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子渔民上岸后

2021-01-21 06:16 来源:三峡日报  责任编辑:朱云  审核:刘小凡

枝江护渔队集结,准备出发巡护。 枝江市农业农村局供图

本网讯(记者 万龙云)左手按住减压阀,右手快速地转动摇把,马达叫起来。苏飞虎娴熟地操纵着渔政巡护船“倒车”,接着右拐,激起一道弧形的波浪……

1月20日下午,苏飞虎加入护渔队后第五次水上巡逻。从渔民到护渔员,不仅是身份的转变,更是新生活的再出发。

他想起了那条2斤重的铜鱼

百里洲,长江在此分支。河道和水流的变化,洲头鱼群密布。

苏飞虎的父亲苏元胜结了婚才上船打鱼。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洲头的坝洲村“人均不足六分田”,是有名的渔民村。苏元胜靠一副“挑担划子”养育了一儿一女。

打鱼的苦,让苏元胜不胜唏嘘:晚上打鱼,白天卖鱼,打到哪里就睡在哪里;三面朝水,一面朝天,时刻都有生命危险。

“鄂枝渔00047”,是苏飞虎渔船“身份证”的号码。

这艘木船2008年下水。2012年,他上船开始渔民生涯,父亲成为他的水手。

2019年6月,枝江市启动禁捕前期工作。2019年12月,苏飞虎交船上岸。

2020年8月,苏飞虎参加湖北省退捕渔民护渔员培训班。第一课是长江里的保护物种。铜鱼属珍稀保护鱼种。他想到了在玛瑙河汇入长江的新河口水域,捕获过一条2斤重的金鳅鱼,也就是铜鱼。

他捕鱼多年,还就只碰到这么一条。

培训班上的内容,苏飞虎在水里都找到了印证:

渔业资源减少,四大家鱼越来越少,跑空越来越频繁;

珍稀种类减少。看见江豚,还是一二十年前的事了。

苏飞虎向父亲讲了培训班的情况,苏元胜眼睛泛红,缓缓说道:船交了好!

生活比以前安稳多了

禁渔,势在必行。上岸,路在何方?

上岸后,苏飞虎和父亲领到了补贴,其中包括二人办理社保的费用,“至少有一个保障”。

苏飞虎参加了就业培训和专场招聘。发展养殖业,政府提供无息贷款,或进厂上班。他选择了更能自由支配时间的自主创业。

长期与鱼打交道,让他对吃鱼更有心得,苏飞虎开办了以鱼为特色的家宴。虽然还没有“日进万金”,但入能敷出。重要的是再也不用水上漂,不用担惊受怕了。

苏元胜则回了家,养猪,种田,打点零工,来路不单,温饱有余。空闲的时候,他会到江堤上去走一走,看一看,感受一下江风的吹拂,细细回味鱼腥的味道。

因为对江的熟悉,对水的情感,苏飞虎还和朋友组建了一个特种打捞队,护江、救人,成了名符其实的长江守护人。

再出发,从捕鱼到护渔

2020年7月,枝江市计划以退捕渔民为基础组建护渔队。作为最年轻的退捕渔民,苏飞虎被选中。他两次参加护渔员培训。

2021年1月1日,长江十年禁渔全面启动。

2021年1月8日,护渔队正式巡护。18名队员中6人是退捕渔民。这是长江干流湖北段首支县级规模化护渔队。

枝江市农业综合执法大队副大队长杨江松说,每名巡护员都下载了“江豚巡护APP”,一是通过平台指挥调度;二是查看巡护轨迹,进行考核。

苏飞虎的巡护船就停在坝洲村后的周家湾水域。他的辖区有5个重点水域。完成规定的巡护里程,每月可以拿到1500元补贴。

周家湾水域水流复杂,沙滩时隐时现,微生物富集,是鱼儿的天堂,也是苏元胜父子当年出没最多的地方。

苏飞虎的小船飞驰,他很是惬意。他说,下次要把父亲带上船“兜兜风”。

记者手记:十年禁渔,关键在渔民,难度也在渔民。

习近平总书记特别强调,长江禁渔不是把渔民甩上岸就不管了,要把相关工作做细做实,多开发就业渠道和公益性岗位,让渔民们稳得住、能致富。

枝江市像苏飞虎这样水上有船、陆上有田有房的渔民有186人(含白洋)。目前,在各级政府的帮助下,均实现了有业就、有收入,生活不发愁。

渔民转产转业有一个逐步适应的过程,各级帮扶也需要持续有效地加以跟进。记者相信,上岸渔民识大体、顾大局,社会各方送温暖、办实事,长江禁渔就一定能禁得了、不反复。

鱼跃江天,鹰击长空,岸芷汀兰,这是新时代长江大写意!

热点专题