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词常识】词牌名:南宋词

2017-09-04 18:34 来源:中华诗库 责任编辑:姚晓浪

  [南宋词]

  格律:

  (注:○=平●=仄△=平韵=▲=仄韵)

  说明:

  南宋初期活跃着一批经历了靖康之变的南渡词人,他们可以被称为南渡群体。这些人目睹了国家巨变,饱尝了乱离之苦,因而关心国事、抗敌救亡、感伤动乱就成了他们许多词作的共同主题,于是这时的词风,或悲愤、或激昂、或深沉、或悲凉,总之有了较大的改变。在南渡群体中,最为著名的词人有张元幹、朱敦儒、岳飞、李清照等人。张元幹是一位积极主张抗敌,反对投降妥协的爱国词人,但却因此而屡遭挫折。他的词充满了慷慨悲凉情绪,继承了苏轼的豪放风格。他的《贺新郎·曳杖危楼去》和《贺新郎·梦绕神州路》就是这方面最有名的代表作。朱敦儒在南渡前本是一位以清高自许的文人,他隐居山林而获得“朝野之望”。然而南渡后却出来从政,并发出了“回首妖氛未扫,问人间英雄何处”、“中原乱,簪缨散,几时收”的深沉喟叹。岳飞以抗金名将的身份,唱出了最为激昂慷慨的时代最强音,他的《满江红·怒发冲冠》成为表达抗敌之志、抒发忠愤之情、展示报国之心的千古绝唱。而女词人李清照前后期词作风格的变化,更能说明时代的变迁给文学带来的影响。李清照前期的词,大多抒发闺阁妇人的闲愁别恨,词风柔弱纤丽;然而南渡以后,亲历国破家亡,使她的词充满了时代的悲音,她虽然依旧是在闺中发出唱叹,但这孤苦凄凉的泣诉,却融入了深刻的社会内涵。尤为可贵的是,李清照以婉约词的高妙艺术手法,来抒写深沉的家国之恨,使婉约词的成就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无疑这是对婉约词的重大贡献。

  南宋中期:志存恢复,北伐中原,可以说是南宋中期词人时刻不忘的主题之一。这时期的代表词人有陆游、张孝祥、辛弃疾、陈亮、刘过等人。而以清空婉约著称的姜夔,也是这一时期的重要词人。陆游是南宋最伟大的爱国诗人,和他的诗一样,他的词也充满着渴望恢复、北伐中原的美好理想,抒发他书生老大、报国无门的怨愤苦闷。“胡未灭,鬓先秋,泪空流”,这是多么令人痛彻的感叹。张孝祥一直是收复中原主张的积极支持者,他反对议和,两度遭贬,但仍不改初衷。他的词情感洋溢,气势豪迈,而且展示出他开阔的胸襟,风格颇近苏轼。《六州歌头·长淮望断》确是一篇抒发爱国激情、使人“忠愤气填膺,有泪如倾”的杰作。有人说,词至南宋发展到了高峰。实事求是地说,这话并不过份。无论是豪放词还是婉约词,这时期都取得了突出的成就,特别是辛弃疾的出现,使词最充分地展现了抒情言志的功能,词境得到了进一步的开拓。辛弃疾的词,也使豪放词的思想艺术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成为豪放词最杰出的代表。具体说来,辛词的成就有如下几点:一是充分运用词这种形式抒情言志,表达爱国激情和深沉的忧思。辛词具有丰富的内涵,具有鲜明的时代感。不忘中原、反对议和、力图北伐,是词中反复萦绕的情思。二是进一步使词体解放,从苏东坡的“以诗为词”,走向“以文为词”,无论是哪一种题材,也无论是经史子集的词语,均可在词中表现,均可在词中运用。但辛弃疾并非不讲词律,而是最大限度地灵活运用词律,不拘于一成不变的法则。辛词的名作令人目不暇接,而且读起来也朗朗上口,说明它们依然遵守着词律。辛弃疾以其卓越的成就,俨然成为我国词坛上的大家,无论在当时还是在后世,都产生了巨大影响。在当时,他与许多词人唱和,形成了以他为中心的辛派词人群体。而到南宋末期,面临亡国之痛,不少词人也继承了辛词的爱国传统,发出悲愤的悼国绝唱。在与辛弃疾同声唱和的词人中,陈亮和刘过是突出的代表。陈亮是一位才华横溢、议论超卓的词人,他的词议论风生,气势磅礴,直抒胸臆,使人感奋。《水调歌头·不见南师久》便鲜明地体现出这种特色。刘过的词,或歌吟抗敌,或感慨时事,或抒发其不平之气,或表现其不羁之才;风格豪放而俊逸,在辛派词人中是较为突出者。此外,年辈较晚的刘克庄,也可看作辛派词人。他的词也多抒写国家大事和个人志向,笔力豪壮,风格粗犷,学习辛词而又有自己的特色。在南宋中期,与辛派词人颇异其趣的,是以婉约著称的词人姜夔。姜词讲求声律形式,他自创曲调,审定音律。如《扬州慢》一调就是姜夔创制。在语言上也往往不直接表达,以含蓄雅致、清幽冷隽为尚。由于姜词能自成一家,所以在词坛上也颇有影响,与之呼应者不乏其人,能形成一派。当时史达祖、吴文英等词人的风格与姜夔近似,被后人称为“雅正派”或“醇雅派”。史达祖的《双双燕·咏燕》是传诵一时的咏物名作。

  南宋末期:这主要是指南宋灭亡前后时一段时间。这时期的词人大体分两类,一类是在宋亡前后,忧念国事,积极抗敌,以词抒发慷慨悲壮之情,如文天祥、邓剡等人;或抒发亡国之痛,伤叹悲歌,如文及翁、刘辰翁诸人。他们继承了辛派词人的传统,词写得激昂壮烈,忠愤满怀。像文及翁的《贺新郎·一勺西湖水》、邓剡的《念奴娇·水天空阔》、文天祥的同调和作、刘辰翁的《金缕曲·与客携壶去》等,均是这方面的代表作。另一类是依然承袭周邦彦、姜夔诸人的词风,仍然在词的格律声韵、遣词修饰上下功夫。这一派的代表人物有张炎、王沂孙、周密等人。他们的词以婉丽空灵、曲婉深晦为特色。不过时代的动乱,又毕竟亲历了亡国巨变,在他们的婉约词中,也多少融入了亡国的哀音。他们和过去的婉约词人不同的是,时时将亡国之痛、故国之思与个人的身世之感交融在一起,通过写景状物,含蓄深婉地表达出来。像张炎的《清平乐·采芳人杳》下片“去年燕子天涯,今年燕子谁家?三月休听夜雨,如今不是催花”,语极沉痛,就绝不只是单纯的伤春之情。同样王沂孙的一些咏物之作,前人也认为是“并有君国之忧”的作品。而周密的被视为其词集压卷之作的《一萼红·步深幽》,就不停地唱叹“故国山川”、“故园心眼”。除上述两类词人外,还有一位词作较丰,评价颇不一致的蒋捷。蒋捷的《竹山词》题材较广泛,表现手法和风格也较多样化,人们很难将它简单地归于哪一类词中,但其中确有一些流布人口的佳作。

热点专题
无障碍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