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文:生态保护 宜昌长江两岸竞相作为

2017-09-28 11:56 来源:湖北日报 责任编辑:李好

图为:山清水秀的宜昌

图为:拆除清江网箱

图为:猇亭化工装置拆除现场

图为:黄柏河水源清澈

图为:三峡上的渔歌人家

图为:清江山水美如画

  9月17日,在宜昌,位于长江左岸的猇亭三新磷酸公司窑法磷酸生产装置、位于长江右岸的宜都香溪化工公司石灰窑等生产设施,同步开始拆除。

  包括这两家公司在内,该市共将24家化工企业列入第一批拆除名单。

  如果说青藏高原是长江第一道生态防线,那么“三山两库两区两湖”的三峡,堪称长江第二道生态防线。

  从河长治河到综合执法,从产业转型到跨域合作,宜昌长江大保护不断涌现新的作为。

  让路长江保护 24家化工企业主动拆除

  2007年,投资2.5亿元的香溪化工项目投产。

  据介绍,当时从德国引进国际领先的设备,省内外很多企业都来学习。

  2015年,响应政府化工产业转型规划,香溪化工开始谋划关停事宜。消息传开,企业炸了锅,阻力极大。

  管理层态度坚决:香溪化工位于长江1公里范围内,必须关停,主动转型,让路长江大保护。

  从不理解到接受,再到主动融入转型大潮,公司员工邓清华说:“厂房拆除后,我们将踏上新岗位,环保意识和高新技术是我们的新课题。”

  企业为长江大保护让路的故事,在宜昌比比皆是。

  去年,宜昌淘汰5个污染行业18家企业落后产能;拆除11家沿江砂场;专项整治108家沿江化工及造纸企业。“辞旧更需迎新,我们加快了化工行业转型升级步伐。”宜昌经信委总经济师徐贻井说。

  宜化启动煤气化节能技术升级改造项目,忍痛拆除了价值十几亿元的旧设备,投资50亿元,改用全球最先进的水煤浆洁净煤气化技术,建花园式工厂;

  兴发把工业废水喷到焚烧炉内焚烧,让废水中的有机磷通过化学反应转化成焦磷酸钠,变废为宝,销售收入增加6000万元;

  三宁化工推进生产环节闭合循环和能量梯级利用,仅蒸馏一道工序,每年节省能耗近200万元。

  化工产业转型 释放更多“环保红利”

  谋划整体搬迁的同时,楚星化工、华阳化工等企业加快了技改转型的步伐。楚星化工投资20亿元建设煤气化节能升级项目;华阳化工新上了年产7000吨紫外线吸收剂绿色新工艺改进项目。“不借势转型,早晚会把自己逼上绝路。”“上环保设施,不能光看眼前,还要看到20年后。”

  企业共识已然形成。

  先行一步,则尝到了甜头。

  3年前,鄂中化工饱受环保问责之苦。如今,企业却尽享环保红利。公司副总经理陈龙说,2014年和2015年,公司环保设施跟不上,各类环保问题被督查整改,每年要投入几千万元。经过多次讨论,公司内部达成一致:“与其被动整改,不如主动作为。”

  近两年,鄂中化工投入6000万元改造废水、废气处理工艺,投入8000万元回收利用余热,投资1.5亿元回收利用磷石膏。笔者走访鄂中化工厂区发现,每个产生废水的端口,都有小型收集池,再汇流到一个大收集池,经过环保工艺处理后,回收再利用,不对外排放。

  去年,鄂中化工新上余热回收利用项目,一年带来效益3000多万元,3年可收回投资。

  引导更多企业享受“环保红利”,宜昌实施技改升级工程,加快新技术、新工艺、新装备的推广使用;发展循环经济,集中建设磷石膏资源库,鼓励余热发电和废水回收,提升资源综合利用率。

  破解九龙治水 全市推行综合执法改革

  9月底,笔者走访黄柏河,一路山清水秀,流水潺潺。

  4日,在夷陵区分乡镇棠垭村某畜禽养殖专业合作社,负责人望明(化名)正忙着扩大废水处理池的规模,并对渗漏处进行修补。

  几天前,该合作社收到黄柏河流域综合执法局下达的执法文书,要求立即停止超标排放废水污染物,并限期整改。望明说:“现在三天两头检查,发现问题就罚,还是建好环保设施,合法经营,心里才踏实。”

  黄柏河是长江一级支流。过去“九龙治水”,农、林、水、渔、海事、环保等部门都管,但一遇问题,都相互推诿,流域污染严重。

  为压实责任,2015年6月,宜昌组建湖北首个流域综合执法机构——黄柏河流域水资源保护综合执法局,行使原分属于各部门共108项行政执法权力,开展跨区域、跨部门水资源保护综合执法。

  为强化综合执法效果,9月8日,省委常委、宜昌市委书记周霁率队深入黄柏河流域,从源头黑良山出发,沿162公里的流域一路走访调研,督导整改生态环保问题。

  近年来,综合执法人员每周开展全流域巡查两次以上,核查流域内磷矿涉水事项,对3个磷矿申报项目提出否定意见,对95个矿坑排污口进行调查登记,下达各类执法文书100多份。

