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词常识】词牌名:北宋词

2017-09-04 18:32 来源:中华诗库 责任编辑:姚晓浪

  [北宋词]

  格律:

  (注:○=平●=仄△=平韵=▲=仄韵)

  说明:

  北宋初期的词,虽然总的来说还承袭着唐朝五代词的靡弱之风,是文人消闲遣兴、聊佐清欢的歌吟,但这时也不断吹来清新淡雅之风,名家名作,时时出现。像潘阆的《酒泉子》、范仲淹的《渔家傲》,都给人耳目一新之感。即使是作为达官贵人的晏殊,在富丽精工之中,不时有自然天成的名句(如“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同样,欧阳修的词作,虽然清丽深婉,但其情感较为真挚深刻,不少清雅之作。而老词人张先更以善于描绘朦胧优美的意境著称。小晏(晏殊之子晏几道)则由于没落公子的地位,在词中抒发了真实的人生感受,这位“古之伤心人”以“工于言情”为人称道。

  然而在北宋初期词坛上,最有成就、对词贡献最大、影响也最大的,则非柳永而莫属了。柳词的特色和贡献主要有三点。一是他大力发展了慢词。柳永以前并不乏长调慢词,但北宋词人多数还是写作小令和中调词。柳永精通音律,他创制了许多长调,从而有利于充分抒发感情。在词史上,柳永对词从短篇小什到长调巨制的过渡上,功不可没。二是他创作了许多俚词,在词的通俗化上作出了贡献。柳永熟悉都市歌伎的生活,了解她们的思想情感,更通晓市民的语言,因而创作了大量“通俗歌曲”,也就填写了大量通俗歌词。前人说“凡井水饮处,即能歌柳词”,这当然和他的俚词创作有关。第三是柳永高超的艺术表现手段。柳词长于铺叙,他特别擅长抒写别情,善于用秋景进行烘托,往往寥寥数笔,便勾画出一幅典型的深秋背景,成为千古绝唱。像“杨柳岸,晓风残月”、“渐霜风凄紧,关河冷落,残照当楼”都是很著名的例子。因此柳永赢得了“工于羁旅行役”(即善于写旅行客愁)的称誉。总之,词发展到柳永,是一个重要的转换。

  北宋中期词:处于北宋神宗时的王安石,词作虽然不多,但他能“一洗五代旧习”,以政治家的情怀作词,一曲《桂枝香》金陵怀古,竟能使同时的三十余家逊色,可见词的风尚已有改变。紧接而来的苏轼,以豪迈的胸襟、旷放的情怀、和如椽的大笔,开拓了词新的境界。从此,词再也不只是浅斟低唱、消愁破闷的“小摆设”,而是能取得和诗一样地位的言志抒情的鞺鞳之音。苏轼“以诗为词”,即凡能用诗歌抒写的内容,均能以词来表达。前人说,苏轼的词作,“一洗绮罗香泽之态,摆脱绸缪宛转之度,使人登高望远,举首高歌,而逸怀浩气,超然乎尘垢之外”,于是“花间词”也好,柳永词也罢,都不能与之相比了。的确,只要读读苏轼的《念奴娇·大江东去》和《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那种襟怀气度,堪称前无古人,后启来者。苏轼的词,体现出词以文学为主的特征,但苏轼并不是不讲音律,只是“不喜剪裁以就声律”罢了。自明代以来,词论家常用“豪放派”、“婉约派”来评论词的作者,苏轼也理所当然地被看作豪放派的开创人物。实际上苏轼在当时的影响就很大,不少人学习苏轼作词,像黄庭坚有的词作气度与苏轼相近,如《念奴娇·断虹霁雨》一词,他自认为“或以为可继东坡赤壁之歌”。此外像贺铸的《六州歌头·少年侠气》,其豪迈壮烈的程度似更过之。有趣的是,作为“苏门四学士”之一的秦观,词风却与苏轼大异其趣。秦观的词,一向被视为婉约词风的代表作,他承接柳永,工于言情。在善于刻划、文字精密方面,较柳永似过之而无不及。但总体成就还不能说超过了柳永。

  北宋后期词的最大特点是在音律方面的发展,其代表人物是被人称为北宋词坛“集大成者”的周邦彦,有人将他比作诗中的杜甫。他精于声韵,能自创曲调,他曾经在宋徽宗时任过国家管理音乐部门的官吏,因而更有条件做乐调的审定工作。周邦彦上承温庭筠、柳永的风格,下开南宋婉约词派,可以说是词坛上一位继往开来的大家。他的主要特色是推进了词向“雅”的方向发展。前人说周邦彦的词“无一点市井气,下字运意,皆有法度”。他还特别善于融化古人的诗句入词,达到自然天成、浑如己出的地步。周邦彦的词长于铺叙,讲究章法;描写物态,曲尽其妙,又比柳永词写得含蓄蕴藉。语言也雕琢精工,音韵婉畅。这样的词,自然极为雅致,受到文人雅士的欢迎。可以这样说,词发展至周邦彦,婉约词风的主要特色得以充分体现,无论是音律、章法、修辞、表现手法,都达到了很高的水平。后世婉约派的词人,在总体成就上,很少能有超过周邦彦的了。但身处外患不断、国命危艰的北宋末,周邦彦的词主要还是抒写男女之情和离愁别恨,没有广阔的社会生活,这不能不说是严重的缺陷。

热点专题
无障碍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