秭归:以生态人文走廊建设为切入点
2016-11-24 16:20 来源:三峡宜昌网

  秭归县地处川鄂咽喉,三峡工程坝上库首,是武陵山区和秦巴山区的交界区、香溪河与长江的交汇区,区位优势明显;屈子文化底蕴深厚,生态资源丰富,是香溪生态人文走廊的重要节点。同时,它也是北接神农架国家公园的重要通道,是三峡防线“三山守两库”的核心区,也是宜昌试验“一主轴三流域”的核心区。  

  2016年8月8日,秭归县委书记卢辉主持召开三峡生态经济合作区生态治理“宜昌试验”秭归试点启动大会

  秭归试验

  秭归(屈原镇)试点从生态人文走廊建设切入,于2016年8月8日启动。秭归试验围绕“三峡大坝-屈原祠-西陵峡-香溪河-屈原故里-凤凰溪-五指山-大老岭”生态人文走廊,将分散、虚化的资源聚气成形,利用屈原品牌、三峡品牌、香溪河品牌、森林生态品牌建设,以生态守护和生态产业为方向,重点打造乐平里屈原小镇、大老岭森林小镇、三峡生态人文小镇,带动秭归县发展。同时涉及“退电还水”、产业互换、生态和谐退出等试验主题 。

  (一)串珠成链,化繁为简。秭归县山水人文资源丰富,但存在旅游品牌零散化、碎片化、虚无化的问题。通过联合规划,联合治理,将广泛的空间收缩成线,即将整个秭归生态治理重点简化为走廊治理,这个走廊就是屈原走廊。离散化的节点包括屈原祠、西陵峡、屈原镇、凤凰溪、五指山、大老岭等。

  (二)聚气成形,众筹屈原。举办各类研讨会、节会、参观学习、科普教育、生态体验等主题活动,推动城乡交流,充分挖掘廊道和周边山水人文资源,使得各种潜在的、碎片化的和精神性的生态人文要素能够显性化,转化为产品和服务。例如利用互联网机制,发起“寻找心目中的屈原”活动,照此编写剧本、设计打造屈原小镇,使无形的屈原品牌有形化、有心化。

  (三)聚线成点,建设小镇。在这条廊道上选择重要的生态和人文节点,建设生态小镇。生态小镇作为现代化的平台,将现代化的公共服务和资源汇聚于此,使外界消费能够向下延伸;同时作为孵化器和发动机,挖掘廊道和周边山水人文资源价值,孵化人文乡土产业,带动秭归县的万水千山。

  (四)生态和谐退出。涉及从屈原村沿河上溯至凤凰溪的引水电站“退电还水”问题。一是对人居和耕作模式进行绿色化改造,使生态产业成为发展新动力;二是通过产业转换和“夹逼”机制,促进小水电关闭,自动退出。

  

  五大机制试验

  (一)政府主导机制

  政府在本次治理试验中仍然起到主导作用,政府包括宜昌市政府、秭归县政府和屈原镇政府。

  1、香溪河规划和屈原镇PPP合作机构由政府主导;

  2、政府是第一交易主体,是合作协议中的甲方;

  3、政府是PPP资金的劣后方;

  4、政府负责监督管理;

  5、政策协调人和社会事务管理,尤其是凤凰溪流域的引擎替换工作。

  (二)规划PPP治理机制试验

  规划PPP在“宜昌试验”中首次引入,该机制是指在项目的骨架网络、设施、节点、群体、规模、商业模式皆不明确的情况下,如何寻找关联利益人,联合策划潜在合作机会。待整体规划清晰后,转入常规PPP完成交易。

  1、香溪河联合治理。引入神农架林区木鱼镇、兴山县南阳镇、昭君镇、峡口镇,秭归县屈原镇等,合作规划导读,以整个香溪为生态人文单元,建立相应融资机制、商业模式和合伙人机制;

  2、生态廊道和小镇联合规划。包括三峡大坝经西陵峡到归州的三峡生态人文走廊、屈原祠到万古寺到乐平里的屈原生态人文走廊以及乐平里经凤凰溪到大老岭的三条廊道建设,三峡西陵峡-链子崖-归州、万古寺、乐平里、五指山、大老岭等生态人文小镇,最终整合形成政府规划合同集合,并按照PPP交易条件统一进行交易。

  (三)社会治理机制

  本次治理试验所有项目资源都是潜在的,既需通过策划来培养顾客群,又需通过特殊途径显示消费需求,构建产品模式。简单地说,需求和供给侧需要同步进行。秭归县屈原镇将引入特殊治理模式:通过大学联盟扩展屈原品牌的“社会资本网络”,通过互联网技术在网民中“挖掘屈原”,利用文学艺术群体“打扮屈原”,利用社会组织经营挖掘凤凰溪和大老岭;利用特殊的融资模式、企业联盟、政府合作手段,共创屈原生态小镇。

