鸟儿世界里的深情守望者——跑遍五大洲的宜昌资深拍鸟人刘思沪

2018-07-20 10:33 来源:三峡宜昌网-三峡日报 责任编辑:李好

白腹海雕

朱鹮

水雉

红头长尾山雀

黑冠鹃隼

  本网讯(记者 翟雪莲 见习记者 付江山)我们生活在同一个世界,但每个人感知的世界却各不相同,有的人习惯于停留在生活的表面浮光掠影,有的人却喜欢深潜入未知的领域深情守望。

  在宜昌,有一位追着鸟儿满世界跑的摄影师,10年间,他的足迹走遍五大洲,他的镜头下一千多种鸟儿千奇百态,从雪域高原的血雉,到哥伦比亚丛林的蜂鸟,上万张图片定格了鸟儿们恋爱、交配、育幼、捕食、争斗等珍贵瞬间。

  2018年,他被评为湖北省十佳爱鸟护鸟人。

  7月17日,本报记者采访了这位宜昌的资深拍鸟人刘思沪。跟随他的讲述,让我们走进了一个长翅膀的有趣世界。

  为鸟钟情,一架相机闯五洲

  拍鸟说起来轻松,看起来很美,但实际上却极考验体力、耐力以及财力。30多斤重的相机加镜头,记者双手费了很大劲也不能平稳举起,73岁的刘思沪却能单手轻松举放。这也正是拍鸟让刘思沪痴迷的地方,风景不会跑,人也可以摆,但鸟儿不会等你,甚至会躲着你,你必须有足够的耐性和勇气,滤杂去躁,才可能走进那个宁静充满灵性的世界。从08年退休以来,刘思沪挎着一架相机,不仅走遍了全国,更跑遍了五大洲,这期间支撑他的,是对鸟儿的无限热爱。

  “鸟儿很有灵性,就像人一样,鸟儿也有恋爱交配,也有骨肉亲情,当然也会抢食打斗”,与鸟儿打了十多年交道,刘思沪早已把鸟儿当成自己的亲人,谈到与鸟儿的故事,刘思沪如数家珍。“有一种小鸟,叫红嘴蓝鹊,有时甚至会攻击猛禽,有一次一只红嘴蓝鹊的幼崽被眼镜王蛇吃掉,它竟然不顾一切地与王蛇搏斗,最后杀死了王蛇”,“还有一种鸟叫水雉,与一般的鸟不同,它是一妻多夫,往往是雌鸟负责交配产卵,而雄鸟却负责孵蛋和照顾小鸟”,对于拍摄过的一千多种鸟儿生活习性和轶闻趣事,刘思沪信手拈来。

  历尽艰险,追睹鸟容终不悔

  今年4月份,为了拍摄一种仅存于南美洲的蜂鸟,刘思沪跨越重洋远赴哥伦比亚。到达哥伦比亚后,他们一行4人在当地鸟导的带领下,迫不及待地开始登山之旅。正当他们在一处拍摄点专心拍摄时,一队武装人员突然冲出来包围了他们,面对黑漆漆的枪口,众人都不免毛骨悚然。经过一番解释交涉,他们才知道误入军事禁区,在弄清身份后,他们终于安全离开,一次生死危机才得以化解。

  这些年,为了拍摄一些稀有鸟类,刘思沪没少以身犯险,好几次与死神擦肩而过。

  2015年,为了拍摄珍贵的蛙嘴夜鹰,刘思沪深入斯里兰卡的热带雨林,在地上匍匐等候夜鹰的时候,不知不觉白衬衣早已被鲜血染红,还是同伴提醒,刘思沪才发现后背竟然爬上了十余条蚂蟥。还有一次,独自在云川交界的纳帕海拍摄黑颈鹤时,一不小心误入沼泽,天色渐黯,同伴们都已离开,求助无援,幸亏急中生智,刘思沪迅速躺了下来,慢慢挪动身体,一点点终于爬出了沼泽,出来时已经成了一个泥人。即使这样的危机关头,相机依然是紧紧护在胸前。

  “为了自己的爱好,拍摄想拍的鸟儿,这点危险算什么”,回忆过往,当时的心惊胆战都已云淡风清,而一张张弥足珍贵的图片却成为宝贵的财富。在我省出版的《湖北水鸟野外手册》,收录了刘思沪60多张图片,占整个手册的一半。

  追梦不止,生活因爱而美好

  耳濡目染老伴儿也开始追随刘思沪的脚步,两人经常一起外出拍鸟,一个负责特写,一个负责全景,似一对神雕侠侣,夫唱妇随。

  因为共同的热爱,刘思沪还结识了一大群志同道合的朋友,这些朋友来自五湖四海。据刘思沪介绍,在全世界活跃的拍鸟客约有30万人,宜昌也有不少人,他们常常相约一起外出拍鸟。而在国外的拍鸟经历,不仅让刘思沪体验了许多国家的风土人情,也让刘思沪体会到了国外友人的热情好客。

  随着环保意识的提高,越来越多的人投身到了保护鸟的行列,提供鸟导和拍鸟服务,拍鸟目前已成为一种新兴的产业。刘思沪介绍,在江西婺源,中华秋沙鸭、白腿小隼、黄喉噪鹛3种珍稀鸟类每年都会吸引包括刘思沪在内的全国爱鸟者蜂拥而来,为了留住这3种鸟类,长期吸引游客,当地农民大量修建水塘,并往里面投放食物,同时修建民宿,目前已经形成了一条完整的拍鸟产业链。而被誉为“中国鸳鸯之乡”的南漳县,正好位于宜昌远安县与襄阳交界处,每年来到此地越冬的鸳鸯同样也会吸引大量游客和拍鸟爱好者,产业效益初步凸显。

  众所周知,鸟儿是生态环境的“晴雨表”,刘思沪希望通过拍鸟来让一些珍稀鸟类得以被世人所了解,让更多人爱惜鸟类,保护生态环境。“这就是追梦嘛,现在年事已高,但趁着还能动,还想再多拍些,为保护鸟儿多出些力”,谈到以后的打算,刘思沪动情地说。这不,听鸟友说五峰最近出现了一种珍稀鸟类,刘思沪又要出发了。(感谢三峡影像网提供线索 本组鸟的图片由刘思沪拍摄)

热点专题
无障碍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