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着中国步伐!欧洲新生代建筑师爱上中国

2017-09-18 09:10 来源:新华网 责任编辑:李梦妮

  第一天在中国当建筑师,古巴裔西班牙姑娘阿林娜·巴尔卡塞就接了个大活儿:她要在一个从来没听说过的中国城市设计一个面积接近16万平方米的小区。

  这对当时只有24岁的巴尔卡塞来说,“简直太疯狂了”!但随后,这位姑娘在北京一待就是6年,而且准备继续住下去。

  在中国,像巴尔卡塞这样的欧洲新生代建筑师有不少。他们爱上中国并不需要太多理由:这里的市场比欧洲更大、更自由,“中国步伐快得不可思议”!

  【市场大更自由】

  对现年31岁的巴尔卡塞来说,来中国是一场“赌博”,而且她“赌赢”了。

  2011年,她来到中国。当时欧洲正处于经济衰退,建筑市场不断萎缩。经济遭重创之下,许多来自意大利、葡萄牙和希腊等国的年轻建筑师面临严峻职业困境:工作机会更少,工资更低。

  反观当时的中国,建筑业蓬勃发展,各地的新建筑如雨后春笋般冒出,对建筑师的需求居高不下。这种情况下,可能带来与众不同灵感的外籍建筑师变得非常抢手。

  “我刚到办公室,他们就对我说,‘你得负责这个项目’,”巴尔卡塞如此回忆自己在浙江金华工作的第一天,“这简直太疯狂了,一年里我起码负责了20个项目。”

  她觉得,与欧洲相比,在中国工作有机会接触更有“野心”的“大项目”。

  同届毕业的同学中,有人没找到工作,有人留在欧洲却只能做一些她眼中“没意思”“没挑战”的工作;而巴尔卡塞负责的第一个项目就整合了住宅区、购物中心、酒店以及办公楼,能接手这种“超大型项目”的机会非常难得。

  与巴尔卡塞想法类似,37岁的意大利人尼古拉·萨拉迪诺也惊叹于“中国速度”。

  “这里人们在做的建筑类型你很难在全球其他地方看到,”他说,“并不是因为这些建筑更贵,而是这种做法非常难得。全球设计师工作室都在向中国靠拢,因为他们发现在自己国家没有机会(做的项目),在中国都会实现。”

  7万平方米的学校、几何形状的马戏团建筑……这些都是萨拉迪诺在辽宁的作品。已经在中国开了公司的萨拉迪诺还打算致力于城市规划和可再生项目。

  “在中国,我们可以彻底重新思考城市发展的模式,”他说。

  【机会多身价高】

  尽管市场充满生机,大把机会在眼前,这些欧洲建筑师们也有自己的烦恼,比如碰到一个善变的甲方。

  “许多项目都流产了,”萨拉迪诺一边说,一边抱怨有些甲方“太爱改主意”,“或者项目最终完成了,却让一个有着不同理念的人来接手。”

  此外,萨拉迪诺还提到中国留学生的回国潮,这些中国“海归”在一定程度上对在华外国建筑师造成了职业冲击。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的报道说,如果选择回欧洲,这些曾在中国工作过的建筑师可能得到更多机会。

  30岁的安娜·皮皮利斯最近回到瑞士,此前她在中国工作了3年多。尽管还没开始在欧洲找工作,但这位曾在安徽设计过一个大型居住区项目的女建筑师认为自己颇具竞争力。

  “中国的步伐快得不可思议,所以,如果要论项目整合,我可是做了不少,”她说,“最重要的是,我曾经历一个项目最艰难的阶段,从概念设计到开工建设,这让你更有经验。”

  “如果我待在欧洲,可能我只会在建筑的某一个领域里获得经验,而不是在所有领域。”

  巴尔卡塞和萨拉迪诺明确表示,他们将继续留在中国;萨拉迪诺甚至已经在中国成家立业。只不过他们与皮皮利斯一样,都希望能扩大与欧洲的业务往来。

  “我在中国的工作室一直希望在合适的时机开展与欧洲的生意,”皮皮利斯说。从欧洲到中国,再从中国回到欧洲——“这是一种持续不断的联系”。(郑昊宁)(新华社专特稿)

热点专题
无障碍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