笋般开建,同时点军奥体经济圈加速崛起,桥头区域云集了市一中新校区、市委党校、老年大学、市妇女儿童活动中心等众多名校资源,以及鳞次栉比的高层住宅,成为当前城市发展的热点高地。

  伍家岗长江大桥建设,同样标志着新的桥头堡经济圈来临,长期以来,相对于主城区夷陵广场商圈、万达商圈、五一广场商圈的迅猛发展,城市东部新兴区域的整体发展略逊一筹,随着伍家岗长江大桥的建设和“重大项目+片区开发”模式的落地,大桥建成的同时附近片区开发将同时见成效,届时,江南江北的产品和要素流通成本将大为降低,区域一体化发展步伐将全面加速,地处桥头堡江北的宜古路片区和江南艾家片区,将迎来全新的发展契机。

  桥梁的城市地位,决定着桥头堡的经济动能,与主城区其他跨江大桥相比,伍家岗长江大桥承担着宜昌城区交通内、中、外三环真正闭环成形的重任,大桥通车后将推动实现市域内交通以及与相关城市群之间的互联互通,全盘托起宜昌的区域中心格局,“大桥经济”也将成为助推宜昌发展的重要元素。

  按照宜昌“双核驱动、多点支撑、协同发展”战略,伍家岗长江大桥桥头区域地处各大重点产业板块接合部,“桥头堡”的天然地利,将有效带动物流、资金流、信息流在这里快速集聚,从而推动整个区域的产业升级和优化,推动经济发展新的动力充分释放,大桥两岸的区域价值将迎来一波重估过程,价值洼地和“遍地生金”之势即将生成。(记者 肖行通讯员 张筱卿 策划:覃燕妮 郑江 姚定安)

热点专题
无障碍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