  如今,黄柏河流域干支流河道水质达三类及以上的比例为96.91%,较改革前提高8.34%。

  宜昌全市水利局长会议明确,今年在全市推行水利综合执法改革,整合水利工程建设、水资源保护、水土保持和河道管理等方面执法力量,通过“一套机制、一个体系、一支队伍”,进行统一执法、统一服务。

  打破行政边界 10县市共护八百里清江

  清江是长江在我省境内第二大支流。她发源于利川,在宜都汇入长江,流经恩施、宜昌的10个县市。《水经注》记载清江“水色清照十丈,因名清江”。但近年来,流域内工业发展、水产养殖等造成污染加剧、水质下降,保护清江迫在眉睫。“清江是10个县市的母亲河,一个拳头打出去不响,必须构建‘清江流域生态命运共同体’。”长阳土家族自治县县委书记赵吉雄说。

  2015年9月,长阳土家族自治县人大立法决定,将每年的9月12日设为“清江保护日”,这是全国首个设立河流保护日的县级人大决定。当年9月12日,清江环保工作大会在长阳召开,全流域10个县市的政府代表集聚长阳,共谋清江保护大计。

  建设流域生态命运共同体的难点在哪?

  长阳土家族自治县水利局专家彭春艳说,最难的是责任划分。这两年,在省相关部门支持下,宜昌、恩施健全了清江流域生态环保责任机制,形成跨县市水质交接制度,实行行政区划断面水质考核,开展跨区域联动联防,让每个河段的环保接力棒都能接得好、跑得快。

  不光是清江,香溪河、沮漳河也在开展区域联动生态治理。

  目前,在三峡区域,宜昌已率先就香溪河流域、沮漳河流域,分别与神农架林区、荆州、荆门建立联席会议制度,编制出流域生态环境保护规划。

  强化法治威慑  环境资源审判庭挺身而出

  “天哪,天哪,我的鱼啊……”发现满塘鱼苗一夜死光,宜昌市点军区某水产养殖社的许老板欲哭无泪。

  2014年5月,他连借带凑72万元,购入鱼苗养殖。不久,养殖社所在的卷桥河流域连降大雨,上游金某养殖场所排污水漫进鱼塘,鱼苗死亡。

  老许诉至法院,要求金某养殖场停止直接排污,并赔偿自己的全部经济损失。

  法院受理此案后,组织精兵强将,先后7次赴现场勘查,前后5次到武汉就案件事实认定问题,咨询湖北省权威水产养殖专家。

  2016年6月,此案二审宣判,老许胜诉。法院判决金某养殖场停止侵害行为,立即采取有效措施,避免污水向卷桥河外溢和渗透,并赔偿老许经济损失119万元。

  这是宜昌法院办理民事环保案件的一个案例。

  为解决污染环境案件审判难的问题,2015年,宜昌中院抓住司法改革契机,设立独立建制的环境资源审判庭,专审刑事、民事、行政环保诉讼案件。“环境资源类案件与其他类型的案件不同,它具有致害途径多样、调查取证技术性强、因果关系复杂等特殊性,审判需要相当的专业技术保证。”环境资源审判庭庭长杨昊说,只有这样,司法才更公正准确,遏制环保违法犯罪才更有效。

  2015年至今,宜昌市两级法院受理755件环境资源案件,审结729件,原告胜诉率为50.42%。

  斩断利益链条  环保警察支队动真格

  去年11月,宜昌某化工企业,非法向长江直排污水,央视暗访抓到现行。现场视频显示,排污口黄褐色污水涌入长江,江边形成一条几米宽的色带,气味刺鼻。这一天,距宜昌市环保局解除对该企业停产整治决定刚过去57天;2015年6月至2016年8月,该企业收到的环保处罚决定书多达7份,仍屡教不改。

  该市环保局总工程师卢彩容说:“环保局开展行政执法,只能通过罚款、行政拘留等方式处理污染环境案件,企业违法成本低。”

  8月8日,宜昌市委召开常委会(扩大)会议,决定组建环保警察支队,对污染打早、打源头。市公安局、市编办等部门迅速行动。8月14日,该市公安局环保警察支队成立,枝江、当阳、夷陵等各县市区环保警察大队应运而生,“环保+公安”执法模式正式形成。

  8月19日,群众举报,宜都瑞锶科技公司偷排工业废水。环保民警闻警而动。

  突查发现,该企业通过暗管,将废水排入山洪沟,通过一处隐蔽的位置流入长江。经查,去年3月,该企业投资逾亿元,建成年产2500吨甲磺胺生产线。为降低成本,将不达标废水直排长江,重金属污染物铜的含量超标178.6倍。王某等4名犯罪嫌疑人被刑拘,公司被责令停产整顿。

  这是该市环保警察支队成立后,侦办的首起环保犯罪案件。

  环保警察支队支队长李鸿飞说,公安与环保联合办案,与法院、检察院互动,打防并举,正对20多个案件线索全力侦查。

《湖北日报》2017年9月28日第24版

热点专题
无障碍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