  (四)公司治理机制

  在秭归县屈原镇所规划的所有项目中,都将引入产业合伙人作为经营主体,按照现代企业制度进行治理。引入社会组织,与大学联盟合作,负责策划和经营相应项目等,都由项目公司负责。公司是融资主体也是项目治理主体。

  (五)引擎替代和和谐退出机制

  凤凰溪流域水电站退出问题,是本次试验中引入的重要内容之一。另外,大老岭-凤凰溪生态廊道建设,因其修补了整个规划生态产业链,使旅游链价值得以增值,其策划方式应该引起足够重视。

  试验主题设计

  (一)生态守护:区域空间规划和清单守护。秭归县可结合生态信息化或智慧生态工作,建立空间分级体系和清单守护计划,整合原有生态救助、环境监测和修复服务,建立相对完整的生态公共服务体系,以国家公园的标准进行管制。

  (二)生态修复:生态补偿与动力替代机制。对于凤凰溪流域水电站退出问题,一是考虑对人居和耕作模式进行绿化改造,使生态产业成为发展新动力;二是通过产业转换和“夹逼”机制,促进小水电关闭,自动退出。

  (三)联合治理:生态人文廊道规划与导读。通过流域和区域联合规划,开展生态人文廊道建设和导读工作,升级公共服务,引导顾客群消费和消费下移。廊道规划和导读包括三峡生态人文走廊、屈原香溪人文生态走廊和凤凰溪谷生态人文走廊。

  三峡生态人文走廊主要包括三峡大坝、西陵峡村至链子崖景区、郭家坝、归州古城等节点;屈原香溪人文生态走廊包括屈原祠到万古寺村到乐平里村;凤凰溪谷生态人文走廊主要包括乐平里经凤凰溪、五指山到大老岭国家森林公园。

  (四)生态小镇建设:优化动力模型,承载主题产业链。生态小镇作为融合产业、人文、生态、服务以及城乡贸易的窗口和平台,将在生态治理中起到优化动力模式、承载生态治理主题活动的作用。秭归县可沿屈原香溪生态人文走廊规划建设一批小镇。

  (五)生态人文产业发展。针对三峡库首这一特殊敏感地带及生态资源禀赋,结合现有产业发展基础,重点选择生态旅游、原产地+生态产业、生态物流业、生态农业、生态康养产业等主题,招募相应的领军企业、组织和人才合作,进行产业链的孵化和培育。

  (六)生态人力资本:生态人力资源支持方案。围绕生态产业链、生态主题开展人才培养、培训和科研活动。在培养机制上,成立专门的人才培养机构,负责培养生态工作者,开展生态导读,建立主题性生态人文活动中心,如屈原讲堂,开展培训、交流、讨论、展览活动等。与大学、智库等机构建立合作关系,针对产业需求开展人才培训和科研活动。

  (七)生态金融:生态产业基金和公益基金会。产业基金主要用于生态产业发展、项目基础设施建设等工作,生态治理基金会主要用于生态人文领域社会创新创业、社会组织孵化培育、公益性活动和交流、非营利项目支出等。

  (八)合伙人制度:启动合伙人计划。生态治理合伙人分为生态智慧、产业和社会治理合伙人,包括领军企业、领军人才、社会组织、社会创业主体、大学和智库等。应充分利用当前大学在秭归县的机会,深化合作关系,围绕大学科研院所引入生态智慧合伙人;围绕屈原文化、三峡文化等培育和引入生态社会治理合伙人。

  (九)生态社会治理:乡村建设和生态公民建设。通过生态社会治理,孵化和培育社会治理主体,探索生态特色的社会治理创新模式。包括生态公民建设、企业社会责任建设、乡村社会治理、生态社会组织孵化培育以及生态社会创新创业等。

  (十)政府治理机制创新:生态治理委员会。鉴于试验的多部门、长期性和创新性,需要成立专门机构负责推进项目,做好统一规划,协调推进基础设施建设、公共服务、生态人文导读、人才培养、金融等各部门工作,支持屈原—香溪生态人文走廊和生态小镇建设。

  

[责任编辑: 毛慧娟 ]
关键字: 秭归县
炫图更多>>
  • 莫斯科红场溜冰场向公众开放
  • 宁波消防官兵拍“性感写真”
  • 秀厨艺 展家风
  • 北国风光在秭归秀美景!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商务合作 - 版权声明 - 法律顾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